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办公楼的人蜂拥而出,都跑到了新办公楼的大厅,再加上不少新办公楼员工下来看热闹,本来宽敞的大厅一时变得很拥挤。

  “发生了什么,怎么不回去办公?”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会惊动领导,新办公楼这边的一个部门领导皱着眉头训斥,从老办公楼员工中走出了一人,应该也是个领导,两人跑到一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没人听清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原本一脸怒意的那个领导表情变化的十分精彩,最后甚至急匆匆的带着另一个领导离开了,估计是去汇报。

  关于老办公楼的传闻,老员工们心知肚明,也跟新员工们讲过,但是除了李篆这种亲自去见识过的,其他人也都当做笑话听。

  这次整个老办公楼的人居然都被吓出来了,不少把老办公楼的事情当做笑话听的新员工心里打鼓,有几个胆子大的甚至还结伴去了老办公楼。

  这几个人都是不信邪的,而且一想到身后那些女员工的目光,身体里仿佛有无限的勇气,男人嘛,总是有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想法。

  进了老办公楼,一切正常,只不过这里被刚才从老办公楼逃窜儿出的员工弄得有些狼藉,地面上什么都有,什么文档,钢笔,甚至还看到了大号创可贴。

  “也没什么啊,会不会是他们看错了,疑神疑鬼的?”

  五人探头探脑的把每个办公区都走遍了也没发现什么,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员工有些怀疑。

  另一个人摇摇头,他觉得还是把事情弄清楚好,这样回去也有的吹嘘,说不准还会因此得到上司的赏识和提拔,而且刚进来就草草的出去也会被人以为没胆量。

  一行五人,在一楼来回查探个遍,没发现异常后又上了二楼,然后是三楼,正当他们要从楼梯口上四楼的时候,老办公楼里面的气温降了。

  “叮……”

  老办公楼配有一部电梯,以前是专供五楼的领导用的,不过自从领导们搬去了新办公楼以后已经废弃多年,此时居然在运作,而且刚好停在了三楼。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办公楼的电梯不是说早就停运了么?”

  “不……不清楚,或许是配电室误操作?”

  碰到这种事情,他们哪里还能像刚才一样淡定,慢慢的挪动脚步上前,没等靠近,电梯门打开,五人大惊,转身就跑:里面,鲜红一片。

  跑到二楼,刚才还敞开的楼梯间此时居然怎么拽也拽不开,而且那电梯又好死不死的“叮”了一声。

  楼梯间不通,电梯门马上就要打开,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什么,看到窗户,五人赶忙爬了上去,站在阳台上,惊恐的看着里面。

  “我……我不管了,我跳了……”

  这里是二楼,老办公楼建得不高,三个人当即跳了出去,下面是草坪,倒是摔不死,剩下两个人心中犹豫,虽然也站在窗边,但是还没胆量跳。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电梯门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了一只手,其中一人见状立马跳了下去,另一个人下意识回头,不过他回头的时候,已经看见了那只红色高跟鞋。

  在新办公楼大厅聚集的人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五人刚进去不到半小时就纷纷从二楼的窗子跳下来,估计是摔得有些痛,都在地上打滚。

  有人跑过去把他们抬了过来,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H市医院,一连三次接到求助电话,还是从同一家公司,他们真的怀疑是不是这家公司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索性报了警。

  医院和警察系统都是关联的,一旦收治了非同寻常的伤势或者接到大批量的求助电话,他们是有权利和义务通知警察的。

  五个人需要救治,医院派出了五辆急救车,一辆车一个病人,这是硬性规定,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能一车多人。

  五辆急救车,一辆警车,就这么鸣着警笛开进了公司,弄得原本接到通知打算开个紧急会议的领导们也不得不下楼迎接。

  这家公司只是一家分公司,对于警察当然要好好伺候。

  不过老办公楼里面发生的事情还真的没办法解释,显然是之前也报过警,领导们都很明智的没有提起闹鬼的事情,只是说员工互相打闹,不小心摔了下来。

  至于那五个人对自己在老办公楼里所见的陈述,警察和医生都只是认为他们受到了惊吓在说胡话。

  出了这种事情,公司负责人和相关领导当然要跟着去医院和警局意思一下,剩下的人在各自部门领导的组织下继续工作。

  不过原本在老办公楼里面工作的人可就难办了,他们的领导也知道难办,毕竟具体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再回去非得出更大的事情,无奈,老办公楼的员工被破例放假。

  蜜雪儿一直在玩电脑,李篆和唐糖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玩,斗志昂扬在自己额头上系了一条毛巾。

  “小雪,你说世界上真的有鬼怪嘛?”

  唐糖一回来,蜜雪儿立刻站起来,等她做到了李篆的椅子上之后再坐在她的大腿上。

  听到这个自己喜欢的可爱大姐姐这么问,蜜雪儿抬起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这个,我认为有,因为我看过很多机密视频,里面……”

  “停停停,你再说下去这丫头今晚是别打算睡着了。”

  李篆知道唐糖的胆子有多大,所以没让蜜雪儿说下去,回到了之前要她父母联系方式的话题上。

  出乎他们的意料,蜜雪儿居然主动打通了自己母亲的电话,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把手机交到了李篆手上,示意他说话。

  “喂,你好,是蜜雪儿的母亲吗?”

  “废话,我都叫妈妈了你还问,这不是笨吗?”蜜雪儿翻了个白眼,继续玩游戏。

  本以为打通了电话就没问题了,谁知道问题更大,蜜雪儿的妈妈说她和丈夫都在外地,要一个月才能回来,想麻烦李篆把蜜雪儿送回去。

  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父母能够放心的把这么大的萝莉一个人扔在家,而且一扔就是一个月。

  “哦对了,蜜雪儿说她要参加N市的一个什么大赛,你知道吧?”

  不说还好,这一说居然还摊事了,蜜雪儿的母亲居然改口说让他把蜜雪儿送到N市,弄得李篆哭笑不得:我跟你们又不熟悉,再说我还有工作,怎么送?

  没等他反驳,电话那边传来了忙音,刚要打过去,蜜雪儿发话了,说是打也白打,她的父母都是科研人员,刚才还是通过M国的监听卫星才能打通,这会儿只怕再打人家就要追踪了。

  ●u酷匠}…网I首x*发

  “我……我屮艸芔茻”

  李篆一脸大写的懵逼:现在的萝莉都这么NB了吗,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动用M国的监听卫星?

  没办法,下班的时候李篆选择了打车,先送蜜雪儿,然后送唐糖,最后是自己,当然,作为唯一一个男性,近百元的车费他含着泪也要付了。

  老办公楼那里因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好几天都没人上班,原本在那里上班的人也额外获得了更多的假期。

  不过公司是不可能放任这种事情不管的,果然,李篆这天上班的时候发现老办公楼那里又聚集了一大群人,心说里面已经没人了难道还会出事吗,所以过去看了看。

  挤进人群,发现他们都站在门外向里面看,没人敢进去,门内,楼梯口、电梯口,只要是出入的地方,贴满了黄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