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一会儿她们也会休息几个小时,等那个时候你爱怎么聊怎么聊,我先下去了,你们就在客厅坐着,别乱进房间啊,有几间是妹子们的闺房。”

  “那你住哪?”两人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李篆暗叫不好,含含糊糊的说和唐糖一起住,然后就在他们凶悍的目光中逃了下去。

  用餐高峰也就是一天的中午前后,等到下午四点,正值午餐、晚餐的中间接力,来的人不是很多,充其量也就是点一杯饮品坐着聊天。

  这种事情就让黛道道去做就好,她之前不负责端送餐饮,但是现在任务量也不大,她接手过去让忙了一天的几人休息一下也好。

  “小猫,给!”

  看着额头满是细密汗珠的小猫四人,李篆心中一阵感动:刚认识两天就能帮自己这么大的忙,这种朋友值得用心交!

  当即去了楼上,拿出一千二百块钱,在四人疑惑的目光中强塞给了小猫:“给你们四个的谢礼。”

  }酷◇匠/"网永D“久免1费看6小z@说%

  唐糖等人都没有意见,三女和小猫四人关系好,王浩和白翀则是知道李篆的为人,早就猜到会给小猫几人钱。

  看着手中的钱,小猫心里很是纠结,南北方人对于钱态度的不同,在这时就显现出来。

  北方人,真正交到朋友之后,偶尔帮一两次大忙根本不会考虑收钱的问题,一顿饭、一根烟或者一杯酒,完事,两不相欠,还是朋友!

  但是南方人不同,或许是长时间养成的习惯,也不能说是抠门,南方人对于钱的观念比较看重,一般来说就算是亲人之间也是要明算账的。

  这不是瞎说,社会学科的相关专家曾经就此做过统计,而且证明了这是由大环境影响的,就算是北方人去了南方,长期生活之下也会养成南方人的财富观念。

  “这……”小猫咬了咬嘴唇,她们四个不过和李篆差不多大,唯一24岁的雨蝶也不过是刚刚出头。

  就事论事,四人的确缺钱,在咖啡厅没赚到多少,但是对于被强塞进手中的钱,小猫不想接,她不好意思去接。

  “哎呀,你就拿着吧,要不然唐糖还得让我请你们吃饭,饭店一顿饭不得个两三千啊?”李篆哀求着小猫四人收下这笔钱。

  小猫感激的看了李篆一眼,大眼睛水汪汪的,只听唐糖轻咳一声:“咳咳,那个,至少你也要感激我一下吧,别这么看李篆好不好……”

  四人每人三百,这是相当不错的收入,这么算下去如果一个月按照二十天算,那也是六千块的收入,对于初入社会的青年人来说相当可观。

  王浩找了个机会把李篆拽到了一边,就连正在和雨蝶聊天的白翀都找了个借口跟了过来,看的李篆一阵诧异: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这个畜生放弃了美女?

  “李篆,兄弟,你这个房子找没找人看看风水什么的啊,刚才……”

  王浩把两人刚才在五楼坐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是两人讲笑话解闷的时候居然隐约听到客厅有女孩的笑声。

  “呃,这个,这个当然是有找过的啦,你放心,不是什么灵异事件,就是我们之前买了个传感器,好像是忘记关了,我这就去关上。”

  李篆说着在两人半信半疑中上了五楼,两人互相看了看,也没跟上去,王浩是相信李篆的说法,白翀嘛,大家都懂的。

  上了五楼,李篆直接拿起那块玉牌:“姑奶奶,你怎么在生人面前还敢出声啊?”

  秋脂凝委屈道:“这怎么能怪我嘛,好久没听人讲笑话了,一时没忍住……”

  李篆鄙视的看向玉牌,他知道秋脂凝在里面能看见自己,果然,秋脂凝就像是小孩子认错一样断断续续的说道:“好啦好啦,我承认后来纯粹是觉得捉弄他们好玩,好了吧?”

  “以后别这样了,万一招惹到了别人会有麻烦的,我现在也没能力保护你。”见到秋脂凝承认了自己只是玩心大起,不是有意作怪,李篆也就原谅了他。

  “嗯……”

  一人一灵达成共识,李篆放下玉牌,又去了四楼,不过脑海中总觉得秋脂凝现在应该在凝望本帅哥的背影,毕竟被帅哥体现了暖男的良好品质嘛!

  李篆下楼的时候,白翀和雨蝶聊得正欢,一边的王浩还不断给李篆打眼色,看那样子明显是让李篆给他也介绍介绍。

  不过甚至这货德行的李篆可不会坑害四女,白翀可不想王浩那样始乱终弃,据他所知之前所有分手的女孩都是自身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也不知道白翀运气怎么那么差。

  对于王浩这种朋友,李篆会帮,但是前提是把他所有的劣迹讲给对方,让对方自己选择,不然两方都是朋友,不忙不行,帮了万一坑害人家女孩儿自己也是伤害朋友。

  休息了一个小时,五点半,客人陆陆续续开始进来,咖啡厅又开始忙起来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客流量逐渐稀少,白翀见状找了借口带着雨蝶出去逛夜市。

  “兄弟,你……”王浩一脸幽怨,眼神不断往白兔那里飘。

  “打住打住,你自己什么德行我清楚,要是你有把握我把你的劣迹跟人家说完人家还能接受你的话,那我现在就让唐糖跟白兔去说!”

  王浩哑然,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和现任女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这个女孩儿也交往了一阵了,有些腻了。

  “喂,你还没把兰雪姐有男朋友的事情和白翀说?”小猫踮起脚尖,做贼一样跑到李篆身边,神神秘秘的样子颇为搞笑。

  李篆摇摇头:“我觉得还是兰雪自己说比较好。”

  雨蝶的真名叫做兰雪,是四个人中的大姐。

  小猫撇撇嘴:“那我估计你这兄弟没戏了,兰雪姐对付你们这帮臭男人可有一套了,我告诉你,她现任男友可是个富二代,但是现在连手还没牵过呢!”

  李篆吃了一惊:富二代男友还自己去做女仆店员?而且连手都没牵过?!

  这样的女孩子,简直成精了!

  晚上十点,白翀两人回来了,雨蝶只是一脸淡然,而那个傻小子则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不用说,肯定是自恋症犯了,李篆早就发现这小子有这方面的迹象。

  “那我们先回去了,明天还得去上班。”

  “我擦,你一提上班想起来了,我来的时候忘记和BOSS请假了,这下完了,明天肯定挨批,我勒个去,不干了!”

  白翀两人和李篆告别,打算离开,时间已经不早,他们还看向小猫四人,有做一回护花使者的想法。

  “我们走吗?”白兔有些不舍得李篆这里的装修,她是外地人,准确说四人除了小猫是本地人,其他三人都是外地的,各自找的公寓租住,环境很差。

  廉价公寓的环境想必大华夏人都知道,对于这种漂亮女生来说,这里无疑是最容易出现各种危险的时候,所以四人平时上班都是小猫一个人值夜班,她们三人早早就回公寓锁门。

  上下班弄得跟敌后活动一样,三人早就厌倦了。

  至于雨蝶,她纯粹是另类,男朋友明明说让她去别墅,但是清楚对方打的是什么算盘的她愣是找到了让他无可反驳的借口:照顾朋友。

  其实她的男朋友也不是没找小猫三人作为突破口,甚至一度想对三人伸手,不过现实中也并不是所有女生都是拜金主义。

  像她们四人这样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却还死守着女仆咖啡厅那几千块的工资的,还是大有人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