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事务所,发现秋脂凝正站在门口翘首以待,五人都被她偷偷擦口水的样子逗乐了,招呼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她进屋,上了四楼厨房。

  现在咖啡厅还没有正规女仆化,客人用餐的时候他们去吃饭也没什么,再说现在也没太多客人,把东西装到盘子里之后那几桌客人正好结账,然后事务所就关了门。

  “哎呀,我最爱的鸡柳,哈哈,还有花甲,呃,不过吃辣的会长痘痘……”秋脂凝兴奋得手舞足蹈,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似乎在考虑先吃哪个。

  唐糖大大方方的拿起来一个花甲就放进了嘴里,辣的倒吸凉气,一边喝水一边含糊不清的反驳:“哪有,你们还信吃夜宵会胖?我就没发现。”

  白凌一脸愁眉不展的掐了掐腰间最近多出来的一点赘肉,大呼上天不公:“天呐,你怎么不把那个丫头变成肉球,她每天吃的是我和然然的总和啊!”

  “吃辣的还不长痘痘!”戴然然补充了一句,眼神恋恋不舍的从花甲上挪开。

  秋脂凝在这边不知道该听哪方的,既想保持身材又想大快朵颐,她从前可是很少吃夜宵的,而且保持着适应的锻炼。

  “小凝,你就不用考虑这些了吧,都已经不是人了……”

  黛道道笑着喝了一口柠檬水,倒是提醒了秋脂凝,只见她欢呼一声,直接扑到了李篆身上,借着李篆感受味道,娇躯一扭一扭的,十分满足。

  “喂,你尝味道归尝味道,在我男朋友身上老实点好吧?”唐糖一脸黑线的警告秋脂凝,随后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更有问题。

  “好啦好啦,我不动就是啦!快快快,我要吃花甲,以前每次买一大份都只敢吃一点点,这下子我要好好地尝尝味道!”

  秋脂凝一边对唐糖摆了个鬼脸一边用手指指着那份花甲,最后迫不及待的用手拿了过来,直接喂给李篆。

  “秋……脂……凝!”唐糖一字一句的发飙,娇小的身躯仿佛变成了护犊的老虎,直接扑了过来。

  “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求求你把花甲放下好不好……”秋脂凝可怜兮兮的看着唐糖,或者说看着她手里的那唯一一份花甲,表情之诚恳,堪比悔过的猫咪。

  WF酷匠p网p唯一3正6版~l,/其他c都_是…盗5版●

  “哼!”

  唐糖这才放下花甲,同时给李篆递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就坐在他身边。

  白凌和戴然然看到唐糖这么在意李篆,眼神微不可察的有些变化,然后继续装作没事一样聊天、吃东西。

  一直微笑着观察这几人的黛道道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笑眯眯的看了李篆一眼,没说什么。

  花甲这东西不能吃辣的人还真的别轻易尝试,趴在李篆身上的秋脂凝这会儿已经不住地呼气,甚至给人一种那苍白的小脸上已经有了潮红的错觉。

  秋脂凝的胸口随着她剧烈的呼吸不断起伏,每一次都紧紧地贴在李篆的后背上,生前未经开发,死后更无人照料的玉兔仿佛在通过自己完美的触感来唤起人们的注意。

  前脚被拽的有些痛的小雪这会儿趴在李篆脚下,李篆看到它的样子,伸出手抓了抓小脑袋,递过去一个花甲。

  小家伙本着对主人的信任,很大胆的吃到了嘴里,刚开始舔到外壳感觉有些滋味,兴致勃勃的咬开,然后,冲天的辣意在嘴里蔓延。

  “阿嚏……”

  小雪不停地打着喷嚏,前爪在李篆腿上抓来抓去,讨要水喝,李篆微微一笑,给了小家伙一杯蜂蜜水,不一会儿就被喝了个干净。

  “来,小雪,这里有肉饼,压一压辣味。”白凌好心的递过去一个肉饼,结果小雪只是跑过去闻了闻就又跑到李篆脚下趴着。

  李篆摸了摸它的脑袋,心中一动,拿起另一个花甲,走到白凌身边,和她一起做出喂食的姿势。

  小雪见状果真站了起来,跑到两人面前,一个是散发着香气的肉饼,一个是刚刚尝试过的邪恶之物,它摇摆不定。

  “还有什么犹豫的啊,刚刚才遭的罪,这么快就忘了?”

  白凌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结果话音刚落就吃惊的看到小雪毅然决然的张嘴向李篆手中的花甲小心咬去。

  “不长记性,没良心的家伙!”白凌长身站起,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肉饼,似在生闷气。

  看到小雪把花甲叼过去放在地上、犹豫不决又有些幽怨的看着李篆,似乎是在询问自己到底该不该吃,黛道道大呼这小家伙成精了。

  “呵呵,乖,我怎么会坑你呐!”李篆把小雪抱到了怀里,最终还是没让它第二次尝试花甲,而是从白凌手里抢过肉饼。

  “喂,那是我的,要吃自己拿去!”

  嘴上这么说,但是白凌还是坐在原地观察小雪的反应,很快就陷入了慢慢地自卑:小雪乖乖的吃着李篆手上的肉饼。

  “哈哈哈……”

  “聪明的小家伙……”

  吃完东西,揉着发撑的肚子,大家各自回去睡觉,李篆最近打算软磨硬泡,把唐糖的封锁线打开,但是目前看来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糖豆儿,把手拿开呗,让老公帮你揉揉,你不是说胸口发闷么,这是某些疾病的前兆,乖啊……”

  “不要,你才是,把你的咸猪手拿开,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哼!”

  唐糖死死地护住胸口,却不料被气急败坏的李篆整个翻了过来,小嘴直接被堵住,身子没一会儿就软了下来,除了下意识的守住小腹以下,其他地方全部沦陷。

  “嗯……”感觉到被含住,唐糖失声叫了出来,然后紧紧地捂住了嘴,但是这一声已经惊动了隔壁的白凌,她嘿嘿一笑,继续对身下的戴然然捣鬼。

  半晌,李篆口干舌燥的从卧室出来,直奔四楼浴室,他要冲个冷水澡降降温。

  每次他都把自己弄得很尴尬,但是还偏偏不能越线,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洗过澡,李篆从浴室走出来,发现小雪正蹲坐在门口,笑了笑,也蹲下去摸摸它的脑袋,却发现它的嘴上叼着一张纸,上面一个五,后面一串零,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看着这张怪异的纸,还有小雪脸上充满人性化的表情,李篆打了个寒颤:“这小东西,成精了吧?”

  强忍着心中的怪异,李篆拍拍小雪的脑袋:“乖,我家小雪多少钱都不卖,是我说错话了好吧?”

  “嗷呜……”小雪闻言欢快的跳到了李篆大腿上,兴奋地舔着他的脸,处在震惊中的李篆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躲避。

  回到卧室,李篆临入睡前还是这么个念头:真的成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