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来到公司已经有了半个月,期间张老虎也曾多次想让唐糖陪他出去,不过每次都被李篆帮忙找借口婉拒。

  “喂,唐糖,你还欠我两盒糖呢,什么时候给我!”

  自从那件事过去后两人再也没去过老办公楼,不过听说那边最近又出了不少更加诡异的事情,但这都不关他们的事,至少两人是这么认为的。

  李篆这几天就总用那两个赌注来打趣唐糖,这丫头每次只要稍微有点反抗李篆就说赌注,马上就从小老虎变乖宝宝,甚至还乖乖的把脸凑过来让李篆捏。

  可以说那两盒糖简直成为了号令唐糖的神兵利器,简直是御赐金牌的存在。

  “我说这糖真的那么有吸引力吗?你给我几块,我出去试试别人。”

  一直都对唐糖关于这个品牌的糖有那么大反应好奇的李篆实在理解不了一个糖果能多好吃,好吃到把节操都送出去地步。

  “那,那你以后不许和我提赌注的事情!”

  “好吧,你欠我两盒糖呢,快拿来!”

  “别别别,给你给你!”唐糖赶忙从兜里拿出两块糖,拍拍手表示没有了,然后用大眼睛拼命的眨。

  有些人说谎或者故意隐藏什么的时候表情总会不自然的发生变化,但是他们自己还偏偏不会注意到,就比如说唐糖,她要掩藏什么的时候就总会像这样卖萌。

  李篆不理会她这幅卖萌的样子,指了指她另一个口袋:“我知道你还有第三个口袋,别让我自己去翻,那样我一块也不给你留。”

  最终,在唐糖“糖果强盗,天理不容”的大呼声中,李篆拿走了十块糖果,不过为了弥补唐糖的损失,他答应去外面的汉堡店给唐糖带炸鸡汉堡。

  走出公司的大门,李篆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四下望去,发现公交车站牌那里站着一个老爷子,就是他在看自己。

  难道我真的帅到连老爷爷都要侧目的地步?

  按捺下心中的自恋,李篆善意的一笑,点点头,继续穿马路。

  黛老爷子也呵呵一笑,上了公交车:“小伙子,原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段路可不好走,希望你能走的比老朽远。”

  这个老爷子正是刚刚辞职的那个门卫,在公司工作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也没人注意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进的公司,只知道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当保卫办主管接到黛老爷子辞职的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怎么有一种我被一个糟老头炒鱿鱼的感觉。

  汉堡店里,李篆闻到这股味道就已经饱了,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很喜欢吃这类东西,仿佛怎么吃都吃不够,但是现在却觉得这东西还没有普通的馒头夹辣椒酱好吃。

  他来的很不巧,炸鸡居然卖没了,不过已经答应唐糖的事情当然要办到,就算是对陌生人的承诺都要尽全力达成,更别说唐糖还是他追求的目标了。

  “那我等一会儿吧,这些先放在这里,我半小时以后来拿好吧?”

  得知炸鸡做好要二十多分钟,这东西是成批的来,不能只做一只,所以时间长了一点,李篆没办法,只能等。

  在这里面干坐着也不是办法,没一会儿他就出去溜达了,这边不算是繁华街道,商店很少,基本都是公司,所以也没多少行人。

  空旷的街道,偶尔一辆车匆匆驶过,远远见到人行道上的行人都要狠按喇叭,仿佛急着拯救世界,却不知在忙碌的生活中用慢节奏来这拯救自己是多么重要。

  李篆就这样慢慢地散步,自从腿断以来,他已经把这项必修功课落下很久了,在大学的时候他每天都要漫无目的的闲逛一会儿,脑袋空空,在一天忙碌中偷闲。

  I¤酷*匠N网:永!g久免费C看|?小说'、

  很多人问过他有这时间干嘛不去复习一下,或者学一点其他的东西,哪怕熟悉一下代码也可以啊,至少编程能力会提升一大截吧?

  李篆给出的答复是一句反问:人生到底该怎么过?

  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好忙,幼儿班就开始补课,小学、中学,一直在朝五晚九得过,甚至可以用不见天日来形容,因为他们上下学的时间完全不在太阳上班的时间内。

  到了大学,又本着自己的专业学,忙着各种竞赛,但是李篆很想问一句十分“老土”的话: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学的时候还有梦想,到了大学却只是为了成绩更好的目标,到了工作,就只剩下赚钱,难道人是越活越回去了?

  李篆一边走一边再度思考这个问题。

  “哎呦……”

  人行道转弯,从一个公路桥下穿过,李篆没注意,只觉得被一个娇小的身躯撞到,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儿,呃,准确说是一个小萝莉。

  猫儿发卡,卡通单肩包,蓝白条纹,还有那副气呼呼的样子,像极了动漫里面的二次元萝莉,而且是恶魔萝莉。

  “没事吧,快起来。”

  李篆把小女孩儿扶了起来,嘴里含着一块糖,这糖不愧号称世界第一,吃的时间久不说,整个人呼气都带着一股十分好闻的香甜味。

  小女孩耸动鼻翼,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李篆身上:“你在吃糖果对不对!”

  没等李篆回答,这女孩儿突然整个人后跳,小手放在了单肩包的背带上,李篆看去,那上面别着一个四方形的小盒子,上面有一个按钮。

  “呃,那个,你别告诉我那是报警器……”

  小女孩儿在李篆一脸黑线中满意的点点头:“没错,这个就是防狼报警器,专门用来对付你们这些怪蜀黍的!”

  “呃,我是哥哥……”

  自从大学毕业,或者说上了大学,李篆发现突然中不知从哪里蹦出来这么多叫自己叔叔的小孩子,这让他不知所措:时间真的好可怕。

  没有理会李篆的尴尬,小女孩歪着脑袋,四处张望,最终尴尬的问道:“那个,你告诉我这是哪里呗?”

  哈?这么个小萝莉居然迷路了?而且是在这种快要称得上市郊的地方?

  李篆把当前的位置告诉了女孩儿,女孩煞有其事的点头,最终问了一句“那你告诉我从这里去火车站要怎么走?”

  “噗……”李篆笑了:“拜托,火车站在城市的最南端,这里是靠近北端的,还怎么走,你直接打车吧还是。”

  看来这丫头刚才那副我很懂附近地形的样子完全是装出来的。

  小女孩儿脸憋得通红,紧紧地盯着李篆的口袋:“不许笑不许笑,先不管什么火车站了,你先把口袋里的糖叫出来,叔叔,你不给我糖我就报警哦!”

  李篆开始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不着痕迹的后退,然后转身就走,气的小女孩儿在后面跳着叫喊。

  没有理会那个小女孩,李篆拿了汉堡炸鸡,穿过马路,回了公司,却没有注意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已经尾随着他进了公司。

  这家公司,门卫基本不管事的,只要你别拿车撞岗亭,基本不会有人出来。

  “诺,东西买回来了。”

  把汉堡炸鸡递给唐糖,李篆还准备接受她的道谢,结果却看见她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身后,转念一想:不对啊,貌似进了公司就发现所有人都看自己身后,仿佛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回头,立刻转回来,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还真是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叔叔,你不给糖我就报警哦!”

  明明是稚嫩的幼女音,在李篆听来却仿佛催命符一样,他很好奇这个丫头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居然跟着自己来了公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