今天他要出去一趟,跑沐放那里要一张照片,然后拿着照片去找相似的人,至于怎么找,他已经有了想法。

  经过昨天的思考,他想到了一个老熟人,说是老熟人,其实也就见过一次,还是十分不愉快的见面,那就是王金龙,雪姨住院时在她隔壁病房的社会老大。

  当初他给了李篆一张名片,李篆当时以为没用,差点就要扔掉,还好没扔,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作为一个社会老大,手底下肯定有着为数不少的小弟,就算是已经在洗白但也还是会和老本行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

  他们这种人三教九流都认识,拿一张照片给他,让他找出一个相似的人不是难事,而且后续更好办,只要是手底下的小弟,连命都卖给老大了,还在乎什么身份信息吗?

  唐糖那屋的人很快都醒了,就连戴然然都已经梳洗完毕,但是白凌和飞鸟还是没有出来,有飞鸟在,李篆不好叫她们起床,询问的看向一脸奇怪的戴然然。

  “然然,白凌她们怎么还没起?还有,今天早上就发现你怪怪的,怎么了?”

  戴然然“啊”了一声,仿佛刚刚是在想什么事情被李篆打断一样,慌忙摇头:“没……没什么……”

  小猫三人对于飞鸟这么晚起床也有些好奇,毕竟这是在别人家里,就算是关系再好你也要按时起床,不能赖床赖到中午吧?

  唐糖去敲了敲门,回来的时候说两人正在穿衣服,马上出来,众人了然,纷纷去了厨房。

  早餐很简单,清粥咸菜,准备好的时候白凌已经出来了,倚在门框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小脸上写着的都是满足。

  “我说你和然然怎么了到底,一个比一个奇怪!”李篆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他觉得白凌今早很兴奋,按理说以她对大床的喜爱不应该会这样才对。

  不一会儿,飞鸟也出来了,这时候大家已经都坐在了桌子上,看到她来了,纷纷投去目光,不过马上,大家的眉头皱起:飞鸟这走路怎么那么奇怪?

  “嘿嘿,宝贝儿,来来来,坐在这,你和然然一人一边……”白凌忙站起来把飞鸟扶过来,看她满脸奸笑的样子,了解她的李篆等人心里一颤:这丫头不会把飞鸟拿下了吧?

  殊不知当他们在心里暗自吃惊的时候,小猫三人心里也十分惊讶:飞鸟这不会是找到真爱了吧?

  没错,其实飞鸟也是个小蕾丝,只不过攻受兼备!

  小猫三人都正常,她也已经苦苦的忍耐好久了,昨晚发现白凌偷偷地鼓弄戴然然的时候她可是相当兴奋:找到同类了!

  对于这种事情,大家不想说什么,就当做没看见,一顿早餐过后,李篆打算送小猫四人回去。

  “我们这就走啊?你不怕今天的客流量会比昨天还大?别忘了广告宣传的延时性!”雨蝶笑着反问正询问她们四个意见的李篆。

  李篆愣住了,没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好半天才明白四人这是打算在自己这里打一个短工。

  “好啊好啊,那你们就在我们这里做吧,等那个什么合同期到了你们也过来!”唐糖首先拍手叫好,其次是白凌,她可舍不得比戴然然放得开的多的飞鸟离开。

  吃过早餐,李篆和小猫四人商定了一下她们帮忙的工资,一开始是打算给四百每天,但是小猫她们觉得现在在没有成为正式员工之前还是定在两百为好,这样一个月去除放假也是四千呢!

  %酷匠1网qk首{发

  简单交代了一句,把事务所交给几个女孩子打理,李篆直接给王金龙打了电话,他现在属于整天无所事事的状态,伤好了之后每天就是钓鱼打牌,一开始还挺有趣,到后来就腻了。

  “哦,是你啊,找我有事?”

  听到王金龙的回答,李篆皱了皱眉,不过随后释然:人家又不欠自己什么,不需要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吧,而且两人的身份地位本来也不对等。

  “是这样,我又一笔小买卖跟你谈,也算是兄弟拜托你了。”

  “好,那你来XXX”王金龙报了地址,李篆拿纸记下,然后带着照片直奔那个会所而去。

  这是一家夜总会,不过现在是白天,表面上是未营业状态,走到门前,两名保安一脸警惕的看向李篆,不过在李篆报上了王金龙的名字后他们就放行了。

  李篆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基本上所有关于夜总会的介绍都是用纸醉金迷来形容,但是这么一看李篆觉得其实也没什么,装修堪比五星级倒是值得称赞,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不过他的这种想法也仅仅维持了五分钟,等到他在侍者的引导下来到王金龙的包厢并且打开的时候,一幕让他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入眼白花花一片,耳中还传来阵阵直入人心的叫喊。

  包厢里,王金龙正带着一群小弟什么的玩游戏,当然,在这种地方做什么游戏大家都懂。

  整个包厢玩的游戏还有花样,什么俄罗斯轮盘、深水炸弹之类的都在玩,李篆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一时有些把持不住。

  “兄弟,你也来试试?”

  一个小弟看到李篆的样子忙抽了出来,拍拍那个轮盘中正对着自己的,一脸“我懂你”的表情。

  “不不不,你们玩,你们玩……”李篆慌忙摇头,然后和王金龙进了包厢中的一个小隔间,这里的隔音做得很好,门一关,外面什么声音都没了。

  “呵呵,让你见笑了,兄弟们闲的没事,就来这里泄泄火。”王金龙呵呵一笑,给李篆倒了一杯红酒,他这个粗人也开始学着弄这些小情调。

  李篆接过红酒,也不能着急谈事情,就顺着王金龙的话往下说,不知不觉,两人谈了一个小时,终于绕到了正题。

  “对了,你这次找我什么事?”

  “哦,是这样,我一个长辈出国遇到了点麻烦,现在被人盯着……”

  李篆把沐放的事情和王金龙说了一遍,只不过被盯上的具体原因没有说,只说现在的控制还不是很严,没有达到派人监视的地步。

  王金龙沉吟了一下:“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找一个跟那什么沐放长得像的人?”

  “没错,能办成的我们可以付钱!”

  “你把照片给我看看。”

  王金龙要过了沐放的照片,仔细端详了一下,拿起电话,从外面叫来了一个人,这人明显是匆忙之中完事,裤子上还沾着东西。

  “大哥,你找我?”

  “嗯,你看看这照片,我记得你手下有个人跟这上面的挺像的。”王金龙把照片递给这人,他看了一会,点点头。

  “嗯,是有这么一人,有个土的掉渣的名字,叫王狗蛋,哈哈,想让人忘记都难!”

  王金龙“嗯”了一声表示知道,嘱咐他让这个人近期别出远门,可能有事情要他做,然后就让这个裤子还没提好的人出去了。

  “怎么样,可以么?”

  李篆连忙点头,喜上眉梢:“你说,多少钱?”

  “钱我不缺,至少现在够用,我要你一个人情!”王金龙很严肃的说道。

  李篆一愣:人情?自己这个穷小子的人情有什么用?

  不过疑问归疑问,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事情弄好,让沐放夫妇抓紧出国,也没想那么多,李篆答应了下来。

  又和王金龙坐了一会儿,门外又进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袋子,直接递给李篆,给王金龙打了声招呼,回身就走。

  “这是……”李篆没打开袋子,询问的看向王金龙。

  “王狗蛋的所有身份信息和证件,你看看够不够。”

  李篆大喜,没想到王金龙居然这么快就把这些东西拿来了,检查了一下,证件齐全,连忙道谢,然后道别,匆匆离去。

  “呵呵,挺有趣的一个小子!”看着李篆的背影,王金龙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能把王利那个蠢货从地狱拽回来,希望你以后也能把我从某个地方拽出来!”

  坐上出租车,直奔沐放家里,开门的是雪姨,一看到是李篆就满脸笑容,她实在是喜欢这个男孩子:“小篆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李篆进屋,直奔主题,去了沐放书房,在他惊喜的目光中把袋子放到了书桌上。

  打开档案袋,沐放仔细的看着,最终点头,表示能行得通,李篆很高兴,刚要开口,却看到沐放突然有笑了起来。

  “呵呵,想我沐放,居然有一天会用王狗蛋这个名字踏出国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