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唐糖详细问了李篆的住址,最终让他去另一个路口,那里离她的住处更近,而且李篆也不用绕远路。

  “谢谢你啦,这盒糖给你!”

  唐糖很不舍得从袋子里面掏出一个大盒子,精致的铁盒子里面装着为数不多的几颗糖果:“拿去跟你女朋友表白她一定同意的,这东西这么浪漫,而且那么贵……”

  男女朋友交往中总要互赠礼品什么,这时候往往是主动追的一方会花大价钱买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心意,其实大可不必,难道东西贵就能说明心意吗?

  n*更◎,新y最Z快…上酷&f匠网h

  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看你的东西名贵才答应你,那么以后如果有富二代跟你抢的话你岂不是只能灰溜溜的滚开?

  再度看到她肉痛的模样,还有听到她说的话,李篆心中一动:“好,那我收下。”

  李篆伸手接过糖果,然后在唐糖惊诧的目光中又送到了她的面前:“诺,送你的!”

  说完,也不管唐糖懂没懂自己隐晦的意思,骑上车子就径直离开了,他这个理工男还是缺少那种厚脸皮劲,要知道这在追女孩的过程中可是相当吃亏的。

  当晚,李篆守着自己的手机一直待到了午夜也没等到唐糖的短信或者电话,他郁闷的叹了口气:“唉,就知道那个笨丫头不会懂!我也是的,干什么不多提醒一点呢?”

  殊不知与此同时,唐糖也正趴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着手机发呆:“他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难道今天发生的不是小说里的情节?真的是我想多了?”

  两个突然开窍但是没开完全的家伙就这样对着手机熬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都是顶着黑眼圈去的,哈欠连天。

  李篆不知道这一上午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甚至有一勺饭都送到了脸上。

  一直跟着他的唐糖情况当然要更加糟糕,本来就迷糊,再加上没睡醒,瞬间升级成为真迷糊,一个瞌睡差点没把脸整个摔倒餐盘里,还好李篆反应快,帮她及时刹车。

  匆匆吃过午饭,两人今天没聊天,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才醒,幸亏张老虎和美女秘书今天都没来,不然一顿骂肯定是少不了的。

  “喂,你们小心一点,虽然张老虎没抓到你现行,但是我们之间有那么几个喜欢打小报告的!”

  看到李篆两人悠悠转醒,张力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李篆点点头,微笑着道谢。

  员工之间也是有竞争的,有些人业绩不行,总想着从别的方面损一损那些业绩比自己好的人,真不懂这类人的心态,难道是看不得别人好?

  看了看时间,发现居然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李篆还真的出了一身冷汗:这属于旷工啊,在大多数领导眼中这罪行都够拉出去枪毙十五分钟了!

  好在新员工的压力不大,现在也不是所有报表都雨后春笋般爆发的季节,李篆两人每天也就日常的员工签到登记表需要弄,快点弄还是能在下班之前做完的。

  所有报表打印出来后是要送到财务部那边存档的,以便他们核对工资,李篆拿过了唐糖的报表,想帮忙去送,结果唐糖说也要跟着出去走走,清醒一下。

  本来挺正常的送报表,结果到了财务部才发现那里负责报表的人不在,同事说那个人去了另一栋办公楼做报表汇总,他们的报表只能自己送过去。

  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说,报表这东西应该在月末汇总,现在距离月末还有几天,很明显,之后几天的报表成了废纸,人家不会统计这几天的数据。

  这种事情谁也不好说什么,李篆只能怪自己点背,问了详细地址,和唐糖去了另一栋楼。

  “原来这家公司还有另一栋楼啊,我还以为就这么一栋办公楼呢!”

  走在两栋楼之间,唐糖很惊奇的指着另一栋矮一点的楼说道。

  李篆这几天总和张力聊天,听他说过不少事情,知道的当然要比唐糖多,比如说关于这栋楼的一些故事:“呵呵,这是公司的老办公楼,据说闹鬼!”

  唐糖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对于鬼怪一说,李篆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谁也说不好到底怎么回事,有些事情还真的就超出人的认识范畴。

  比如说这栋老办公楼,他想了想张力之前跟自己说的事情,又想到没安好心的张老虎,觉得还是把事情跟唐糖说一说,让她提高点警惕。

  “我跟你说,本来新办公楼是明年才盖,要不是出了那件事,我们现在或许还挤在这栋老办公楼里面呢,公司哪会那么好心花大价钱给我们盖新的办公楼……”

  当下,李篆一边带着浑身发抖的唐糖进老办公楼送报表一边给她讲述了从张力那里听说的故事。

  公司一大就会鱼龙混杂,很多在创业初期干劲十足的人成为了领导之后就变了,变得贪婪,贪图钱财,享受美色,甚至不惜手段对自己的员工下手。

  很多女员工在遭受领导骚扰后都不敢揭发,甚至还会帮忙掩盖,只能一边承受内心对丈夫的愧疚一边在公司里遭受非人的待遇。

  这类事情发生过很多,只不过被人知道的很少罢了。

  就像这家公司,之前张老虎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公关部的领导,公关嘛,主要都是漂亮的女孩子,但是这些女孩子中还是有很多洁身自好的人的,尽管多数都是拿身体换业绩。

  这名公关部领导的风流韵事在整个公司都传遍了,要说老总不知道谁也不信,但是人家偏偏稳坐泰山,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关系很硬,不是好惹的,所以平时一些其他部门的员工遭到骚扰也不敢跟上面反应。

  曾经有人反应过,结果第二天就被HR叫去喝茶,第三天就收拾行礼滚蛋了。

  那一年又来了一批实习生,其中有一个被分到公关部的女孩就长得很漂亮,这个领导各种手段都用遍了,威胁、哄骗,都不管用。

  一些老员工现在还记得事发当天,那个领导把女孩强行拽出去,然后不一会儿就哼着小曲儿回来了。

  女孩回来的时候衣服还很凌乱,走路姿势也怪怪的,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员工幸灾乐祸,有一些愤青脸涨得通红却无计可施。

  她回来后弄了弄电脑,又出去了,期间那个领导还特地到她办公桌旁坐了坐,一脸笑意,大家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只知道女孩勉强一笑,然后就出去了。

  正当所有人以为这件事就么过去,一个清纯女孩又堕落了的时候,一道黑影从窗外划过,然后是肉体撞击地面的沉闷声音,接着,数不清的尖叫。

  当天晚上,不少人请假没来加班,据说那些不信邪的人第二天都脸色苍白,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就会一脸惊恐的告诉你:我看见她了,她就坐在自己办公桌上!

  耳听为虚,听了这些人的叙述,仍旧有人不信,该加班还加班,但是一个星期以后,已经没有人敢加班了: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个女孩!

  这件事吵得很大,那个领导关系再硬也没办法逃脱,因为那个女孩回来后在电脑上发了自己的遗书,然后,以死明志。

  一个正值花样青春的少女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仿若一朵美丽的花,突然凋谢,而咬断这美丽花朵根茎的可恶老鼠,简直是百死莫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