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和唐糖是打算在这里坐一天的,这里双休日主营,四个人都会上班,所以他们想看看在主要营业的时间里会有多少顾客。

  学生双休日房间,而女仆咖啡厅主要面向的就是学生中的宅男,这类群体不仅广泛,而且相对于社会团体来说还比较安全,不会有三教九流的人。

  “小猫,难道你们做了这些年就没碰到过棘手的事情嘛?”

  唐糖捧着一杯柠檬水愉快的喝着,看的李篆一阵心痛:外面只要两块五的柠檬水在这里居然卖八块,钱啊!

  两人和她们还只是朋友,在这种朋友开的店里,尤其是新认识的朋友,最好还是付钱,虽然四女刚才明确说过今天两人的消费请客,但是李篆还是打算付款的。

  小猫点着嘴唇仔细想着,看的雨蝶一阵气恼,恨铁不成钢的打了打她的脑袋:“笨蛋,上个月碰见的那个流氓你忘啦?”

  “哪个流氓?”

  “无语……就是那个喝酸梅汤喝多了要看你裙底的!”白兔的一句话提醒了小猫,她猛然跳起:“对啊,对对对,就是他,非要看我裙底,还好我机智才……”

  刚刚想吹嘘一下自己光辉历史的小猫被飞鸟无情的揭老底:“得了吧,人家说要看看你的吊带你还说自己没穿安全裤,要不然他会非要看嘛,还不是我们三个帮你解围。”

  小猫幽怨的小眼神再度飘忽,受委屈的小模样挺好看的。

  “叮叮……”

  铃声响起,楼下又来了客人,不过这次只是三个人,小猫自己去门口就可以,三个人,四个女仆全去反而会给人不好的感觉。

  客人进屋,李篆下意识的望去,没想到还是熟人,正是王浩白翀两人,还领着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儿。

  “李篆!”

  眼尖的白翀首先扫过了全屋子的女性,一饱眼福后觉得有一个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唐糖,哎呀,她身边坐着的不就是李篆么!

  还沉浸在惊喜中的李篆丝毫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忽略过。

  “你们两个臭小子!”

  李篆也站了起来,很聪明的没问怎么换了一个女孩儿,以他对王浩的了解,肯定是又换了一个,自己虽然看不惯这种行为,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小猫见李篆和这两位是朋友,也放下了女仆的样子,叹了口气,没大没小的搭住了李篆的肩膀,全然不顾眼皮猛跳的唐糖:“早说你们认识啊,哎呀,我这个腰,快帮我揉揉,帅锅。”

  “呃……”李篆傻眼了,不仅是他,王浩和白翀都愣住了:这是几个意思?

  酷sd匠@@网首发.W

  要不是知道这家咖啡厅几年前就开业了的话他们甚至会以为李篆上次说的咖啡厅就是这家。

  “小猫,你个臭丫头!”

  唐糖忍无可忍,扑了上来,直接拽着小猫进了仓库旁边的房间,那里是小猫的卧室,她刚刚曾经参观过,李篆本来也想凑热闹,结果被五道凌厉的目光杀了回去。

  三人自从那次聚会之后就没再见过,之前说过要王浩白翀两人去自己的事务所坐坐,但是事务所也才装修好不久,还没来得及给两人打电话,没成想在这里碰到了。

  不去理会和小猫打闹的唐糖,李篆径自向三人走去,拍着白翀的肩膀坐下:“你们怎么来这里了,哈哈!”

  “没什么,就是最近有些烦,不太习惯公司上班的生活了也,正考虑是不是考研……”白翀一句话着实吓到了李篆。

  白翀和王浩那个成绩他心里有数,考研?呵呵哒……

  王浩明显瞧出了李篆的怀疑,当下摆出夸张的表情:“怎么你不信啊,要不要打个赌,我能考上M国的M校?”

  看到他那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李篆知道这货又开始吹牛了,没有理他,叫过飞鸟,让她送过来一个菜单。

  看到身段标志的飞鸟,白翀口水差点没流出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飞鸟腿上的黑丝,还是李篆捅了捅他才醒过来。

  “嘿,兄弟,怎么着,我看你跟这家的妹子挺熟?”

  点完餐,飞鸟去了后厨,裙摆随着步伐而晃动,看的白翀恋恋不舍,一直目送人家去了后厨才悄悄地问了李篆一句。

  王浩也竖起了耳朵听,他可没说自己就在身边这位上吊死了,还有广袤的森林等着自己去开发呢!

  李篆点点头,说唐糖和这家咖啡厅的四个女仆都是朋友,刚才还一起聊天来着。

  “真的?”白翀惊喜万分,眼珠子一转,哀求道:“好兄弟,求求你把几个人叫来呗,我真的好久没跟女生说话了,在公司那里见的漂亮妹子比学校还少,闲出蛋来!”

  “呃,你这么惨?”李篆颇为同情的看了看白翀,这种三个月都不一定能跟异性说上一句话的生活他在大学深有体会。

  白翀猛点头,李篆这时候感觉自己的身影瞬间高大了起来,要知道在大学的时候自己可是寝室里的宅男,王浩白翀才是经常出去撩妹的存在。

  而且这里面王浩属于比较成功地,至于白翀,据说学校对面的小旅馆也没少去。

  不过这都是在大学,现在都进了公司,至少算个新人,女孩子们还没放的开,老员工又早早地名花有主,白翀可不就闲出蛋来了么。

  “雨蝶,白兔,过来聊天啊,这都是我的朋友,别把他们当人看。”

  李篆笑着招呼在柜台玩手机的雨蝶和白兔两人,经过刚才的交谈,李篆很清楚的知道这咖啡厅里是存在着四个话匣子的,聊得天南海北的,自己都找不到调。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一点,两人也就搬了椅子过来,期间白翀还主动站起来结果两人手里的椅子,看到他献殷勤的样子,众人会心一笑。

  “雨蝶,你不知道,白翀这家伙经常翘课,有一次甚至翘错了,把自己的约会给翘了!”

  毕业生们,在陌生人面前相聚聊得最多的就是互相的糗事,李篆这次没客气,把白翀的糗事挖了个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