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罪与罚(上)

  黄正雄看到是儿子回来,脸上虽没有明显的表情,但那双充满慈爱的眼神完全表现了他此刻的心情。黄飞虎很久没有见到父亲这样看自己了,心里既讶异又有些幸福,看来母亲说的没错,父亲确实变了。

  “爹,您还好吧?”黄飞虎关心的问道。

  “好,我很好。你在你二叔那吃的怎么样?”黄正雄问完就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错,看你进来的时候那么高兴,还喝了不少吧,看你小脸红的。”

  “哎,嗨,确实喝的有点多,但我高兴。今天二叔把爷爷临走前送的玉凝浆都拿出来了,特别好喝,我们越喝越高兴,没一会,一整坛的酒都被我们给喝光了。说起那酒我现在都还想再喝点,可惜二叔就那一坛,而且还是爷爷留给他的,他都拿出来给我喝了。”黄飞虎心里满是感动。

  “什么?你二叔连玉凝浆都拿出来了?他那么舍得吗?”黄正雄听到后不可思议的问道。

  “对啊,其实听他说完那是爷爷留给他的酒以后,而且就一坛,我当时也很惊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舍得拿出来给我喝,他说是为了我,但我还是想不明白,我真的值得他这么做吗?而且我也只是去送了封信,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啊。爹,您知道为什么吗?”黄飞虎不解的问道。

  “哎,这个老二啊。说起来其实还是我对不起他,没想到他居然……越想我心里的愧就越多。”黄正雄叹声道。

  “愧,什么愧?我们怎么对不起我二叔了?”黄飞虎越听心里越糊涂。

  “哎,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它了。你不是还想喝那玉凝浆吗?爹也有一坛,藏在地窖里,自从你爷爷走了以后,我就把他所有留给我的东西都放到了地窖里了。你想喝,咱们也把它拿出来喝了,没了大不了让你三叔再酿。”黄正雄想岔开话题,特意又提到了玉凝浆。

  “您别拿玉凝浆打岔,我都喝过了,现在不想喝了,就想听听你们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您会变成现在这样。您以前不都挺恨我二叔的吗,现在怎么又说您对不起他了?”黄飞虎把一连串的问题都抛向了黄正雄。

  “哎,现在想想过去的那些事,完全都是我咎由自取,活该啊。我自己做了错事还怪罪别人,可笑,黄正雄,你真是天大的笑话啊!”黄正雄想起过去,仰天长叹道。

  “爹,您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黄飞虎越听越着急。急切的想弄清楚情况。

  黄正雄低头轻叹一声,道:“本来这都是陈年旧事,不值一提了,可是你长大了,为了不让你瞎猜疑,或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一些不实的传言,那就由我来跟你说说当年的事吧。事情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候你已经五岁了,你二叔那时候还没有飞鹤,你三叔也才刚成年。当时我和你二叔成天沉溺于在武场里,练武切磋,不关心周围,甚至于你我都没好好陪你玩过,全是你娘在带你。后来我废了以后就更是对任何人都乱发脾气,要么就是爱答不理,特别是你,我感觉没脸见你,不配给你当爹,每次看到你都想方设法把你赶开,怕你笑话我这个当爹的。”黄正雄越说头越低,说话时一直没看儿子一眼。

  “哎呀,爹,让你说当时发生了什么,您怎么又扯到不关心我上面去了,我一直都知道您心里的难处,从来都没怪过您啊。这些您就别说了,还是说正经的吧。”黄飞虎心里着急,但又不好对心有愧疚的父亲有太多催促,只好先安慰一番,再表现的急切想知道真相的样子。

  越听到儿子不怪自己,自己心里就越不是滋味。黄正雄看到黄飞虎确实是有些急于想知道那些事,所以他刻意放缓了语速,想让儿子在听的同时能认真思考。他说:“虎儿啊,爹今天之所以愿意将过去的那些事告诉你,就表明爹已经放下了,希望你也能从过去的事情里吸取爹的教训,不要走爹的老路啊。”

  “好的,爹,我听着,您说吧。”黄飞虎认真道。

  黄正雄看到儿子认真坚定的眼神,便放下心来。“当年……”黄正雄抬头望向窗外,回忆一番后,便向儿子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当年的我和你二叔都是处于那种对武功痴迷的状态,整天不是在武场比武,就是在后山练功,从不着家。你爷爷看着即高兴又有些担忧,怕我们把身子练坏是小,万一练成痴傻怎么办。当时你爷爷正当壮年,并没有要考虑下一任家主的人选问题,但如果按我们当时练武的状态来看,似乎迟早都是要出问题的,所以他就想提前选出接班人,好让他能跟你爷爷多学习治理家族事务方面的事情,不会在武功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也就不会有不必要的担心了。当然,挑选武功好的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以后即可以有足够的实力保证家族的安全,也可以有更多的精力用在家族事情上。”正在黄正雄快讲到关键地方的时候,夫人刘氏端着一壶茶走了进来。

  “你们爷俩聊着呢,来,当家的,喝口茶,歇一歇。虎儿,你多喝点,你刚喝完酒,这茶能醒酒。”刘氏一边倒茶一边关心道。

  听到关键时刻被打断让黄飞虎有些不太高兴,不耐烦的对母亲刘氏道:“哎呦,娘,我这和爹正说正事呢,您怎么突然就进来了,把茶放下我来倒,您忙您的去吧。”

  看到爷俩聊得很高兴,还嫌自己打扰了他们,就笑笑说:“好,好,还嫌娘烦了,那你们聊,我先出去了,茶喝完了叫我,我再给你们沏。”

  “知道了,您快忙您的去吧。”黄飞虎见母亲出去了,回过头说:“爹,您继续讲。”

  酷Ao匠!网永久免-5费看/e小◇说

  “我讲到哪了啊?”

  “您说爷爷要选接班人,主要是您和二叔之间。”

  “对,是主要是我和你二叔之间选一个。你三叔打小就不爱习武,看你爷爷教完招数以后就玩去了,也不练。你爷爷也拿他没办法,就只好教他其他的本领,都是什么打兵器,造家具,酿酒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三叔还偏偏就喜欢弄这些。”黄正雄谈到自己的三弟面带慈祥的微笑。

  “爹,是说您和我二叔的,怎么又扯到我三叔上去了。”黄飞虎有些糊涂道。

  “哎,我的意思是说,其实你三叔是我们兄弟里最聪明的,你爷爷也是最喜欢他,可他就是偏偏不爱习武,没办法,也只能在我和你二叔之间选了。其实当时你二叔的武功比我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我对武功太过痴迷,为人处事有些木讷。你二叔就比我强多了,不仅和同族兄弟相处的好,还深得老辈们的一致认可,可以说我俩都各有优势,又各有缺陷。你爷爷没办法,只好寻求长老们的意见。最后经过他们的秘密商定,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也左右了我们的人生。”

  “决定?什么决定?这跟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关系?呵呵,怎么说,吃面烫着嘴,是应该怪面烫呢还是应该怪自己心急,这个比喻可能还是比较恰当的。”

  “这……您,您是什么意思啊,这跟吃面有什么关系,不是在说我爷爷和长老们的决定吗?”

  “哎,你啊,真是随了我了,脑子都是一根筋的。”

  “嗨,您也知道我不擅长那些绕来绕去的问题,您就直接说吧。”

  “是鬼冥功,他们决定用鬼冥功法秘籍来试探我们。”

  “鬼冥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