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李篆被身边的动静惊醒,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发现是唐糖这个丫头正在穿衣服,此时刚开始穿昨晚被自己偷袭弄下去的小抹胸。

  男人嘛,每天早上总会有点正常反应,更何况刚醒过来就面对娇嫩的粉背。

  不管三七二十一,起身,在唐糖惊恐的叫声中把她抱到了自己身上,大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游走,头部慢慢下移。

  “别……”

  唐糖后悔昨晚干嘛没穿上睡裙,现在整个人像一滩水似的,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

  门外,白凌和戴然然坐在沙发上,甚至最后还叫过了黛道道。

  “喂,小凝,你不出来嘛,有好戏看的哦!”

  唯恐天下不乱的白凌摇了摇摆在桌子上的玉牌。

  “哎呀,我这时候出去有损害的,有什么好戏你回头讲给我就是了嘛!”

  “李篆和唐糖今天睡了一个异常长的回笼觉哦,我们都在门口等着他们出来呢……”

  “哎呀,哪里哪里,在哪里?”秋脂凝二话没说,直接冲了出来,一脸八卦的表情。

  三人一灵,静静地等待着李篆房门打开,终于,房门露出了一条缝隙,唐糖的脑袋从中探出,扫了一眼四周,本以为没人,一抬头,发现四道目光都在看自己。

  “呃,早啊……”唐糖打了个招呼,然后没等她们答复,直接缩头关门。

  “都怪你,白姐姐她们现在都在门口看着呢,啊,怎么办!”唐糖伸手扔过去一个枕头,李篆讪讪一笑:白凌这个臭丫头,怎么每次都坏事?

  但是就这么待在屋子里不出去也不是办法,两人赶忙把衣服穿戴整齐,开门,直奔浴室,不理会身后的爆笑。

  洗漱过后,两人硬着头皮回到了五楼,只见白凌拎着一个垃圾袋从李篆房间出来,眼神中是满满的调侃。

  坏了,忘记扔卫生纸了!

  李篆和唐糖对视一眼,然后一个比一个脸红。

  “哎呀,今天是我第一次主动收拾垃圾哈,我说李篆,你是不是感冒了,怎么用了这么多卫生纸啊……”

  {-更lu新最b快n上.酷!匠u网*

  白凌幽幽的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转身下楼去扔垃圾。

  唐糖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整个早晨都没敢抬头,就连做早餐都是踮起脚尖、保持着低头的状态去看各种调味品的位置。

  吃过了一顿尴尬无比的早餐,收拾碗筷一般都是四女的工作,李篆在唐糖求助的目光中撤了,正在她暗自埋怨李篆不讲义气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小猫打来的。

  “哎呦,我的大救星!”唐糖抢过电话嗖的一下就没影了。

  她们今天决定把咖啡厅临时交给几个兼职学生打理,无非就是当个服务员,不会出什么岔子,四人正坐公交往李篆他们这里来,提前给唐糖打了招呼。

  “哦,你们来啦,好的好的,我这就告诉李篆,让他下楼去接你们。”

  “嗯,那就这样,拜拜。”

  挂断电话,唐糖把小猫四个人要来的消息告诉了其他人,还把拉苦工的事情一并说了,黛道道觉得这是个好想法,让李篆赶紧去门外做宣传。

  四个具有数年工作经验的妹抖正在路上,这种资源怎么可以浪费!

  李篆当即跑到了不远处的一家打印店,说出了要求,让他们赶紧做出了海报,独自一人在事务所下面张贴。

  当然,他是不会忘了白翀的,一边弄海报还一边给白翀去了消息:“喂,畜生,你的女神要来了,快点过来,地址我发给你。”

  白翀这边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椅上面对着一大堆表格发呆,接到李篆电话之后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蹭的站了起来,有几个同事还揉了揉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哈哈,我来啦!”

  李篆丝毫不知道,自己这一个电话让白翀冒冒失失的冲出了公司,还忘记了请假,导致事后不得不走上考研的道路。

  王浩那边得到了消息,好说歹说跟部门主管请了假,也向李篆事务所这边赶去,他和白翀对于这份工作都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上不上班,当不当领导还真无所谓。

  对于李篆开的这家咖啡厅,小猫四人充满了好奇,H市的另一家咖啡厅是什么样子她们心知肚明,曾经去过一次,甚至和那家的老板洽谈合作事宜。

  那时候她们还是五姐妹,然后,因为高额的收入,她们变成了四姐妹,眼睁睁的看着经理用一张卡把姐妹介绍到了一间写有她名字的包房之中。

  另外四间包房,还分别写这她们的名字,经理手上,还有四张卡。

  当初她们四人是哭着回到自己的咖啡厅的,想起自己咖啡厅的投资人曾经显得有些怪异的提议,现在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们逐渐失去了投资人高额的投资,每年只有少得可怜的运作资金,估计等到合同期满,投资人就会再度发难,要么咖啡厅转成洗剪吹,要么,撤资。

  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倡导着平等和谐,却不知站在所谓为人民服务行列中的人往往逼良为娼,用以此换取的资金来维护所谓队伍的纯洁。

  小猫她们坐公交,白翀王浩打的,当然是后者快一些,两人一前一后到了事务所,就看到李篆在楼下做着宣传,连楼都没上,直接帮忙宣传。

  “萌漫咖啡厅,今天特邀四名极品女仆,望广大二次元爱好者光临!”

  现在是清晨,学生们还没出来,大多数都在睡懒觉,不过李篆自有办法,先在这里宣传,然后过一会儿让唐糖她们轮流去学校门口发传单。

  传单先在正在打印,几百份,怎么也能增加不少顾客。

  又过了半个小时,公交车停在了大学门口,早已恭候多时的李篆和一袭女仆装的白凌迎了上去,由李篆带着四人去事务所,白凌继续发传单。

  “你们每天都这么宣传吗?”雨蝶眼尖,一眼就看出白凌身上女仆装的特别之处,那可是王伟当初花了大价钱定制的,款式都做了独特的调整,整体更加诱人。

  李篆汗颜,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是你们四个来了么,我们就加大一下宣传力度,嘿嘿……”

  白兔切了一声,然后表示她们四人的女仆服绝对不能低于白凌身上的档次,李篆说那是自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