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总之,他要给这两个人算一卦!

  好说歹说,甚至李篆还就自己所知道的骗局测试了几次,确认无误,反正不要钱,两人就答应了孙一卦,因为这老头说他们不算自己就一直跟着,跟上火车!

  “嘿嘿,你们两个娃娃,我孙一卦在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平常人在我这里一生只能看一卦,而且还要付出不少的报酬,你们……”

  孙一卦摆出了那张八卦图,还是那么奇怪。

  /n酷)A匠Cf网W首《发

  “我说你算不算,我们着急走呢,不算我们走了!”李篆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老头抱有偏见,谁让他吓到唐糖了!

  唐糖拽了拽李篆,示意他别对老人家这么凶,很不礼貌。

  李篆心里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没错,不过谁让他先入为主呢,心中总是看这个老头不顺眼!

  孙一卦没有计较那么多,拿出那张八卦图给唐糖看,结果唐糖说看得头晕,怎么也不愿意算。

  既然不算,那当然是要走了,李篆说着就要走,吓得孙一卦赶忙拽住:“哎哎哎,小伙子小伙子,你还没看呢,你看看我这八卦图有什么不一样?”

  李篆扔过去一个白眼,说自己连原版的都不清楚长什么样怎么会知道你这个盗版的八卦图有什么瑕疵,难道你是让我们给你查缺补漏?

  黑着脸听这个年轻人说自己这张八卦图是什么盗版,孙一卦感觉孙家的老脸都被自己丢尽了,不过为了抓住冥冥天意,他拼了,整张脸凑到了一起,强挤出菊花般的笑容。

  看得出这个老头挤出笑脸也不容易,其实主要还是觉得那朵菊花太难看,李篆伸手一指:“诺,每一个方位都多一个杠杠!”

  孙一卦闻言如遭雷击,整个人愣住了。

  李篆还以为这老头接受了看书不认真的教训,把八卦图都画错了,当即以劝导的口吻道:“老爷爷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出来干这行?还有,你是心多大能把吃饭的家伙看错?”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不过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二十块钱,连带着唐糖手里的十块钱,一起塞进了孙一卦的兜里。

  等他们离开了五分钟,孙一卦从震惊中醒过来,他刚才居然直接被惊到入定了!

  入定,对于他们这种修炼之人来说弥足珍贵,尤其是到了他这个难有寸进的年级,就仿佛干旱已久的土地上降下的甘霖。

  “呵呵,居然走了,老夫还想答谢……”

  孙一卦发现两人已经离开,摇头苦笑,不过当他看到身上多出来的三十块钱的时候,笑声戛然而止。

  只见他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嘴角抽搐:“这,这,造孽啊,老天,我孙家难道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家祖立下的规矩今天全应验了!”

  没错,他孙家的祖训是卦不成者分文不取,意思是卦象不明,一分钱都不要,因为总是有那么些身上承受过多天机而无法看破的人,这样的人,他们是不给看的。

  如果未曾看卦就收人钱财,那么如若这一支不能报答对方,那么所遭受的天谴将是恐怖的,要知道他孙家为自己卜算的能力就是用这条祖训与上天“借”来的。

  所谓报答,不仅仅是把钱还回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这里体现到了极致:人家只要给了你钱财,你要么当作聘礼,把女儿嫁出去,要么,当作佣金,给人家办事!

  从古到今,从来就没少过人想在这方面打他孙家的主意,不过每一次都能被天机提醒,只不过孙一卦入定了,期间被塞进钱都不知道……

  孙一卦掐指一算,脸上满是衰意:果然,卦象变了,多了一脉!

  这位在同行面前风光无限的孙家家主,就这么在苏杭的街道上留下了落寞的身影。

  苏杭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但是碍于时间有限,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都玩一遍,而且与其匆匆浏览,还不如把一个地方玩的通透。

  两人又来到了断桥,这个地方昨天来过,景色方面除了断桥也没比其他地方独特到哪里去。

  但他们还是来到了这里,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散步,个中韵味,心照不宣。

  恋爱是甜蜜的,无需一言,无需一语,哪怕就是简单的散步,只要在对方身边,知道身后有你,看到身前的背影,这样就够了,简简单单。

  很多人都说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其实,哪来的轰轰烈烈?简单,就是轰轰烈烈,在二人世界里,你们活的就是那样轰轰烈烈,不需要给别人展现,自己的内心情感,何需给别人演绎?

  真爱与自秀,区别就在这里。

  李篆之前谈过恋爱,都是不成功的结局:要么被人插足,要么被老师拆散。

  他最难忘的是高中时追求的一个女生,像唐糖一样的披肩短发,只不过身材瘦小,嗯,从各方面来说都是,瘦小。

  那时候他们总在课间出去散步,常常是全班同学只有他们两个出去,基本上所有人都清楚这里面的事情,偏偏李篆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而且当初正值高考复习,因为成绩和家境等各方面的原因,他也有些自卑,知道高考也没敢表白,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为此,他不止一次的懊悔,如果当初表白了,或许自己能少当四年的单身狗,少被虐四年,为了避免再一次的悲剧,李篆下定决心自己要抓住唐糖。

  并肩行走,指尖不经意就会发生触碰,受惊的小兔子总会第一时间抽回去,不过很快就又垂下,又相碰,如此往复。

  鼓足勇气,李篆在又一次触碰到唐糖指尖的时候抓住了那只小手,手掌间传来轻微的挣扎,随后便任由自己牵着。

  成了!

  李篆内心狂喜,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样,目光偷偷地瞄向唐糖,见她低着头,也抿嘴一乐,继续散步。

  西湖湖面上有成群结队的白天鹅,不少游人从商贩手里买过没人要的面包屑喂它们。

  “我,我想喂天鹅……”

  依旧是低着头,唐糖空闲出来的那只手指了指湖面上的天鹅,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辨别方位的。

  从一位游人手里买过他剩下的半袋面包屑,走到岸边,常年有人喂养的天鹅立刻认出他们手中的美味,赶忙游了过来。

  白色的天鹅,伸直了骄傲的脖颈,六只天鹅,还带着一只小天鹅,把这半袋面包屑吃了个精光,见到这里没有好吃的了就又游走,奔向别处。

  “哼,没良心的!”

  唐糖还想摸一摸天鹅洁白的羽毛呢,结果人家已经另谋高就了,气得她直跺脚。

  孙一卦回到住处又想了一下:祖训是若干时辰后完卦,这个若干时辰要根据受人钱财的情况另行占卜,所以补救还来得及。

  费了好大劲,总算找到了那两个年轻人的住处,算到他们还没回来,这老头直接再酒店门口等着,一直等到他们回来。

  “小娃娃,总算让我找到你们了,快快快,手伸出来,让爷爷我给你们看上一卦!”孙一卦疯了一样,上去就拉过李篆的手,没等他挣脱,这老头已经皱起了眉头。

  李篆挣扎了两下,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力气居然比不过一个老头,为了避免在唐糖面前丢脸,强装镇定地摆出了我给你看的神色。

  “这个,这个,我先看这个女娃的,先看女娃的……”

  孙一卦尴尬一笑,看起了唐糖的面相:这个小伙子明显对自己有敌意,自己要是还去人家姑娘手上摸来摸去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看到这老头半天也没说话,李篆对唐糖说道:“糖豆儿,你说这老爷子是不年岁太大,该从这行退休了?”

  天地良心,他说话真的没有故意想让孙一卦听到的想法,奈何修行之人五感灵敏,孙老爷子内心很是触动:“我孙一卦该从破天机这一行当退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