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在东北,钱的起步是一百,低于一百,在真朋友间不用谈还的问题,当然,你如果总是故意占这种便宜就另当别论了。

  在诗情画意的苏杭,李篆觉得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开始。

  从曲院风荷出来开始,唐糖的小嘴就没停过,什么炸豆腐、水晶饺,总之吃了不少,李篆在前面走她就跟着在后面吃。

  天地良心,李篆真的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这么能吃,看她娇小的体型应该不至于啊,而且平时在食堂她吃的也真的不算多。

  有美景的地方就有美食,这句话说的真没错,一路走来,两人吃了好几百块的东西,这些小吃分量都不是很足,但是架不住种类多,吃撑了还有没吃到的东西。

  国菜或许不是世界上最高端的,或许也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但却绝对是世界上最丰富、最让人开心的菜:种类繁多,搭配有方。

  “哎呀,小巷,我们进去走走!”

  上过学的人都读过那首“撑着油纸伞,独自走在……”的小巷,这首现代诗把雨中撑伞的场景描画的如此传神,让人如痴如醉。

  李篆来到南方上学就是抱着体验一把在雨中小巷行走的感觉,但是苦于H市没有这种小巷,所以这个愿望一直没能达成,这次公司集体旅游倒是促成了。

  虽然没有下雨,不过天气也不是很晴朗,再加上巷子里常年不见光,有些许潮湿,长满了青苔,也能凑活着体会一把。

  两人兴致勃勃的进了小巷,窄窄的巷子,地面用青石板铺成,从石板上面的痕迹来看,它们的年级绝对要比在世的老人要大。

  堪堪容下两人并肩行走,这巷子的设计者莫不是特意为情侣考虑了这一点?

  心中恶趣味的想着,李篆领着唐糖在这里面曲曲折折的走,两面是石板墙,偶尔会看到一户人家的两扇木门,上面同样有着历史的痕迹。

  也多亏了是临近著名景点,这些传统民居风格才得以幸存,不然恐怕早就同不远处的高楼大厦融为一体了。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这条小巷和另几条小巷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路口,从一处墙缝看去,外面是一条小河。

  这下子李篆有些尴尬了:他不知道怎么走。

  如果是一条巷子,那没什么犹豫,走到底就是了,要么通,要么不通。

  问题是现在有好几条巷子,天知道会不会有哪一条是死路,到时候走到头发现没路,那多丢脸。

  “嗯……”

  一声微弱的鼻音传来,唐糖兴奋地要跑去问路,这丫头看出来李篆不知道怎么走,只是没点破。

  对于这种声音,李篆再熟悉不过:大学期间白畜生的电脑里没少发出这销魂的动静,但是这时候也不好解释:“你慢点,万一人家不方便呢,我们先看看再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嘛!”

  唐糖不以为意,也没有贸然的跳出去,而是悄悄地把脑袋探出去,等她看清楚了之后就急忙推着李篆走:“快走快走,人家不方便,嗯,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看看!”

  有现场直播看,李篆哪能放弃这个机会,不给唐糖阻拦自己的机会,脑袋探了出去:果然,那是个死胡同,一对情侣正在尽头热吻。

  或许说热吻已经有些轻了,因为看两人在墙角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半躺的感觉。

  现在国人开放了,而且已经开放到不得了的地步,那些骇然听闻的当街造宝宝和床照自晒有已经数不胜数。

  在一个社会发展的同时,人们的道德素养一定会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冲击,这时候如果没有做好相关工作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纵观国内,这些问题已经在爆发。

  什么贵圈真乱,什么二代、三代,还有什么花钱买、开价卖,就连某些重点高校的才子、才女们都会做一些业务来为自己埋单,却不知道现在的放纵,仍旧需要日后的自己埋单。

  但是,这个单,谁都买不起。

  两人沉默着远离那个胡同,似乎是刚才胡乱选的一个胡同选对了,一路上碰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情侣,不少人就这么当众热吻。

  搂搂腰、牵牵手什么的李篆还能忍,这个他就有点hold不住了,脑中总在回想在曲院风荷里面照相时尝到的滋味。

  心里这么想,人就不自觉的开始行动,脖子居然自己行动,目光飘到了唐糖那两片薄唇上面:晶莹粉嫩,浑然天成。

  有人曾经把女人形容为艺术品,是神赐予人类的艺术品,这一说法没错,只不过艺术本应该是无价的,很多人却给自己明码标价。

  两人花费近一个小时才从巷子里面出来,也算是逛够了小巷,索性沿着那条河散步,不时会有河中的观光船只经过,上面一些胆大的小伙子居然对唐糖唱起了情歌。

  “哈哈……”

  看到唐糖害羞的躲到李篆身后的样子,那些人爆笑,不过唱歌的人笑容中不免带着一丝苦涩:老子一首歌白唱了。

  看到女生旁边有男生陪着,这哥们居然还敢唱情歌挑逗,不知道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嫌自己命长。

  现在存在这么一类人,看到漂亮女生就上去勾搭,也不管人家男朋友在不在,或者身边的男生是不是男朋友,因为这种事情引发的暴力冲突,新闻上报道过很多次。

  当然,那些大新闻是不会有的,多是一些小报道,偶尔没有题材了才会拿出来充数。

  你一个平头百姓,发生的又不是很严重的事情,谁没事去报道这个?

  走上拱桥,看了看这条河,下来的时候发现路边摆着一个算卦的摊子,这种路边算卦的十有八九都是骗子:你这么能算,那么怎么不算算谁能发大财,然后自己去投资那也行啊!

  有点良心的骗子还会装模作样的给你弄点铜钱、龟甲之类的,再不济也会弄一个竹筒抽签,像那种摆一张纸就说算卦的人,你理都不要理:就算你是骗子,你也尊重一下我这个顾客好吧?

  这个摊子明显是第三者,除了一张摆着奇怪八卦阵的纸以外,什么都没有。

  之所以说那个八卦真奇怪,是因为上面的画法和李篆所见的其他八卦阵有些不一样,这是他自己的感觉,要让他说哪里不一样他还真的说不准。

  “李篆,你看你看,长胡子唉,比那个山羊爷爷的胡子还要长!”

  唐糖一脸兴奋的指着坐在那张纸后面的老人,嘴里念念不忘的还有公输天机那个山羊胡。

  “呃……”李篆服了唐糖,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胡子控?

  “嗯,长胡子,怎么了,我没胡子也挺帅的!”

  不理会李篆的自恋,唐糖走过去看那张纸,出乎李篆的意料,那个老头根本没有想要搭理唐糖的意思,难道是欲擒故纵?

  不过这都是什时候了,你玩欲擒故纵的下场基本就是对手把生意抢光,所以这老头还挺怪的。

  …《酷e匠6网首i…发

  “爷爷,你算卦啊?”

  老人没动静。

  “爷爷,你会说话吗?”

  老人眉头一跳。

  “李篆,这个爷爷好可怜,坐在这里也没人理,你兜里有零钱嘛,给我点!”

  这回那个老头忍不住了,抬起头:“我不是要饭的,还有,我只给有缘人算卦!”

  他语气有些重,把唐糖吓到了,连忙道歉,反倒是给李篆看的气不打一处来:我家唐糖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别狼心狗肺行么!

  “走,我们不理这个神经病,连八卦都能画错,还敢出来算卦?当个神棍都业余!”

  李篆当即拉着唐糖要走,嘴上还就那个八卦图好好地讽刺了一下,谁知道那个老头听见李篆这么说居然“腾”的站了起来:“老夫孙一卦,小友留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