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毛线球仍旧坐在门前,李篆强挤出一丝笑容,伤痛过后的第一波抚慰就来自这小家伙。

  每一次创伤之后,李篆都会从生活中找到好多次感动来安慰自己,可能是一部电影,也可能是发生在身边的一件小事,从中找到感动,抚慰自己。

  把毛线球抱到床上,小家伙就这样乖乖的看着主人给自己拿最喜欢的草饼,偶尔还有新鲜的提摩西草加餐,碰巧,今天就是。

  李篆抽出一小捆草,他每个月都要从卖家那里买一些新鲜的草给毛线球,价格不算太贵,自己从牙缝里挤一挤也就出来了。

  趴在小家伙面前看着它吃草,小嘴快速的咀嚼着,看起来很有意思,李篆一边笑一边掉眼泪,把床单弄湿了好大一块。

  “给我一点!”

  李篆张嘴咬住了那根草的一端,毛线球试着拽了拽,没拽动,结果自己往李篆这边移动,吃一点就挪一步。

  等它咬到了临近李篆嘴的时候,小家伙停住了,小脑袋一抬一抬的用鼻子碰他的脸,然后又尝试着咬住那根草,不过李篆并没有松开。

  毛线球看了看自己的主人,居然跑到了旁边那里还没动的几根草那里,刚要吃,回头看见李篆悲伤的样子,还在嚼自己的提摩西草。

  脑袋歪了歪,毛线球居然用嘴叼着那几根草跑到了李篆面前,把草放下,然后乖乖的看着主人吃草。

  “呵呵,我吃一根就够,小家伙!”

  李篆不知道毛线球是不是有意识的给自己吃的,他之前看过网上的视频,说是主人悲伤,猫咪把猫粮盆推到了主人面前,没想到毛线球也会。

  心中一暖,他摸了摸毛线球的耳朵,这只公主兔给了自己小小的安慰,也算是自己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的第一步吧。

  男人在社会中就要面临各种各样的考验,你没有姣好的面容,没有富足的家境,有的,只是自己一颗坚强的内心,如果自己都不坚强,那么明天将不属于你。

  很多人抱怨社会的不公,有人说他们错了,李篆说他们没错,社会就是不公。

  M更1新最√e快P0上o酷y匠3。网

  社会,就是一条比自然界残酷无数倍的食物链,站在顶端的人们不需要亲自捕食,甚至都不需要想口味,只要说一说想法,就会有底下的人帮忙把猎物呈上。

  很多人牺牲了某些东西,换来了顶端的一席之地,哪怕是暂时的安稳,他们也愿意付出,因为他们所谓的青春就是这样过得。

  李篆现在内心充满了不甘,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唐糖为什么会拒绝自己,不过现在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没有给唐糖解释的机会,也因此陷入了盲区。

  手机关机,房门反锁,窗帘拉上,李篆把自己封闭在这间小屋子里,和毛线球一起度过了孤独的夜晚,整晚未睡。

  他就靠在窗边发呆,一动不动,像一尊雕塑,只有怀中熟睡的毛线球偶尔会挪动一下。

  等发完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了,洗了洗脸,李篆前往公司,比以往早很多。

  唐糖偶尔上班的时候会拜托李篆的自行车,不过之前都会打招呼,李篆的手机到现在还没开机,哪里知道她留没留消息。

  而且就他估计应该也不会,为了避免尴尬,他也会尽可能的拒绝。

  刚刚“分手”的男女,关系总归是有那么点诡异,李篆特地骑到了那个路口,把一张纸贴在了唐糖经常站的墙边,上面写着自己要早一点去,让她自己坐公交。

  自认为是暖男的李篆,即便是发生了这种事,也还是会悉心如此。

  在绝大多数同事还没来的时候,李篆已经到了公司,一晚未睡,又骑了这么长时间的单车,刚坐下没多久,困意袭来,他把之前加班做好的表格打开放着,陷入了沉睡。

  在公司就这一点好,你如果没有什么做领导的远大志向,那么只要把手头的工作加班做好,在另一批工作还没来的时候,人只要在公司,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当然,大多数的员工会选择装作加班的样子,只为了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不然谁知道公司会不会大裁员?

  唐糖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后也一直很烦恼,李篆的电话又打不通,早上提心吊胆的跑到那个路口,满怀期待,却看到了那张纸:我先去公司了,你坐公交去吧。

  不需要署名,唐糖熟悉这个字体。

  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上面的字,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唐糖一个人坐上了感觉好长时间都没坐的公交,她出门也比平常早了一些,这会儿公交车还没人。

  忧心忡忡的来到公司,熟悉的座位旁边已经有人在趴着睡觉,看到熟悉的背影,唐糖想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却始终没有勇气,就这样悄悄坐下,趴在桌子上,呆呆的看着他。

  吃午饭的时候,李篆还没醒,也没人叫他,唐糖想叫,张力说看他的样子太累了,还是多让他睡一会儿。

  其他人不明白个中原因,但是唐糖十分清楚,她吃了来到公司后第一次一个人的午餐,想了想,又多买了一份,带回办公区。

  同事们都知道新来的两个员工之间有事情,所以对唐糖的举动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是不少男同事用羡慕的眼神看依旧在熟睡之中、毫无察觉的李篆。

  下午三点,李篆醒了,看了看时间,连他自己都被吓到。

  还好没被张老虎发现,不然岂不是情场职场两失利,他揉了揉肚子,感觉很饿,下意识的就要朝唐糖要她的糖果。

  人,在潜意识中养成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比如说这种举动,饿了,想到的第一个人,居然就是唐糖。

  一直在偷偷观察着李篆的唐糖在他转过头的时候就连忙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果仁糖,不好意思的指着桌上已经凉了的饭菜:“那个,我给你打了饭,可能凉了,不过我可以给你热热,我记得在食堂有微波炉可以用,你等着啊。”

  公司里的员工有一些自己带饭的,所以食堂提供了微波炉,让员工能吃上热乎的饭菜,也算是为数不多的人性化举动之一。

  看着唐糖匆匆忙忙的样子,差点就左脚拌右脚摔倒,李篆觉得她如此可爱,还是没有改变,只可惜这份可爱似乎不属于自己。

  他是一个宽怀大度的人,尽管心中还隐隐作痛,但是已经能够很快地进入男闺蜜的角色,因为一个臆想中的唐糖男友,高富帅的形象已经在心中存在。

  事已至此,何须强求?

  摇摇头,李篆说了声谢谢,然后慢慢地吃起已经凉了的饭菜,鼻子有些酸,眼睛发红,不争气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李篆,你别这样,其实我……”

  唐糖有些委屈,她知道自己搞砸了,现在还不解释的话可能就要一直错下去了。

  “没事,我真的没事,你放心,我不会钻牛角尖的,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求不来。”

  默默地吃饭,唐糖在一旁担忧的看着,想要说话却始终觉得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下班,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上还是两人,只不过一路无话,到了路口,唐糖下车,李篆甚至连道别都没说就要走,还好唐糖及时拽住了他。

  “怎么了,明早要我接你嘛?”

  李篆回头,强忍住心中的别扭,看着这个从一见面就深深吸引住自己的单纯女孩儿,这种事情强求不来,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没……,哦,对,你明天再来接我一次吧?”

  本来打算解释的勇气,在看到李篆充满悲伤地目光的时候就消散全无,唐糖呆呆的点头,却不知道一句话引发了李篆心中更大的波澜。

  再接一次?那就是说以后都不用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