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碰到那个灾星的?”

  回到办公区,李篆还是觉得后怕,这幸亏是白宁宁好说话,不然就凭那袋糖果的价钱自己都够进去的了!

  要知道超过两千块可是足够立案的了!

  唐糖吐了吐舌头,说自己就是出去坐坐,谁知道被人认出来了,说到这里,她满脸疑惑:“我是大众脸啊,怎么会被认出来呢?”

  李篆扫了扫那对萌大奶,心里嘀咕:先不说你长什么样,就这对明显违背物理常识的可爱就足够让人记忆深刻了好吧?

  白宁宁说她最近的飞机,但是没说具体时间,李篆正好要外派,所以他只能祈祷着时间不要撞到一起,他可不想失信于人。

  李秘书最近心情不太好,丈夫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那天回来后只顾着和张老虎鬼混,没想到丈夫居然跑到了车站接自己,第二天回家的时候遭到了质疑,只能撒娇说是自己没赶上火车,手机又没电了。

  丈夫当时还半信半疑,他和妻子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到了,也没想其他的,上来就想亲热一下,结果这一亲热不要紧,松紧度不对!

  最晚一次的滋味他还记得,结果这一次怎么就不对味了呢?而且内衣也换过,虽然看起来和之前自己买的那套十分相似,但他还是看出了不一样。

  男人都是小气的,如果你的丈夫或者男朋友在这方面表现的十分“大度”,那么你千万不要庆幸自己有个好男人,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根本不在乎你出不出轨!

  完事后,丈夫先是仔细询问了一遍,直到李秘书发火,两人开始争吵,最后李秘书被问得哑口无言,丈夫也摔门而去。

  出了这种事情,李秘书的心情可想而知,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太好,平时被各种名贵化妆品保养得几近完美的脸蛋儿也失去了光彩。

  “李秘书,我问一下我的外派时间是不是就这样定下来了,不能更改?”

  李篆看到美女秘书从外面回来,连忙跑到她身边问了一句。

  本来就因为张老虎对唐糖打主意而惴惴不安的美女秘书正烦着呢,看到李篆又想到了自己可能在张老虎这边失宠,当即把脾气发到了李篆身上。

  “改什么改,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啊,给你任务你就乖乖的做!”

  本来在李篆心中印象完美的黑丝美女秘书瞬间变成了泼妇,这个转换有点大,让他大脑短路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远了。

  “我……我去,这是不是女人的那几天被我摊上了……”

  暗自腹诽,盯着同事们的目光尴尬的回到办公位置,他觉得莫名其妙。

  在生活中经常能看到有些人动不动就大发脾气,或许有一部分人是真的有累死肝火旺盛的疾病,但是更大一部分还是因为他们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对一个人、一件事的情绪,绝不可以带到另一个人或者另一件事上去,否则生活就会变得一团糟,试想一下,因为和路人的争吵,结果一天之内和所有好朋友都吵架,那么你以后还会有朋友吗?

  人之所以称为人,就是因为他会控制的情感,不能像疯狗一样,只要稍有不对就会呲牙。

  李篆当然不会因为这件事都被影响心情,他转眼间就把美女秘书忘在了脑后,不过以后肯定是不会和她有任何发自肺腑的谈话了。

  整个一下午,唐糖都变得更加奇怪,偶尔对着表格发呆,然后转过头呆呆的盯着李篆看,等李篆转过头看她的时候又赶忙转过去。

  一连几次,都是这样,李篆觉得今天下班后有必要和唐糖谈一谈。

  还是那个街道,还是那个路口,不同的是李篆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拉住了唐糖:“糖豆儿,你怎么了,今天怪怪的。”

  唐糖慌乱的摇头,她还在想是不是跟李篆说一说白宁宁给自己的建议,但是她害怕李篆生气,那样的话连最起码的一丝希望都会破灭。

  人,在接受了足够的挫折与磨难之后,就会变得格外小心谨慎,有人管这个叫做胆小,其实这才是生活最基本的方式,有了这种谨慎,你才能去冒险,否则如履薄冰的人生怎么可能走到最后。

  “糖豆儿,你,你知道吧?”

  经过了这几天的观察,李篆觉得唐糖变得很怪,他决定主动出击,趁着苏杭那阵热劲还没过。

  “啊?我啊,我知道什么?”

  唐糖内心愈发慌乱,即便是她也察觉到了将要发生什么,所以对于那种情况的担心更加强烈,她觉得梦中发生的一切马上就要成真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李篆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双手扶住唐糖的肩膀:“你不知道吗,好,那我跟你说,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有些事情,成与不成,只隔着一层窗纸,不捅破,它始终是不成,捅破了,哪怕只是一句话就捅破了,那么它就成了。

  终于来了!

  唐糖觉得心里一颤,小嘴微张,差点就要答应,结果那个梦又出现在脑海,她低下了头,看的原本内心火热的李篆心中一沉。

  他本来以为只是一句话的事,谁知道唐糖这时候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我们,我们不合适……”

  唐糖恨死了自己,这句话怎么可以说呢,她的本意是再相处一段时间,谁知道出口就成了拒绝的话。

  李篆觉得强烈的眩晕感来袭,眼前发黑,胸口剧痛:“为……为什么,明明在杭州……”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做朋友……”

  朋友,本来挺正常的名词,现在已经完全被用坏了,从友谊变成了婉拒,有人说它是恋人之门上出现的通往友谊之门的传送器,一不小心就进去了……

  统计一下,有多少人告白的时候被发了好人卡?或者朋友卡?

  没先到自己也有这一天的李篆内心的苦闷只有他自己能知道,自从遇见唐糖,他庆幸自己做的每一步选择都是对的,从送她回家到鼓起勇气牵手,但是……

  “做朋友?呵呵,唐糖,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种话了,直接拒绝我就好,我很坚强的,你直接说就行,放心,我们以后真的还是朋友的。”

  在女孩子面前不能哭,李篆铭记这一男人的准则,忍住发酸的鼻子,骑上自行车,没等唐糖反应过来就离开了。

  唐糖一边叫喊一边追逐,她知道自己似乎把事情办砸了,自己嘴笨,说出来的两句话已经引起了误会,似乎还是无法补救的误会。

  人是群居动物,最怕的,是孤独,尤其是初入社会的男生,他们大多不在父母身边,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属于自己的未来,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艰辛,唯一能够作为支撑的就只有信念。

  W:更|新最快%I上;酷lG匠Q\网√

  信念,说来容易,想要真的找到又其实那么简单,就目前来看,最最容易让人们接受的就是一段恋情,在打拼的时候有个人站在自己身边,那种感觉,哪怕是天塌下来自己也能撑起。

  只要有对方在身边,哪怕是二十平米的小房子也能当做别墅来住,这种感觉想必只要是谈过恋爱的人都懂。

  不过与之相反,失去了对方,那就等于失去了全部,甚至连父母都会被暂时的遗忘,只有等这种痛苦见见平缓了才能把亲情拿出来抚慰伤口。

  连亲情都只能在这创伤自己平复了之后才能出来抚慰,这种伤有多痛,可想而知。

  骑在回家的路上,李篆的泪水流成两行,他感觉到无比的孤单,父母远在老家,诺大的H市,只剩下自己一人,就连唐糖都已经远去。

  明明是车水马龙,在李篆的眼中,这街道却如此寂寞,H市,宛若空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