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约会翘了?”雨蝶笑眯眯的看向白翀,白翀见状知道李篆刚才对自己的“丑化”起到了正面作用,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其实白翀人长的还是蛮帅的,家世也不错,这次总算有看中的女孩,当然要抓紧,当下就和雨蝶嘀嘀咕咕的聊了起来。

  白兔和飞鸟见状相视一笑,白兔坐在李篆身边,往她那边靠了靠,飞鸟直接起身,趴在了他的椅子上。

  “怎么了?”李篆见两女向自己靠近,面带微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白兔一副强忍住笑意的表情,看了看同样表情的笑意,最终没忍住,笑了出来。

  “到底怎么了?”李篆莫名其妙。

  “偷偷告诉你,雨蝶是有男票的,你真会挑,把我们四个里唯一一个有男票的介绍给自己舍友,嘿嘿……”

  听完飞鸟的话,李篆的头瞬间大了,甚至感觉到与白翀聊天的雨蝶不时地会朝自己偷来揶揄的目光,老脸一红:这下自己糗大了。

  糗了还是小事,关键等白翀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自己要怎么抚平他内心的创伤,这小子可是经常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哈哈,小猫,你就说你服不服气?”

  “酷{匠*网!-永D久&Q免费c看小j、说!S

  小猫的房间里,传来了唐糖得意的笑声和小猫的求饶,这两个丫头疯闹过后衣衫不整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尤其是小猫,一边走还一边系领扣。

  “我终于有能够欺负的人啦,开心!”唐糖蹦蹦跳跳的坐到了李篆怀里,宣告主权,这让小猫抓住了她的软肋。

  嘿嘿,既然你这么看重李篆,那我以后就狠命的调戏他,看你还敢扒我衣服!一脸清纯模样的小猫内心腹黑的想着。

  李篆刮了刮怀中唐糖的小鼻子,把她赶去了另一张椅子。

  陪王浩三人又简单的吃了点,已经到了下午三点,期间又来了几批客人,李篆他们和小猫四人道别。

  “那我们走啦!”

  楼下,唐糖挥舞着小手道别,四女穿着女仆服就下楼相送,弄得路人纷纷侧目。

  “你们的地址在哪里啊,我想去你家里玩。”小猫的提议让其余三女眼前一亮。

  “我们啊,我们就在H市XX大学那里,坐公交直接到,你去之前给我电话,我给你们准备女仆服,有四个可爱的妹子做苦工啦,哈哈!”

  唐糖捏了捏小猫的脸蛋儿,然后逃也似的上了公交车。

  四女目送公交车开走,然后一边聊着天一边上了楼,从开办这家咖啡厅的六个人到现在的四个人,她们之间的关系甚至完全可以算上半个蕾丝。

  女生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的模糊不清,而且蕾丝也往往比同志更容易让人接受……

  公交车上,白翀兴致勃勃的和雨蝶发着短信,满脸幸福的笑意,王浩还以为他终于找到了真爱,悄悄地对李篆竖起大拇指。

  李篆一脸苦笑的摆摆手,他决定这件事情能瞒多久就瞒多久,自己能少一天烦恼就少一天,而且说不定雨蝶觉得白翀人好就把原配甩了呢!

  这种做小三的事情虽然李篆也觉得不太道德,但是怎么说呢,当做小三的是自己的好友的时候,一切道德都可以用真爱来解释。

  “笨蛋,我刚才就想问你,王浩身边的女生是谁啊,上次不是这个吧?”唐糖坐在靠窗位置,偷偷地跟李篆说道。

  “嗯,的确不是,你小心点,别说漏了。”

  “哼,渣男。”唐糖说着还上下打量着李篆,小脸上满满的嫌弃:“你们男生没一个好东西!”

  “你个臭丫头,刚才叫我笨蛋我忍了,你还较上劲了是吧,看我回去怎么教训你!”李篆说着悄无声息的把大手放到了唐糖的腿上。

  “你别……”唐糖慌忙的拽住这张久违的大手,最近同居,但是李篆为了避免自己控制不住,反而不太敢捉弄她,导致这丫头有些患得患失的。

  李篆还想再深入一点,这禁地自己可是好多天没体验手感了,却不料这个时候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

  “小伙子,让个座儿!”

  回头一看,是个头发花白的大爷,让李篆起身让座位,李篆皱了皱眉,但是考虑到人家年纪的确很大了,也就站了起来。

  “嘿,姑娘,让个座儿!”不过让李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大爷居然还拍了拍唐糖,让她也站起来,看意思似乎是让自己的老伴也坐下。

  全车人都被这件传说中的“被让座”吸引,目光集中在唐糖身上,这丫头胆子小,缩了缩脖子,小脸通红,就要站起来。

  “不用!”李篆很强硬的把她按下,十分不客气的说道:“大爷,我给你让座是看在您年纪大的份上,你别太过分了。”

  “哎,你个小伙子怎么说话呢,懂不懂尊敬老人?”

  “我尊敬你,那是道德,但是你让我女朋友站起来让座就不太地道了,怎么着,哪条法律法规规定了一定给你们老人让座的?”

  “你……”老人拽住了李篆的衣领:“你有没有教养!”

  李篆被拽住衣领就很不爽了,又听见他这么说,当即火气就上来了,双手用力一推把他推开:“你说话也注意点,社会道德不是给你用来倚老卖老的!”

  “还有,上个世纪的年轻人染发、拎收音机扰民、打架,现在的老人碰瓷、抢座位,都说坏人怎么这么多,依我看就是你们这帮流氓变老了!”

  老人为之气结,还要说话,只见那个手中拎着菜筐的老太太突然坐在地上痛哭:“哎呀我的老头子啊,你这个心脏病怎么就犯了呢……”

  仍然站着的老头心领神会,当即躺下,整车人都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好心人让李篆他们赶紧下车,省的恶心。

  “司机师傅,开下门!”

  现在不是站点,正常还不能开车,而且公交车上发生这种事情司机也不能让李篆他们走,这个司机把头伸出窗外,似乎在等红灯的时候看风景。

  众人心中一沉,觉得这个司机可能要帮那对老夫妇,结果没想到他的手居然“无意间”摸到了按钮,下客门打开了。

  老夫妇还想拽住李篆,却被人群用腿挡在了里面,李篆五个人顺利下车。

  这时候,司机才把头伸进来,看了看打开的下客门,自言自语道:“早上就感觉这车的门不好用,这怎么还自己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