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电脑屏幕上多出来的一个窗口,那分明是另一台计算机,而且看那全果的壁纸,李篆知道这是白畜生的电脑。

  白畜生,本命白翀,是李篆大学期间的两名死党舍友之一。

  既然人家做到了那就要愿赌服输,不过貌似之前也没下什么赌注,李篆这时突然玩心大起,以前在宿舍的时候这个畜生就不允许别人动他的电脑,据说里面有他的后宫,那现在这大门岂不是已然敞开?

  当下把还在炫耀技术的蜜雪儿丢到了唐糖那边,李篆翻起了某些神秘的文件夹,结果半天也找不到,看的蜜雪儿直笑。

  “哎呀,你找东西不能这么找,看我的,你找视频还是图片,或者音频?”

  李篆想了想,选择了信息量最大的视频,然后蜜雪儿又开始了点击,不一会儿,电脑上出现了进程条,十分钟后,一个文件列表出现在眼前。

  “鬼父?鬼父是什么,讲述父亲死后鬼魂保护孩子的故事?”蜜雪儿看到文件列表最上层的一系列文件名,感到好奇,没等李篆喊停,直接点了进去。

  酷r@匠◎I网首|发6

  后果嘛,大家懂得,谁让白畜生好死不死的把开头就是正戏的放到了最顶层呢,害的李篆无地自容。

  “啊,怪蜀黍,果然是怪蜀黍!”

  蜜雪儿吓得丢掉了鼠标,一下跳到了唐糖那边,唐糖也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面色不善的打量着李篆:“真没发现,你挺跟得上时代潮流的啊,老实交代,看上哪个萝莉了,是不是我家蜜雪儿?”

  李篆心说我看上你了,但是嘴上打死不认:“哪跟哪啊,这又不是我电脑里的东西,这是对方的东西好不好,我又不知道他会有这种东西。”

  唐糖坐到了李篆电脑前,面红耳赤的关掉了播放器,然后叫蜜雪儿帮忙在这台电脑上搜索,强词夺理道:“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得好好检查一下你这里有什么东西!”

  李篆想起之前偷偷下载的一部爱情动作片,还好直接下载到U盘里面了,不然这次在劫难逃。

  男人嘛,特别是大小伙子,火气旺盛,对于这种事情充满了好奇心,不出去花钱解闷就不错了,你还不让人偶尔看看,观摩学习一下?

  “呀,植物大战僵尸,快打开,我要玩!”

  没等进度条读完,唐糖翻找到了一个游戏文件夹,蜜雪儿眼前一亮,嚷嚷着要玩,两人一拍即合,也不管什么违规视频了,直接开始游戏。

  至于李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了,他打算脚底抹油,开溜,宁可冒着被那个女孩抓到的风险也不在这里收怪蜀黍的标签。

  现在是夏天,李篆这个北方土生土长的乡下小子真的十分不习惯室内开空调的感觉,就算外面酷暑难耐他也愿意到外面待一会儿。

  空调虽然能把温度降低,但是那种凉爽和自然的凉爽总是有些区别,况且据说吹多了会得空调病,李篆认为这些奇葩的病都是人类自找的。

  走出办公楼,耳边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循声望去,发现居然是从大门方向开来了一辆救护车,直奔老办公楼那里。

  本来以为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情,谁知道事发地点居然就在老办公楼那里。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李篆索性跟过去看看,国人在国际上都出名的就是爱看热闹的习惯,两个人打架,两百人围观,这可不是说笑。

  救护车停下,从上面下来了一群抬着担架的医生护士,急匆匆的往里面跑,没等李篆跟进去就又从里面出来,只不过上面多了个人,是一个男员工,年纪不大。

  看担架上的人脸色苍白的样子,李篆下意识觉得凶多吉少,这时候身边已经聚集了不少同事,尽管救护车已经开走,但是他们还是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这件事情。

  有和被抬走的人在一个办公区的,知道不少内情,所以就成为了传播小道消息的实力担当。

  听完他们的描述,李篆觉得很不可思议,或者说不靠谱。

  据说那个男同事是自己喝水呛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喝水呛到很难受,这谁都知道,但是也没难受到需要救护车的地步吧?况且公司之前刚刚按照总部要求给所有员工做过体检,那个员工也没有什么疾病,更没有疲劳过度一说。

  对于这种事情,千万不能先入为主的相信了,不能亲眼见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不同的目击人那里打听事情经过,然后对比一下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篆心里不信,又去其他几个讲述者那里听,本以为会听到不同的说法,那样男员工喝水呛到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谁知道他们的口径出奇的统一:喝水呛到了。

  这个男员工当时正坐在椅子上喝水,期间喝完一口还停下来说了句话,然后转过头看向窗户的方向,仿佛那边有人在叫他,结果刚回头,只听一声脆响,水杯掉到了地上,人也随之躺下。

  事情发生的十分突然,前一刻还好好说话的人,下一刻就躺在了地上,这让所有人想不通,尤其是亲眼见证的几个同事。

  几个讲述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男员工有没有咳嗽,其他的地方无懈可击。

  “喝水还能呛到送医院的地步?”

  众人纷纷提出自己的怀疑,然后渐渐散去,李篆还考虑了一会而,不过也想不通,转身刚想走,只听身后一阵尖叫,混杂着什么东西在楼梯上滚落的声音,回头一看,他愣住了。

  通往二楼的楼梯口那里躺着三个人,两男一女,昏迷不醒,地面上甚至已经流出了一滩血迹。

  就这样,刚刚驶离的救护车又回来了,把伤势最重的抬上车,同时呼叫医院再派一辆,弄得医院还以为是不是发生什么重大事故了。

  短短十分钟,发生了两件离奇的事情,还是在老办公楼这么个敏感的地方,李篆察觉到在老办公楼办公的同事们脸色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

  带着一肚子疑问,李篆回到了办公区,唐糖两人还在艰难的打游戏,手法那叫一个神奇,神奇到把向日葵种到了最前面。

  “哼,要不是考虑到游戏乐趣,本萝莉非要做一个破解外挂不可!”

  蜜雪儿一边叫嚣一边给唐糖出主意,不过都是馊主意,什么土豆难吃不要种,什么豌豆随地吐口水不文明也不要种之类的。

  唐糖已经玩得有些累了,随便打了两局就扔给了兴趣大增的蜜雪儿,也亏得张老虎两人还没回来,同事们今天都很轻松,不少人都敢一觉睡到两点半了,平时就是再困也得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嘛?”

  见到李篆沉思,唐糖问了一句,听到他的讲述,也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一句话解释:运气不好。

  这丫头还举出了自己的例子,什么别人趴着睡觉都好好的,自己趴着就会胸闷,结论是大学的床铺分配的不好。

  李篆刚要反驳说那是你自身问题,只听窗外一阵嘈杂,跑过去一看,老办公楼里面的人正蜂拥而出,仿佛后面有野兽一样。

  “跑,快跑,她回来了,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他们的办公区不在高楼层,通过窗户能够听到外面人说的话,看到他们惊恐的表情,再加上两人不久前刚刚见证过老办公楼的诡异,稍加推理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办公楼,真的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