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已经十分悲催,为什么老天还要为我准备如此多的磨难?

  这就是李篆此时的想法,他接受不了唐糖“再接我一次”的说法,似乎,有种永远都不会再有亲密交往的意思?

  智商已经被打击到负数的李篆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与唐糖生活的点点滴滴不断在脑海中回放,就像幻灯片一样。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谢谢啦,那我先走喽!”

  “我不叫糖豆儿,我叫唐糖!”

  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深深印刻在脑海,曾经的甜蜜回忆,此时却成为了无数把利刃,深深地刺进李篆的内心。

  又一次默默的骑回家里,又是一个孤独的夜晚。

  自从误会发生已经有了三天,这也意味着李篆的不正常也有了三天时间,这三天发生了好多事情。

  “你们领导呢,出来,滚出来!”

  李秘书的丈夫终于发现了事情真相,从家里赶到了公司来闹,可惜张老虎和李秘书都不在,发现了这一现象的他更加暴怒:老子都找来公司了,居然正好碰到你们两人鬼混?

  人在暴怒中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比如说胡乱砸东西,这会儿是中午,很多同事出去了,少部分人在办公室,包括李篆。

  这些同事都来劝他别闹了,但是都不管用,唐糖这时候拎着一份饭回来了,昨天的饭李篆没吃,全都吐了,她很担心,之前几次解释的机会全都被她搞砸,这次的解释一定要问一问白宁宁才行。

  她已经联系了白宁宁,正打算给李篆送过饭就去公司门口那里和她聊聊。

  “滚出来!”

  “啊……”

  更V}新Z.最}\快^J上$A酷!匠◇{网

  男人一挥手,正打在唐糖的身上,所有注意力都在李篆身上的唐糖哪受得了这个,直接摔在了地上,即便是这样,那盒饭菜也被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趴在桌子上的李篆听到了熟悉的惊叫,抬起头望去,怒火中烧:那个闹了很久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犯了神经病,居然在已经摔倒得唐糖身上踢了一脚。

  唐糖蜷缩着身子,隐约可见怀中的饭盒。

  “给我滚出去!”

  李篆“腾”的站了起来,直奔李秘书的丈夫,连续三天都很虚弱的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直接把男人扑倒在地,骑在他的身上,一拳接着一拳。

  本来已经受够了这个男人各种撒泼的员工此时见到新员工这么生猛,纷纷出了一口恶气,不过只有两三个人上去帮忙拉架。

  李篆被他们拉开,不过没人管的男人反倒是冲了上来,正愁没有发火点的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撒气桶,扑上来又是一阵撕打。

  本来是借着一股怒气和惯性才把男人压倒在地的李篆这会儿被人拽着,简直成了沙包。

  其实这时候就是考验拉架人的水平了,你只拉走一个人,放另一个人不管,那岂不是成了另一个人的帮凶?

  你拽着一个人,他不能动弹,另一个人还不是狠狠地揍你拽的人。

  所以说李篆就很悲催的摊上了这么几个猪一样的同事队友,本来的优势,结果战局瞬间逆转,他成了被动挨打的人。

  经过了三天的煎熬,晚上不睡觉,白天睡不安稳,一天只有一顿饭,还是唐糖给带的,而且昨天那顿吃完没多久就全吐了,李篆的脸色蜡黄,虚弱的不行,这又挨一顿打,当即两眼发黑。

  他甚至都感觉不到疼懂,只知道身体在被人“敲打”,好在楼下的保安接到电话已经冲了上来,把男人拉开的同时也报了警。

  警察没多久就来了,把男人送走,至于李篆,还要等同事打车送到医院去才行。

  办公室乱成了一团,唐糖哭着跑到李篆身边给他查看伤势,大家看到小两口的样子都觉得心里很难受,很自觉地离开了办公室,给他们一个空间。

  “呜呜呜……,李篆,李篆,你没事吧,都出血了……”

  唐糖手忙脚乱的找纸巾给李篆擦血,连刚才紧紧护着的饭都不管了,里面的米饭洒出了大半,只剩下一个鸡腿还放在里面,不过看样子似乎已经接触了地面。

  这个鸡腿李篆有印象,记得是自己跟唐糖介绍的食堂最好吃的一种鸡腿,平时不供应,只有每周的随即一天才有,而且还要排队。

  平时自己都是十分想吃才会去排队的,更多时候还是懒得排,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给自己买到了。

  这时候也来不及顾忌什么形象,两人都是趴在地上的,唐糖爬着找纸巾,李篆则是爬过去拿起了鸡腿,一边哭一边吃。

  几天的忍耐,终于决堤,泪水爆发一样流了出来。

  唐糖找到纸巾了,脸上爆发出仿佛是在洪水中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表情,回过头,她愣住了:李篆正哭着吃那个鸡腿。

  “哇……”

  本来默默流泪的唐糖也失声痛哭,跑过去抱住了李篆,想要抢过那个鸡腿:“李篆,你,你别吃了,刚才都掉地上了,想吃我明天再给你排队好不好,我们先去医院。”

  李篆摇摇头,坚持着吃完,一口接着一口,嚼的很用力,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时刻保持着绅士的举动,吃相应该控制一下。

  很多人在公共场合吃饭的时候都不会注意自己的吃相,虽然这方面无可厚非,都是个人习惯,而且大多不会影响到别人,不过对于个人形象而言,影响颇大。

  这时候他已经不在乎了,只是吃着鸡腿,手上都是油腻。

  “李篆,你听我说,其实我之前不是那个意思,我……”

  “让开让开,病人呢!”

  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唐糖刚下定决心开口解释,抬着担架的医生在同事的带领下冲了进来,唐糖见状也没敢挡着,慌忙让到一边。

  本来还打算听听唐糖想说什么的李篆这么一折腾直接陷入了昏迷,洁白的担架瞬间变得血红,众人很吃惊,医生熟练地解开李篆的上衣。

  “啊……”

  很多女生惊呼了出来,李篆的腹部居然有一个伤口,那个男人刚才居然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拿出了水果刀!

  唐糖也只觉得眼前一黑,没等她追上去,抬担架的医生已经飞快的抬着李篆跑了出去,他们不清楚是否伤及内脏,要抓紧回到急救室才行。

  “怎么……怎么办……”

  唐糖抽噎着自言自语,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看到来电的是白宁宁,她赶忙接了电话,把这边的事情匆忙说了一遍。

  不久后,白宁宁急匆匆的跑到了只剩下唐糖的办公室,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带着她去了外边的饮品店。

  她觉得唐糖这时候不适合见李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两人很可能会因此有过激反应,所以,一阵劝说之后,唐糖接受了她的建议,然后也开始为最后一次的解释做准备。

  李篆很幸运,那把水果刀只是稍微刺进去一点,没有伤及内脏,在医院包扎好就出来了,当然,医药费自然有人结算。

  他被放了一天的假,这已经很难能可贵了,手机在公司,也懒得取,直接回家,好好地休整了一天,或者说睡了一天一夜。

  第三天,来到了公司,他照常坐下,觉得自己应该振作起来,不料这时候唐糖挪动转椅来到了他身边,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什么事啊,唐糖?”

  李篆笑了笑,虽然心里隐隐作痛,不过还是问了一句。

  听到他用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外号,唐糖心中一沉,咬咬牙,勇敢的抬起头,眼睛里散发着少有的光芒。

  “糖豆儿还是糖豆儿,过一段时间让你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