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来的人越来越多,李篆也要插手,就像之前一样,在唐糖她们忙不过来的时候上去帮忙,结果他的举动吓了小猫一跳,慌忙阻止。

  “你干嘛?”

  “啊?我?我帮帮你们啊,看你们都忙成什么样子了!”李篆被问的莫名其妙。

  小猫白了他一眼,暗道还真是个呆子,把李篆偷偷拽到一边,小声说道:“你笨啊,这些人奔着什么来的你还不知道,你帮忙送哪一桌客人哪一桌肯定有意见!”

  李篆恍然,想起之前自己帮忙送餐的时候总是收到敌对的目光,总算知道了那是怎么一回事,尴尬的道谢,然后自己去了四楼厨房,在那里他可以帮忙。

  “然然,辛苦你了!”

  四楼,李篆看到额头满是细密汗珠的戴然然一个人看着两个平底锅,由衷的道谢,拿过纸巾给她擦汗。

  “嗯,没什么的……”戴然然低了低头,弱如蚊声。

  “好啦好啦,别秀恩爱了,李篆你去烤炉把千层面拿出来!”白凌不客气的插话,看到烤箱那里的按钮有了变化,让李篆帮忙拿东西。

  所有餐点中,除了一些家常菜和制作比较复杂的菜需要戴然然亲自下厨,其他的像意大利面、千层面等等只要提前准备好面饼,用的时候放进烤箱什么的就能做好,倒是很方便。

  “其实你们可以再加一些方便准备的食品的,我们当初也是,忙不过来,还是飞鸟去搜索了一下哪些食品可以用在咖啡厅而且方便准备。”

  小猫也在等李篆那里的千层面,抽空给他们提出了意见。

  “不只是这些,你们也可以再向上弄一些高级菜品,比如说牛排之类的,虽然要做到正宗牛排的味道很难,但是我们是咖啡厅,来的人又不是奔着吃东西来的,只要不难吃就好。”

  白兔走过来,补充了一句,对这李篆眨眨眼表示不用谢,自己走到贮存零食那里,拿走了一盘松子。

  对于李篆这里提供松子等坚果这件事情,她们都很惊奇,一般来说咖啡厅能提供主食已经很另类,没想到这里居然还像酒吧一样提供零食坚果。

  “李篆,座位不够了,我们的折叠桌椅都摆放处去了,虽然还有一部分人站着,但是终究不是办法啊。”

  唐糖嘟着小嘴,既开心又伤心,生意好,但是有些太好了。

  小猫四人羡慕的看着李篆他们这里庞大的客源,心中没有任何嫉妒,但是羡慕还是有很多的,毕竟自己的咖啡厅开在了那么一个地段,生意没这里好也很正常。

  黛道道从始至终一直站在一楼的事务所咨询台后面,脸上是职业化的微笑,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美女,喝一杯?”

  人多了,就会有三教九流之分,李篆这里动静这么大,当然会引来一些地痞流氓的注意,几人正忙前忙后的时候,已经有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盯上了这里,现在已经在调侃各自最中意的美女了。

  两个人趴在咨询台上,眼睛盯着黛道道的胸口不放,另一个则跟着唐糖从一楼走到了三楼,刚要上四楼,却被李篆拦住了。

  “对不起,四楼以上不对顾客开放!”

  看到李篆身后还有几张精致粉嫩的小脸蛋,打着耳钉的青年两眼放光,上来就要推他:“走开,我就是看看你们这里卫不卫生,谁知道你们用的是不是地沟油!”

  只是普通的青年地痞而已,又不是专业的,身子板一个比一个瘦弱,李篆只是微微一用力就把他按在了墙上,拽着衣服后领把他拖到了四楼的一个角落。

  “小子,你不想活……”

  青年话没说完,只见李篆递过来一样东西,是一颗黄澄澄的弹头。

  “什么鬼东西,当老子吓大的啊?”

  李篆轻蔑一笑:“这东西跟它的老家刚分开不到两个月,至于是谁用的,不用我说吧?”

  青年默然,眼中一颤,没敢说话。

  李篆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说道:“兄弟,都是出来混的,何必呢,我又不挡你们财路,手上有东西,我就有把握藏好,你说呢?”

  酷匠:网正}版R首K2发

  说完,送耳钉青年下楼,走到一楼,见到自己两个兄弟还在那里流里流气的和柜台美女聊黄段子,慌忙走上去,一人一个巴掌,他是三人组中的老大,带着两名小弟离去了。

  “我去,李篆,你什么来头啊,怎么这么厉害?”

  小猫两眼直冒星星,别说是她,除了黛道道这个见多识广的人是满眼赞赏,其他人都是眼冒小星星。

  李篆笑了笑:“没什么,就是以前和班级里的那帮坏小子们混过一段时间,懂得这帮人的脾性,顺着来就好。”

  “呵呵,没那么容易吧,想当初纠缠小猫的那个家伙最后还是我们打电话报警才罢手的,而且之后几天一直在楼下蹲点,弄得我们都不敢单独出门,有几天都是住在小猫家。”

  白兔笑着说出了曾经遇到的流氓事件,做女仆咖啡厅这种生意,最最重要的就是个人安全,女仆咖啡厅,女仆装虽说不暴露,但无论如何对男性也是有着致命的诱惑,难免一些人会心生歹念,铤而走险。

  “就是就是,那次可吓死我啦!”小猫吐着舌头,周围的客人也偷来好奇的目光,听着几人讲述那次的事情。

  了解到开咖啡厅还会有这种危险,居然还有人胆敢把肮脏的想法打到自己都没染指的女仆妹子身上,周围的宅男们瞬间战力爆表,看的李篆汗颜。

  “嘿嘿,这下知道宅男的力量了吧,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我就跟他们告状,后果嘛……”唐糖偷偷地威胁李篆,结果换来了李篆的反威胁:一个极度猥*琐的眼神。

  忙来忙去,过了两个小时,看着各桌客人都在吃饭,没有点餐的人了,大家都跑到四楼厨房休息,二三楼都能听见,一楼和室外有黛道道照看。

  看着店内客满的盛景,还有刚刚李篆完美的解决了曾经自己花费好大力气才摆脱的流氓事件,小猫四人嘀嘀咕咕的商量了起来。

  “嘿,说什么呢!”李篆打断四人的神秘小会议,手中拿着托盘,是她们的饮料:“给,小猫和飞鸟的柠檬水,白兔的酸梅汁,雨蝶的卡布奇诺!”

  四人道谢,和唐糖她们围着平时吃饭的桌子坐下,半晌,在得到其他三人不断地眼神示意后,小猫清了清嗓子。

  李篆闻声抬头看向了小猫:刚才就发现这四个人不对,现在总算要说了吧?

  “那个,李篆,我们,我们刚才其实是在商量一件事,其实……其实我们……我们感觉……,感觉……,感觉给你打工也不错!”

  “哈?”李篆瞪圆了眼睛。

  “噗嗤……”唐糖一口柠檬水喷了出去。

  “嗯?”忙着吃松子的白凌没听清,转头询问戴然然,戴然然此时正咳嗽呢,她也被呛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