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并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任凭那个自称孙一卦的人怎么招呼,李篆两人也没回头,径直离去。

  孙一卦毕竟年老,而且他孙家也只是天机一脉,体力不行,眼看着这两名年轻人离开。

  “哎呀,我真是头犟牛,今早就算出天机不对,这才出来看一看因果,结果居然被自己搞砸了!”

  占卜之道,可观生死,可看仕途,但唯独不能看的就是自己,这孙家也算是厉害,老祖宗修得了为自身卜算的方法,可以蒙蔽天机,算个大概。

  虽然不能像给他人卜算那样算的明白,但是也比那种天机给的心悸来的实在,孙一卦今天一早起来就觉得不对,掐指一算,昨晚吉星过顶,今天或有幸事。

  这就是一种机会,抓住就是自己的,没抓住?那就没抓住喽!

  所以,他陷入了沉沉的悔恨之中。

  李篆和唐糖一路上声讨孙一卦,然后不知不觉跑到了西湖断桥,两人打开地图一看才知道原来沿着西湖走就能到曲院风荷,也就是说这简直能算作一个整体。

  看2正k}版¤章、节上●w酷(O匠网

  看了看盛夏季的断桥,这里的人不少,因为很多游客都是奔着断桥来的,至于曲院风荷什么的,因为没有什么神话故事,所以人数稍微少一些。

  “走吧走吧,这么挤,我都饿了!”

  唐糖晃着一对萌大奶走路不方便,还要时刻提防着人群总伸出来的咸猪手,烦不胜烦。

  离开了断桥,沿着西湖走到了苏堤,这是大诗人苏东坡建造的,不过提起苏东坡,李篆想起来的不是苏堤,而是东坡肉……

  东坡肉,相传为北宋诗人苏东坡所创制,东坡肉的最早发源地是湖北黄冈,1080年苏东坡谪居黄冈,因当地猪多肉贱,才想出这种吃肉的方法。

  这道菜的来历据说是百姓感谢苏东坡解决了水患,为民造福,纷纷杀猪宰羊,担酒携菜送至州府感谢苏公。苏公推辞不掉,将这些肉加工成熟后再回赠百姓,菜品薄皮嫩肉,色泽红亮,味醇汁浓,酥烂而形不碎,香糯而不腻口。

  “饿了,我们去吃东坡肉吧!”

  这种名菜,随便到一家小餐馆就有,只不过要想吃到最正宗的还是要到有些历史的饭店才行,否则准会坏了名菜在你心中的印象。

  的确,就拿北京烤鸭为例,我们知道你这烤鸭出名,但是一进京城,连路边的小摊上都有那种真空包装的北京烤鸭是几个意思?

  而且打开之后那个味道就别提了,都唱不出来肉的味道!

  很多名菜就这么败坏在小摊贩的手里。

  找了一家很正规的店面,看这种古色古香的装修就知道不会是骗人的那种,而且人家门口还专门立了老字号的招牌,大红戳在上面盖着呢!

  点了东坡肉,这是主要目的,然后又来了点小菜和饮料,就这么多,稍微计算了一下,大概五百块。

  “我回去还你钱!”

  唐糖赶忙提起还钱的事情,小脸紧张的不行,看来她还在坚持自己的那个理论。

  李篆笑了笑:“糖豆儿,你就当我在追你好不好?你那个理论我也听过,只不过那是反对女生主动索要的,男生自愿给你花,大不了等你最终决定不接纳这个男生的时候再还钱也无所谓吧?”

  这句话一语双关:如果你坚持还钱,那就是彻底拒绝我,否则就是暗示我已经进入了考察期。

  李篆说完话心里十分紧张,表情还偏偏要装的自然,唐糖歪着脑袋想了想,最终拿出了个小本子:“嗯,刚才卖小吃花了一百,哦不,二百多,现在是二百六,一共五百,嗯!”

  欧耶!

  心中狂喜:这丫头在记账,说明自己在考察期!

  仿佛是看出了李篆的想法,唐糖记完账目光飘忽不定:“那什么,你别误会,我就是想着把钱攒多了一起还你,没别的意思!”

  对方已经这么说了,当然要给个台阶下,李篆笑着说当然。

  等了没一会儿,菜品上来了,看到那个小坛子里散发着光泽的东坡肉,唐糖一脸为难,小嘴不断地吧唧:“这,这么肥,吃了会胖的……”

  “胖啊,没事,胖我也要你!”

  聪明人就要学会趁热打铁,李篆讨厌那些和刚认识不久的女生油嘴滑舌的人,那些人一般都不靠谱,但是对于已经很熟知并且确定要追求得女生,他也不迂腐:攻势展开!

  “呸呸,本姑娘再胖都有人要!”

  唐糖反驳了一句,人坐在椅子上,可是萌大奶却搭在了桌子上,随着身体的移动在桌面上不断颤抖,看的旁边几桌人直咧嘴。

  咽了一口口水,李篆承认,自己邪恶了。

  以前只是知道唐糖这个萌大奶,一直没机会仔细看看,今天有了桌子这个对比,李篆知道了这丫头到底是多有资本:资本雄厚!

  “嗯,不管多胖都有我呢!”

  顺着唐糖的话再接一句,不过这次唐糖没反驳,她已经在吃了,只是用大眼睛警告着李篆,但是无奈她两腮鼓鼓、眼睛大大的这幅样子实在太萌了,把邻桌的长板凳都萌翻了。

  上面坐着的是几个年轻哥们,估计都单身呢,一走神凳子就翻了。

  大家心知肚明,纷纷大笑,连李篆都投去了善意的目光:从他们的目光中没看出有什么邪恶的想法,美,人人都有欣赏的权利。

  李篆觉得这一顿饭吃的值得,不仅仅是味道好,更是因为唐糖这丫头给自己长脸了,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以前走在大街上,作为单身狗的他只有被虐的份,现在,他终于可以享受到别人羡慕的目光了,当然,他没有自秀的成分。

  吃过饭,回到公司指定的宾馆,两人回了各自的房间,男女分开住,每个房间四人。

  出来旅游的时间过得总是非常快的,不知不觉就到了最后一天,他们是当晚七点的火车,原定在这一天集体购物的,不过自由活动一经开始就不好停止,只能让他们自己结伴购物,或者干点别的。

  唐糖和李篆没什么买的,唐糖不化妆,李篆又没什么亲人朋友在身边,白畜生他们不需要这个,所以两人就又在街头逛了起来。

  说来也巧,孙一卦自从那天错失良机以后自责了好久,没想到居然在自我反省中祛除了焦躁的习惯,这对于他们修行之人可是一大幸事。

  不过去掉了焦躁,反倒是让他更后悔:这说明那两个年轻人还真是贵人,只是错过了就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礼,那么没错过,自己把握住呢?

  所以他这两天就在街上转悠,算他运气好,今天还真就碰到了唐糖两人:无他,那对萌大奶太好找了。

  叫住两人,他跑上前去,没等说话李篆就要走:他认出孙一卦了。

  如此良机,孙一卦怎么可能放弃,连忙拽住看起来比较好糊弄的唐糖,事实上他选对了,这丫头的确迷糊:“孩子,那天的确是爷爷不对,爷爷免费给你卜算可好?”

  “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给我们设局呢,糖豆儿,咱们不算,走!”

  出门在外,凡事要长个心眼,对于这种算卦的更要小心,这种不平常的事情说不准就是谁给你下的局,一进去,出来就难了。

  孙一卦忙递出了自己的名片,甚至身份证都拿出来了,让他唐唐孙家掌门人拿出身份证,求着给别人算卦,这要是传出去可足够让他在圈子里被人笑掉大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