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刚经历过那种事情,今天两个人可不敢明目张胆的吃饭,匆匆打完饭,就跑到了和昨天那个位置相对的角落坐下,还特地把脸面向墙。

  “这么吃饭真别扭,不过为了那一袋子糖,这是值得的!”唐糖偷偷回头瞄着人群,寻找着昨天那个女孩的身影,不过还好,她并没有找到。

  午休时间一直到下午一点,两人吃完饭回来才十二点半,还来得及睡一个小午觉。

  公司的这种办公桌是那种带隔板的,只不过是两个人共用一个小空间,李篆很走运的和唐糖一起,他觉得这和上学的时候与班花当同桌是一个感觉:幸福空间啊!

  与班花坐同桌,总觉得上课时间过得很快,相信很多人有过类似的经历:初中和女生一张桌就感觉上课很快,高中不允许,那么上课就好慢!

  上班也是一个道理。

  “那我先睡会儿,唉,趴着睡觉最累了!”

  唐糖抱怨了一句,然后就趴在了桌子上,李篆摇摇头,也趴着准备养养神,只不过他对着的是唐糖的后脑勺。

  趴在桌子上睡觉,这基本上是每个学生的必修课,无论学习成绩好坏,成绩好的课间睡,成绩差的随时睡。

  这种姿势是最不舒服的睡觉姿势之一,李篆每次都睡不踏实,往往是刚睡着就突然醒了,这次也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唐糖正趴在桌子上看自己。

  “李篆李篆,别睡了别睡了,我们聊天吧!”唐糖见李篆醒了,立刻来了精神,人还趴在桌子上,但是精神状态整个变了样。

  “聊天?聊什么啊?”

  “呃,这个,你就跟我说说你大学的事情呗,我在我们学校过得可无聊了!”唐糖嘟起小嘴,一脸遗憾。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大学记忆,或悲伤或欢乐,各有见解,李篆的大学过得还算有意义,他办事很负责,所以颇受学院老师看重,平时的一些学院事务总会交给他去做。

  大学不是教你知识的,而是教你做人做事的,那些专业知识只是副业而已,很多人本末倒置,认为在大学也跟在高中一样就可以,其实大错特错。

  说起自己大学期间的趣事,李篆想起了自己宿舍那两位活宝,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就把在宿舍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给唐糖当作故事讲了出来。

  唐糖听得津津有味,最后恋恋不舍的爬起来整理表格。

  “对了,李篆,咱们今天想办法把东西运出去!”

  下午四点的时候,距离没有加班安排的新员工们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唐糖神神秘秘的捅了捅李篆,大眼睛不断地往桌子底下使眼色。

  看着她弄得跟谍报战一样,李篆感觉自己被她打败了,不过是一盒糖果,这丫头还当做宝了:“你这么紧张干嘛,不就是一盒糖嘛!”

  “哎呀,你个笨蛋,什么叫不就是一盒糖,还嘛,那是号称世界第一糖果的品牌,那一袋子没几千块下不来的!”

  唐糖的话让李篆咋舌,他终于明白唐糖给自己那块糖的时候为什么一脸肉痛了,合着这东西比自己想象的要值钱得多!

  l"看¤正/m版◎@章;d节%上:d酷Y{匠|网f

  “失策了失策了,早知道着东西这么贵我就不给你了,至少要问你要钱!”

  李篆开着玩笑吓唬唐糖,结果这丫头突然紧张了,双手紧紧地握住袋子的提手:“你,你敢把糖拿回去我,我就,我就跟你拼了!”

  唐糖像个护食的小老虎一样,凶神恶煞的,李篆感觉和她的关系已经很近了,终于在她的鼻子上刮了刮:“你还真不愧对糖豆儿这个名字!”

  “说过多少遍了,我叫唐糖,不是糖豆儿!糖豆儿是吃的!”

  唐糖虎着脸抗议,粉嫩的小脸上还有可爱的婴儿肥,导致她根本无法做出威胁性的表情,李篆犹豫再三,终于,把手伸了上去,掐住那两片小肥肉,轻轻拉扯。

  “嗯,手感不错!”

  “轻点轻点,疼,疼,疼啊……”

  最终,唐糖苦着小脸默认了投降,开始做今天结束的准备,同时开始收拾东西,她要把那袋糖果带回去。

  “你给我滚蛋,现在就滚!”

  突然,一声嘹亮的咆哮从部门经理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办公室的门没关,外面办公区的员工们听的一清二楚。

  那些老员工仿佛已经习惯了,只是抬头看看就又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但是这一声咆哮可是吓了李篆两人一跳,尤其是唐糖,整个人一激灵,都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嘿,这是怎么了?”

  李篆转头问和自己隔着一个隔板的同事,他来公司有半年了,不算老员工,但是对公司的各种事情肯定有所了解。

  “嘘,这会儿小点声,张老虎发脾气呢,你刚来不知道,咱们部门的张总脾气暴着呢,一言不合就开除,来的新人基本上都报销在他手里!”

  这个同事叫张力,之前和李篆简单的认识过,他也不想这两个新来的员工刚来就被开除,不然自己又得荣升为新员工,被那些老员工指使。

  “张总经常这样吗?”

  张力十分肯定的点点头:“HR的人只要见到他肯定就会问他那里有没有要报销的人,你说呢?”

  李篆点头道谢,把椅子滑动到唐糖的身边,连带着在网上搜集到的关于这家公司的小道消息一起给她慢慢地解释,听得小丫头大呼过瘾。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的咆哮声也渐渐停息,不久,一个年轻人低着头,狼狈从里面出来,看来是凶多吉少,没等大家看清是谁,张老虎从里面出来了,大家赶忙低头工作。

  “千万别是我,千万别是我……”刚刚还听的起劲的唐糖嘴里一直嘀咕,李篆还笑她想多了,你一个新员工怎么会引起部门经理的重视呢。

  不过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张老虎居然真的走到了他们这里,对还有些瑟瑟发抖的唐糖说道:“唐糖是吧,你明晚有没有时间,跟我去见一下客户!”

  唐糖求助的看向李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篆轻轻地摇头,赶忙给她做嘴型,她马上明白过来:“对,对不起张总,我明晚要去医院,之前预约了医生。”

  张老虎皱起了眉头,让所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最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好吧好吧,那个谁,小李,你今晚跟我走!”

  张老虎明显心情不爽,直接吼了一句,连李篆都被吓到了,他在办公区的这边吼还在他办公室里面的那个美女秘书,声音有多大可想而知。

  那个美女秘书忙跑了过来,套着黑丝的美腿每次都让李篆升起无暇遐想:“好,我知道了张总,我这就跟家里人打电话说晚点回去。”

  “嗯,你跟他们说可能不回去,这次客户情况复杂一些……”

  张老虎一边说一边带着美女秘书回了办公室。

  “嘿,多亏你机智,没让唐糖答应他的要求……”张力也是一个听八卦的人,见张老虎走了,偷偷地跟李篆透露了小道消息。

  张力今晚要加班,不急着走,索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跟李篆两人讲了,一直到五点,两人才跟张力道谢,离开了公司。

  “我去,想不到这张老虎还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

  自行车上,李篆回头对坐在后座上的唐糖说道,她猛点头:“就是就是……”

  看着她还忙着吃袋子里的糖果,李篆知道这丫头肯定没听自己在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