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种状况,明眼人都知道八成是公司找来了什么牛鼻子老道做法,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到老办公楼里贴的黄符。

  很多人对这种黄符都有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尤其是上面画的那些图案,鬼画符一样,看似毫无章法,但是仔细一看却总觉得有那么点韵味。

  围观了一阵,大家纷纷散去,回到各自的岗位开始一天的工作,不少人还在抱怨说自己为什么没有在老办公楼工作,那样的话就能跟着放假了。

  不过也有人打趣说如果在老办公楼工作的话那么出事的就有可能是他们,这种事情没谁说的准,许多人都是只看到了好的一方面,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说不准就会是那部分运气不好的人。

  唐糖这丫头今天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说是邻居装修,吵得她昨晚都没睡好觉。

  这种事情想必住过公寓,或者说只要是不住别墅的人基本都有体会,说不准哪个邻居就给你来个装修或者通下水道,这要是白天还好,一旦摊到了晚上那就有得受了。

  而且通下水道还更难弄,往往都要跑到你家来通,遇到知书达理的邻居还好,人家还能跟你客气点,说不准还会成为朋友,但你如果真的碰到那种蛮横的,人家才不管你休不休息,直接砸门,然后也不管占不占用你的时间,我弄好你才能关门!

  在国外有这方面明确的法律法规,国内似乎也有,但并不是很重视,你即便是报警,人家一听说是噪音也不会特地来,无非是通知相关物业什么的,最后等他们物业处理完也基本是人家装修完的时间。

  “算了,你睡一会儿吧,据说张老虎下午回来,上午的报表我帮你做了。”

  “真的,啊,你真好!”唐糖突然来了精神,居然挪动转椅跑过来给了李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从他这里拿走相中很久的小枕头回去睡觉了。

  看着唐糖甜甜的睡姿,小脸正朝着他的方向,李篆微微一笑,觉得自己今天的工作量加倍也没什么。

  就在员工们忙碌的时候,新办公楼顶层的会议室里,领导们正开着紧急会议:公司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一个身穿道袍的的老人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了进来,留着山羊胡,干瘦干瘦的,但是一双小眼睛却不时地放出光芒。

  “这就是我请来解决这次事件的道长,想必大家对这次的事情有一定的了解,个中原因你们也清楚,但是,怎么对外界说,你们应该清楚吧。”

  董事长目光扫过,众人纷纷点头,平时在员工面前耀武扬威的各部门领导此时在董事长的面前就像无比谦卑的孩子: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这种事情很难解决,难就难在明明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却偏偏不能往那方面说,弄不好就会给上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给你扣一顶封建迷信的帽子。

  在这个现代化的年月,一个封建迷信的公司能有什么前途?

  而且关于灵异风水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好有没有,如今社会上盛行的是无神论,也就是反封建,但是纵观全局,貌似鬼神从来就没离开过人们的生活。

  也有人说所谓鬼神和冲邪不过是人的一种信念,而做法不过是掌握了某种心理暗示,帮助人解决在这种信念上的问题。

  总之,这种事情不好说,不好办。

  所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