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装修的很合她们的审美,四人都有留宿的想法,只是需要征得主人的同意,当下把留宿的想法说了一下,毕竟天色不早,回去也不方便。

  李篆他们当然没意见,表示热烈欢迎,不过同时也把房间只有三间,可能要挤一挤的情况给四人说清楚。

  雨蝶大方的一笑,没说话,飞鸟则是大大咧咧的抱住了白凌的香肩:“我不走啦,今晚和白凌一起住!”

  看着这个天真的孩子,整个事务所的全体员工,就连白凌都包括在内,一起对她投去了心疼的目光。

  小猫看了看唐糖:“那,那我要跟唐糖住,我来的时候跟我妈妈说过了,今晚有可能在朋友家住。”

  本来一脸期待的白翀两人听到四女有在这里留宿的打算,纷纷灭了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对李篆竖起了中指。

  送两人打车离去,回到事务所,看到满屋子都是人,但是只有自己是男性,或者说雄性:毛线球和小雪也都是母的……

  小雪在有陌生人的时候从来不缠李篆,不过一天没抱了,现在走了两个陌生人,只剩下四个,看起来也挺面善,小家伙试探着从角落里钻出来,悄悄地咬李篆裤脚。

  “哎呀,小猫!”

  白兔喊了一声,小猫循声望去:“死兔子,你没事叫我干嘛?”

  “谁叫你了,我说那里,你看李篆脚下!”

  一声惊呼,小雪察觉到了四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自己,当即警惕的躲到李篆小腿后面,可惜毛茸茸的大尾巴还是露了出来。

  回过身把小雪抱在怀里,李篆拍着它的头安慰它:“这不是猫,这是狐狸,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雪狐。”

  “我能抱抱嘛?”

  小猫两眼放光,其他三人也都跃跃欲试,不过白凌在旁边嗤笑一声,打退了她们的想法:“抱抱?趁早打退了心思,这没良心的小家伙只要有李篆在谁也不让碰!”

  %:酷‘匠-网Z正}版首发

  小猫咂咂嘴,恋恋不舍的把已经伸出来的小手缩了回去。

  “好吧好吧,不抱就不抱,那我们今晚住在哪?”小猫看向唐糖,唐糖的小脸“唰”的红了:她可是一直和李篆同居,这下子来了小猫怎么办?

  “这样,你,唐糖,白兔,雨蝶,你们三个住大房间,然然,白凌和飞鸟住一间小的。”话音刚落,所有人把目光放在了李篆身上,他下意识感觉不对。

  果然,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那我呢?我和你一起住?”

  是黛道道,她这个人神出鬼没的,居然跑到了李篆身后,对房间分配有些看法,因为总共三处房间,两处分配了,剩下一间房和李篆、她两个人……

  “不不不,我是说我睡客厅,睡客厅……”

  李篆见到唐糖也要发飙,赶忙把之前没说的话补充了一下。

  有惊无险的安排了房间,目送众人去了各自的房间,李篆一个人拿着空调毯跑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唉,没想到本帅哥也有睡沙发的一天……”

  “咯咯咯,没准儿以后还要跪搓衣板呢!”

  一道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着实吓了李篆一跳,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是秋脂凝:“我说你这样很吓人的,给个预警好不好?”

  “好吧好吧,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一身汉服的秋脂凝眨着眼睛,俏皮的样子让人生不出责怪的心思。

  关灯,准备睡觉,刚闭上眼李篆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睁眼一看,可不是么,一个大美女,呃,或者说曾经的大美女,就这么站在你身边看你睡觉,谁睡得着?

  “拜托,你别这么看我好不好,很尴尬的……”

  秋脂凝也一副很郁闷的样子:“我有什么办法,我白天不出来,晚上才能出来放放风,以前都是偷偷……”

  说到这里,她下意识捂住了小嘴:露馅了。

  李篆一脸警惕的看向秋脂凝,他这会儿想起来了,灵体啊,这是可以隐去身形并且穿透物体的存在,那不是说只要她愿意,哪个房间都随便进?

  “咳咳,那什么,以后注意!”

  老脸发红的李篆不好说什么,只让她以后注意点,别总偷看,想看,想看去白凌那正大光明的看谁都没意见!

  “好哒,知道啦!”

  偷窥得到了原谅,秋脂凝一脸轻松地坐在了李篆所躺的沙发上:“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那次听见了你们房间有声音,就过去看看……”

  “好好好,本话题到此为止……”

  李篆真是服了这个丫头,自己都已经尽可能避开尴尬点了她怎么还要自己往上面撞?

  知道自己又犯蠢了的秋脂凝吐吐舌头,仿佛想起了什么,跑去四楼拿了根香蕉递给李篆:“诺,我要吃香蕉。”

  “……”李篆很无语的牵住她的手,吃起了香蕉。

  尝过了香蕉的滋味,秋脂凝小脸上尽是满足:“哎呀,以前睡前不敢吃甜食,现在不怕啦,哈哈,睡前甜点果然是最棒的!”

  “我说你满足了没,满足了我要睡觉了,今天可是累死了!”

  秋脂凝想了想:“我还想睡觉,除了吃东西,其实睡觉的滋味我也蛮怀念的,之前就试过一次,时间太短,不够!”

  看着李篆一脸为难,秋脂凝忙补充道:“你放心,我绝对不损害你太多的元气,顶多算个质量差一点的睡眠。”

  “呃,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怎么睡,我牵着你的手?”

  话音刚落,在李篆目瞪口呆下,秋脂凝一身汉服自动脱落,完美的身材尽显无疑,就这么大大方方的钻进了“被窝”。

  女孩子身体凉,李篆在唐糖那里深有体会,而秋脂凝这样凉上加凉的感觉在夏天当然更爽,都不用开空调!

  “那咱们睡觉?”

  “嗯!”

  “你别跟唐糖说,不然以后吃东西什么的别找我!”

  “呃,别这么残忍嘛,我怕自己又管不住自己的嘴……”

  “那你现在出去,自己找人帮你体验睡觉。”

  “好吧好吧,明早起来我自动删除内存好了吧!”

  秋脂凝说着还在李篆的脸上轻轻啄了一口,让他觉得这个丫头愈发的不靠谱。

  第二天一早,果然如秋脂凝所说,李篆醒来的时候还是很疲惫,总觉得自己不是刚睡醒,反倒是像刚熬夜准备睡觉。

  “哎呀,你可害惨我了,我今天还要帮沐放叔叔找人呢!”

  为了避免被人抓到睡懒觉,李篆特意叫秋脂凝早上五点半叫自己起床,本来就比平时起得早,睡眠质量还跟没睡一样,他的郁闷可想而知。

  “嗯,你这就是元气亏损了一点,大男生的怕什么,这就跟那什么过度了一样,吃点补品就好了,待会儿跟黛道道要,她那里有不少补元气的东西!”

  秋脂凝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大大方方的穿起衣服。

  “喂,你一定要这样吗,貌似你可以直接把衣服幻化到身上的吧?”李篆捏着有些感觉的鼻子,表示抗议:大清早的,你这么弄容易出事!

  “我就是熟悉熟悉穿衣服不行啊?”

  秋脂凝强词夺理的解释,心里偷笑,脸上却是无所谓的样子,穿好衣服,进了玉牌。

  “真不知道要你何用!”

  李篆嘟囔了一句,心中想着以后要让这丫头做晚班的女仆,汉服跟女仆装比起来还是别具韵味的,肯定有一大批的人喜欢。

  “我怎么没用啦,我告诉你,你要是去打破什么睡觉时长的世界纪录的话我有大用的!”玉牌中传来秋脂凝的抗议,李篆没有理她,径直下楼洗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