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回头,不满的问道:“你谁啊?”

  “他是我男朋友,有什么事你问他,他都能做主!”唐糖四女躲到了李篆身后,即便是有点功夫底子的黛道道也躲了过去。

  这让李篆感觉自己的身形无比高大。

  “对,我是她男朋友,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篆,挣脱了李篆的手掌,指着戴然然怀中的小雪:“把那个小狐狸拿给我看看!”

  李篆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到男子重复了第二遍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直接乐了:“我说兄弟,你当你是谁啊,说给你看就给你看啊?”

  男子脸色阴晴不定,但是看向小雪的目光有着掩饰不住的贪婪:“你别管我是谁,那几个娘们……”

  “说话客气点!”李篆厉声吼道。

  “呃,那几个姑娘,姑娘行了吧,她们之前说给我看的!”

  李篆皱着眉头看向唐糖,这里面也只有她会冒冒失失的答应这种请求,其他三女估计都不会答应一个这样的男人的请求,这种大晚上的,甚至都不会搭理。

  唐糖被李篆盯着看,缩了缩脖子,一边抚摸着毛线球来掩饰自己的不安:“我,我也不知道嘛,他就说想看看小雪,我也没想那么多……”

  “李篆,这事情不怪唐糖,我们都以为是喜欢养狐狸的人,要看看小雪,谁知道他把小雪抱过去仔细的看了个遍,还把小雪弄疼了。”

  戴然然这会儿也出来帮唐糖说话,怀中的小雪见到李篆已经有些不安,小爪子开始挣扎,李篆赶忙过来接到怀里。

  殊不知这一幕看的男子心中贪婪更盛,上来就要从李篆怀里把小雪接过去。

  “哎哎哎,你干什么?神经病吧,我们的宠物,刚才给你看过了,现在我们要走了,可以吧?”

  男子见状居然直接耍起了赖皮:“什么你们的宠物,分明是我的,是你们刚才说要看看我才给你的,这是我花了五千才买到的狐狸幼崽啊,你还我!”

  围观的群众有一部分是刚刚才来,不清楚事情的前后,一时间有些矛头指向了李篆五人,弄得他们也有些措手不及。

  “你给我!”

  男子说着就要从李篆怀里抢,紧紧拽着小雪的一条前腿不放,弄得小雪直叫。

  李篆和四女眼见小雪受苦,却又不敢上前硬拽,生怕把小雪弄伤,而男子则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猛拽,最后李篆不得不松手。

  围观的人见李篆放手,还以为事情果真如男子所说,刚要散去,却见李篆冲上前去,对着刚准备跑的男子就是一脚。

  男子身形瘦弱,哪里受得了李篆这么一脚,直接趴在了地上,小雪也摔了出去,小家伙倒地之后立刻站起,一瘸一拐的向李篆这里走来。

  中间经过男子的时候他还想伸手抓住小雪,可惜聪明的它躲了过去。

  宠物哪里会不认主人,这下子基本上每个人心里都有数,李篆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贼心不死的男子居然嚷嚷着报警。

  报警,这本是主持正义的最佳渠道,但是很多时候却往往变成了用来威胁受害人的方法,可见现在的警察系统是多么让人失望。

  但是李篆并不怕,之前王权给他介绍长辈的时候恰巧那些人中就有这个区公安局的局长,自己还有他的电话号,据他说那个号码是24小时开机的。

  “好啊,你报警吧,报警!”

  李篆硬气的样子看的男子心中一笑,暗道又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子,当即给自己熟悉的警察打去了电话。

  这个警察就是负责小吃街治安的,这时候正在不远处巡逻,说是巡逻,其实就是吃吃喝喝,而且是免费的吃吃喝喝。

  二人非亲非故,在之前的一次事情中男子偷偷地给了这个警察两千块钱,免了牢狱之灾,但是这样他那次还赚了一千,从那以后,两人就经常来往。

  男子在小吃街做“生意”遇到麻烦就给那个警察打电话,事后两人五五开。

  两人都报了警,只不过一个打的是治安协警,一个打的是区公安局干警,当然,这两者还是治安协警来得快。

  不就,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走了过来,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问李篆打算赔偿多少。

  ;6酷&匠网w=首发.

  “诶,同志,你知道怎么回事嘛你,上来就问我打算赔偿多少,事情发生的经过你问了么你!”

  李篆的一番话说的愤慨激昂,周围群众也纷纷起哄,但是那个协警却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调查”。

  当然,最终还是要李篆赔偿。

  “这么的,你赔偿五千作为医药费,让人家回去给狐狸看病。”协警说着就要抱走小狐狸,李篆一转身,让了过去。

  “你是怎么当警察的,脑子里和肚子里一样,装的都是大粪吗?”李篆气的伸手指着协警的鼻子:“你怎么知道这狐狸是他的,你给我拿证据出来,来!”

  协警哑然,最后使出了杀手锏:手铐!

  “我怀疑你聚众闹事,你们五个都跟我回局里一趟!”说着就要拷住李篆,但是却再次被躲开。

  “滚开!”李篆怒喝:“聚众闹事需要构成什么条件你比我清楚,别糊弄我!还有,手铐的使用管理规定你自己心里清楚,协警,哼!”

  协警刚要辩驳,一辆警车开了过来,看得他脸色一变。

  他只是这一条小吃街吃得开,这些公安干警根本不鸟他,所以说这下踢到铁板了。

  大晚上的,本来好好的值班,结果居然接到小吃街报警,值班民警觉得吃点夜宵也好,所以四个人一起来了,下了车,了解了情况。

  “同学你好,请问你能证明这只狐狸是你的吗?”一个女民警很客气的给李篆做笔录。

  李篆点点头:“那个人说我们是在小吃街上从他手里把狐狸抢走的,但我们是附近咖啡店的老板,店里有监控,能证明这狐狸是我的!”

  男子和协警一听,脸色煞白,协警已经被带到了警车里,他的事情有些严重,刚才不少围观的人纷纷把他之前的事情揭露了出来。

  男子这会儿笑嘻嘻的解释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可能是言语不通,我有方言,我不是说这是我的,我是说我愿意买,让狐狸变成我的,变成我的,呵呵……”

  李篆和女警闻言都很不屑的笑了,明显不信,李篆还讽刺了一句:“你买啊,好啊,你给我五十万就卖!”

  男子愣住了,随后被带进了警车,李篆这件事只是个引子,不需要调查,他和协警的事情多着呢。

  解决了这件事情,李篆他们又买了点东西,带着委屈的小雪一起回了事务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明天开始日更6000哈,最后冲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