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这鬼故事把唐糖讲的小心脏差点承受不了,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受惊的她紧紧地抱住李篆的胳膊,那若有若无的柔软感倒是让这只畜生爽翻了天。

  顺利的找到了那间办公室,找到负责报表的人,正好还没有进行汇总,李篆也免了被张老虎骂:报表送不上去可是关乎领导奖金的。

  送完报表,两人出来,唐糖这会儿已经不那么害怕了,左右偷瞄着老办公楼的布局:“你净吓唬我,哪里有什么灵异事件,要真的有的话怎么会有人在这里面办公,要是我,我宁可辞职也不干!”

  李篆知道这丫头是自己给自己打气,微微一笑:“好啊,现在正好快下班了,那我们索性晚点走,你看看这栋楼有没有敢加班的人。”

  其实他也想看看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老办公楼应该是没有人敢加夜班的。

  “好,好啊,看就看,我们打赌!”

  “赌什么?”

  “呃,赌一盒糖,就那袋子里面最大的那盒,你输了你给我买一盒!”

  看到唐糖仿佛下了很大的赌注一样,李篆点点头:“那一盒糖不就几百块钱嘛,再贵也就一千多,大不了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不要了!”

  就这样,他们在老办公楼的主厅坐下,等着看到底有没有加班的人。

  这边的下班时间是下午五点,也亏得他们有耐心,为了一个传言居然能等这么久。

  “来了来了,他们开始下班了,我们快去顶楼,看看到底有没有办公室还有人!”李篆拍了拍快要睡着的唐糖,拉着她往顶楼跑。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两人只要从顶楼的办公区一一走过,看看办公区有没有没锁门的就知道有没有加班的人了。

  到了五楼,也就是老办公楼的顶楼,这里的办公区已经紧锁,空无一人,四楼,仍然没人,下楼梯的时候,寂静的可怕。

  “李篆……我……我有点怕……”唐糖拽住了李篆的衣袖,李篆大呼好机会,尽管自己也有点怕,但眼下更重要的有便宜可占,忙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

  三楼也没有人,到了二楼,终于碰见一个从办公区出来的人,看他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办。

  “你看你看,我说有人加班吧,快给我买糖!”

  终于见到了人,唐糖兴奋地跳了起来,一边叫嚷一边冲着那人跑去,她要让这个证人亲口证明自己赢了赌注。

  “或许世上真的没有鬼怪?”李篆心里也有些纳闷,似乎打赌自己输了,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只看见唐糖和那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小脸满是惊恐,慌忙跑回来,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外面。

  “糖豆儿,你打鸡血啦,平时让你快点跑都没这么快!”

  李篆好奇的看着正弯腰喘气的唐糖,这丫头刚才不知道怎回事,跑得那么快。

  “别……别提了,那……那个……那个同事说……说……”

  唐糖半天也说不出来,李篆给她拍了拍后背顺气,这才把后半句说出来:“他说你们怎么还不走,老办公楼有脏东西的事情你们领导没告诉你们吗?”

  kp看正A版d。章A"节9e上酷匠网Y

  听她这么说,李篆明白了什么意思,两人纷纷回头看向这座五层的办公楼,整栋楼没什么奇特之处,但是和四周其他的办公楼一比就显得格外突兀:才下午五点,这栋楼居然没有一盏灯是亮的,而且大门也已经紧锁,负责锁门的门卫也正急匆匆的远离它。

  “我们还是走吧,走……”

  对于未知的事情,人类总是抱有充足的好奇心,但是李篆觉得这种好奇心还是少一点为妙,也赶紧拉着唐糖回了办公区,拿上东西,两人一路回去。

  由于受到了惊吓,唐糖今天要求李篆把她送的近一点,多骑了五条街才下车。

  有了这件事作为教训,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是早早做好报表就送到了负责人那里,绝对不再接近老办公楼半步。

  不过据调查,恐惧和好奇是十分相近的,当恐惧经过时间的弱化,就会刺激人的内心,激起人强烈的好奇心,这不,刚过了几天缓冲,唐糖已经好几次主动问起关于老办公楼的事情。

  “李篆,你说到底是不是灵异事件?”

  又一次。

  本来用理性强压下好奇心的李篆这下也被她带动,想了半天,小声说道:“是不是灵异事件,我们试一试就知道!”

  “怎么试,你要晚上去啊,我可不去!”

  李篆摇摇头,说了另一个办法。

  关于这件事情,还有一种说法,或者说老办公楼还有一点很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那就是停车位。

  那个女孩落地的位置正是那个领导的停车位,据说事后取证的警察从楼顶乡下拍照的时候差点没被吓得掉下来:明明已经清理过遗体,为什么从这里看还有!

  没错,遗体和血迹什么的已经被清理过,之前的照片已经照好,这次是要照给公众看得照片,不适合有那些血迹出现。

  但是从楼顶向下看去,那个停车位仍然一片鲜红,正中间,一袭白色连衣裙,看不清模样……

  “真的假的,那我们快去看看!”

  “你不怕了?而且别忘了,你还欠我一盒糖果!”李篆很无情的摊手:赌注拿来。

  唐糖尴尬一笑,说这次加注,再赌一盒,两次一起。

  两人吃过午饭的时候,一起来到了老办公楼,到了五层,看到通往楼顶的门口上贴着封条,封条已经破旧不堪,但上面禁止入内的大字还是看得清楚。

  要是在新办公楼或许李篆还会顾忌,但是这是老办公楼,五楼基本都没人,直接撕去封条,从兜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螺丝刀把门上生锈的小锁别开,两人上了楼顶。

  大概找了一下方位,唐糖蹦跳着跑去看,结果“啊”了一声就惊恐的撞到了李篆怀里。

  “怎么了?”李篆一边拍她的后背一边强压下心中的狂喜。

  “那……那边……”

  循着唐糖的手指,李篆走过去想先看了看,瞳孔猛地一缩:那个停车位,来的时候曾经瞄过一眼,再正常不过的柏油黑色,但是现在,却是血红一片!

  带着复杂的心情,两人下了楼,从老办公楼出来,李篆望向那个停车位:是一个停车位没错,从这里看再正常不过。

  但是也有不正常的地方:明明好多车都被挤得停放在人行道上,却偏偏没有人敢在这里停车。

  沉默了一会儿,李篆拍拍唐糖的手,在她急切的目光中走向了那个停车位,慢慢蹲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蹲下的一刹那,李篆觉得自己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很复杂的情绪:愤怒、凄迷,更多的,还是怨恨。

  不由自主,把手放在地面上:“安……”

  本想说安息,但是第二字刚要说出去,仿佛耳边传来了愤怒的质问,质问如何安息,所以,一个简单的词汇,李篆只说出了一半就转身走了,带着唐糖回到了办公楼。

  老办公楼,门卫室里面的一个老大爷睁开了眼睛,随后苦笑一声,转身收拾包袱:“呵呵,天下哪有那么多便宜可占,是我老糊涂了,老李,你随后跟张队说一声,我辞职了!”

  他的举动弄得身后一干保安很是诧异,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个黛老头已经走了。

  公司门外,黛姓老人在等公交的时候看了一眼那老办公楼:“老头子我还想收个灵体,再不济也是怨鬼,一字驱灵,一字退怨,你个臭小子倒是说完啊,这下好了,灵没了怨还在,不好玩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