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这个司机不知道超了多少车,总之各种车技各种炫,李篆强忍着胃部的不适,看到那家夜总会已经进入视线,而且唐糖还没来短信,看来自己抢到了他们之前。

  “师傅,你这车技……”

  “哈哈,小伙子,大叔我当年可是赛车手,高手在民间!”

  司机师傅哈哈一笑,一个摆尾,在夜总会门口来了个风骚无比的停车,李篆身后给钱,结果被他推了下去:“行了,你快进去找找吧,这点钱和一个大姑娘比我知道哪轻哪重。”

  李篆感激的点点头,也没矫情,直接奔向前台。

  他对张老虎的个人信息了如指掌,当下报出了包房和订单的主人,前台小姐确认无误,还是有些怀疑,做她们这行,多问一句没错。

  “哎呀,张总马上就要到了,万一出了纰漏让张总玩的不爽你们可就要失去老客户了!”见到前台小姐还有打电话给张老虎的想法,李篆装作很急的样子,同时递去了一个只要熟悉这种事的人都懂的表情。

  张老虎是这里的常客,经常会带一些富家子弟来玩,他的经商策略很有趣,跟那些老总谈不来可以跟“小总”们谈嘛,从这些愣头小子入手。

  所以说平时他就认识一些女性,只不过怕得病,所以只专注于公司员工,自从找到了李秘书在外人面前就变得越来越“收敛”了。

  他也曾经用过这种手段把那些在边缘徘徊的女孩儿拉进这个深渊,甚至还因此给这家夜总会介绍了不少的公主,他手中的金卡也是因此而来。

  i酷|1匠*@网T唯*一S正IA版,其L他w都,!是盗版…

  前台小姐哪敢惹这种大神生气,她不过是一个小虾米,万一张总真的如这个年轻人所说,正在拉拢小女孩,那自己一个电话过去还不是自己炒自己鱿鱼?

  当即放下电话,陪了个笑脸,然后叫过一个公主,让她亲自带着李篆去那间包房。

  这个公主长得还可以,双马尾,公主裙,棉袜,一身洁白,可惜脱了之后估计全是黑的,李篆心中暗暗叹息。

  他不明白有些女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投身这个行业,作为一个女性,躺在心爱的男人怀里,吃饱穿暖难道还不满足吗?

  又不需要她们真的出去赚钱,只要做好家务,出去随便做点什么都可以,有些小花费男人们也不会计较的。

  但人总是不满足的,有了吃穿,就想要攀比,然后就陷入了金钱的世界。

  现在没工夫杞人忧天,李篆觉得还是度过眼前的难关为妙,他不清楚到底有没有客户,如果有客户的话自己就只能真的等着送唐糖回家,还要装作碰巧遇见的样子。

  但是如果没有客户呢?

  那样的话即便自己装作碰巧遇见也不一定有机会,说不准危险就在包房里面,那怎么办?

  一边考虑这种事情,李篆跟着那个公主进了包房,公主没走,她认准了来到这里的男人都有油水可捞,眼神妩媚的看着他。

  或许趁着那个什么张总没来,自己和这个小年轻发生点什么,然后趁机捞点外快?

  李篆感觉到了手臂传来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柔软,当即躲到一边,说道:“那个,妹子,你给我留个号码,我改天找你,我们领导一会儿真的到了,哥哥需要的时间太长……”

  公主眼前一亮:来这里的人大多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每次都要用药,硬度不够不说,时间还短,碰到这种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就算不给钱自己也答应啊。

  当即抿嘴一笑,挑逗的把白腿露出来,在李篆重点部位蹭了蹭,留下了号码,离去。

  “我……我擦……”

  李篆捂着发胀的部位爆了粗口,然后弯着腰寻找适合藏匿的地方。

  那两个沙发间有空隙,他就藏在那里,刚藏进去,短信来了,是唐糖发来的,说自己已经到了楼下,问他到了哪里。

  当即把自己已经藏在沙发间隙里的事告诉唐糖,让她放心。

  接到短信的唐糖长长出了一口气,看的李秘书很好奇:这丫头已经把事情解决了?

  “张总,好久不来了啊……”

  张老虎刚进夜总会就有人上来打招呼,可见他真的是这里的金主。

  笑着点头,张老虎抬起手还想在那两团柔软上抓一抓,刚抬起来就想到今天的正菜在身后,尴尬的挠挠头,说要去包房谈客户。

  大家都是熟人,看唐糖低着头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前台经理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然后让人带着他们去包房。

  之前接待李篆的前台小姐期间还想插嘴,只不过经理没给她机会,本来想悄悄询问一下是否派来过一个年轻员工的想法也就打消了。

  来到包房,三人简单的吃了点果盘,唐糖局促不安的看着这间有些阴暗的包房,不过还好,在不远处的那个沙发脚那里,她看到了李篆的衣角。

  不着痕迹的坐过去,说是看看,其实是帮李篆藏好,两人还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包厢门又开了,这次近来不少人,除了那些公主和一些外面的女孩子,剩下的男生都是流里流气的,还有对唐糖吹口哨的。

  不过看到唐糖身边坐着的张老虎,他们知道怎么回事,也就笑了笑:看来第一口是吃不上了。

  李秘书明白这种目光,她当初就经历过,那晚过后,张老虎又连续一周给自己灌蜜,最后也是这间包房,还是这些人,然后就荒唐了那么一次……

  说是谈客户,其实来到这里不就是“交流”感情么,而且交流的方式还很特别,大家感情好了,那生意给谁做不是做,当然要考虑熟人。

  由于李篆藏匿的那个沙发缝隙很偏,一般不会有人坐在那里,那里基本上就是用来作为临时的大床那个的。

  先是点了些酒,威士忌,可乐,苏打水,冰块,等等一系列东西,听到这里李篆就知道张老虎的想法了,威士忌和一些东西掺着喝会有很奇妙的反应。

  唐糖红着脸,很坚决的不喝酒,只喝饮料,张老虎拗不过她,就让李秘书喝,看到李秘书喝了酒,那些大少们知道了今晚自己的菜是哪些,当即围了过去。

  李秘书跟一些公主被这些人围在了房间嘴里面的角落,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她知道自己今天又得玩什么什么转盘之类的了。

  不久,人群中传来了某些隐晦的声音。

  张老虎和唐糖坐在靠房门的这边话题有意无意的往那方面靠拢,听得唐糖红着脸就没退去过。

  那边已经开始玩了,包房中间有一道类似窗帘的东西,把包房分成两部分,不过即使是看不见也能从那撞击声和众女的叫喊声中猜到里面有多激烈。

  李篆见门居然没关,心里佩服他们不关门就敢这么玩的同时还挺感激,当即溜了出去,然后装作从门外路过的样子,十分“不经意”地回头看向屋子里。

  正巧,唐糖和张老虎也看到了他。

  “李篆?你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被员工撞到这种事,张老虎内心很不爽,隐隐觉得事情要办砸,语气加重,想把这个小伙子吓跑。

  不过人家就是奔着这件事来的,怎么可能被吓跑。

  李篆走了进来,看着唐糖,皱起了眉头,粗暴的把她拽起来:“谁叫你来这种地方的,给我回家!”

  他赫然是以丈夫的身份在训斥唐糖,唐糖也很配合的演戏,眼泪汪汪的,反倒是看的张老虎很尴尬:刚出了李秘书那种事情,再出一把自己非得拍屁股走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