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正龙,黄飞虎,黄飞鹤父子,叔侄三人喝得格外高兴,不过三人各自有各自高兴的理由。酒好,菜也不错,三人不光把美酒喝了个精光(不知道清醒后的黄正龙看到整坛的玉凝浆一滴都没剩下,会不会有一丝心疼),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也被一扫而光,真是心情好胃口更好。酒桌上盘空坛尽之后,黄飞虎便辞别了黄正龙回到家中。微醺的黄飞虎推开大门,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陌生的小姑娘在晾晒刚刚洗好的衣服,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不过仔细把院子看了个遍之后,他确定这是自己的家,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着实让定神之后的黄飞虎大吃一惊。

  自从我爹瘫了之后,家里就没来过任何女性,这姑娘是谁呢,还给我家洗衣服,不怕爹又发脾气吗?我刚才回来换衣服的时候怎么没见到?黄飞虎心里疑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我家中?”黄飞虎问道。

  “啊!吓我一跳!你是谁呀?你说这是你家,来了这么些天,我怎么没见过你。”小姑娘被黄飞虎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然后反问道。

  “是我在问你话,你怎么到反问起我来了。”哪里来的小姑娘这么不懂礼貌,黄飞虎更好奇了,“算了,我是这家的主人,你说你来了很多天了?你到底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主人?主人不是黄大伯吗?你怎么说你是主人,看你大白天喝的醉醺醺的,肯定不是好人。说,你是不是小偷来偷东西的?”

  “这……”黄飞虎被眼前的小姑娘的伶牙俐齿搞得无从反驳。“我不是什么小偷,我是黄正雄的儿子,黄飞虎,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

  “啊!原来是大少爷啊。对不起,对不起啊。谁让你喝那么多酒一下子冲进来就问人家是谁,我还以为是坏人呢。”知道自己闯了祸,小姑娘装作委屈的说道。“大白天喝得烂醉,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她心里想道。

  “哎,你误会了我,还说我的不对。再说我也只是高兴喝了点酒,哪里醉了,你瞎说什么呀!对了,这么半天尽你说我了,问了你半天你都没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黄飞虎差点被她气晕,说了半天才回过神,问道。

  “哦,大少爷好,我叫刘灵灵,是夫人的远亲。我爹就是给黄家做长工的,叫刘二田。还是当年夫人给介绍来的呢。”姑娘回答道。

  “不对啊,我家多少年都不请丫鬟了,我爹会不高兴的,你怎么会来呢?”黄飞虎疑问道。

  “是夫人叫我来的,说老爷需要人照顾,她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们又是远亲就叫我来了。”刘灵灵说。

  “是这样啊。”虽然说知道了,但黄飞虎还是有不解。爹自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爷爷打成了瘫子,自那以后就性情大变,烦厌外人,甚至丫鬟下人,没办法只能娘自己照顾,家里也就不再养丫鬟了。这次娘突然请了个丫鬟来就不怕爹生气吗?

  黄飞虎心有疑问便没有理刘灵灵,径直走向父亲的房中。想问问清楚。刘灵灵看到黄飞虎不理自己也有些生气,心想:哼,没礼貌,人家都跟你打招呼了,你却不理人家,还大少爷,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一个纨绔子弟,真是的。

  黄飞虎进到屋内,看到母亲刘氏正在擦拭桌椅,打扫房间,便一把上前握住了正在干活的刘氏的手,抢过抹布说道:“娘,您辛苦了。这活还是让我来吧。”

  “哎哟,啊,是虎儿回来了。”刘氏被黄飞虎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才说道,“哎,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而且现在又有了灵灵帮我,比以前轻松多了。”

  “我正要问你呢,那个刘灵灵是什么情况,我爹不是不喜欢有外人吗,还让她洗衣服,您不怕我爹生气啊?”黄飞虎问道。

  “哦,你回来换衣服的时候没看见,又着急去赴你二叔的宴,没顾上跟你说。你离开黄家堡以后,你二叔来过一次,他和你爹谈了一会,饭也没吃就被你爹撵走了。我还以为他们又闹矛盾了,可谁知道,自打那天以后,你爹就像变了一个人,也不骂人了,也不发呆了,变得温和了许多。这不,每天看看书,练练字,得空了和我说说话,比我们刚成亲那会对我还好。”说道这儿刘氏的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不过马上又把话转了回去,怕被儿子笑话,“他看我这些年都是我在忙里忙外,也有点过意不去,就叫我去找个丫鬟来帮我做事,让我歇一歇。这我才去找我的那个远亲叫刘二田的,他在咱们黄家堡里当长工,我知道他有个姑娘,人很机灵,问他看愿不愿意让女儿来我们家当丫鬟。他一听马上就同意了,这我才让灵灵来。这小丫头真的挺聪明伶俐的,人也长得水灵,特别会说话,哄得我们老两口整天美滋滋的,特别是你爹,很满意这小丫头。”刘氏越说越开心,满脸的笑容。

  CE看(正版章节He上+酷x&匠=&网^'

  “行,只要你们满意就是最好的事情。”黄飞虎看到母亲高兴的样子就没提刚才他和刘灵灵的事。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很长,总不能一见面就和她吵吧,以后还是让着点她吧,不和她一般见识就是了。他心里想。

  “这么快回来,没和你二叔多待会儿啊?”

  “我走了一个多月,还以为你会想我呢,就赶紧回来想多陪陪你,没想到我刚一回来你就往外赶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啊?”

  “小鬼,还敢埋怨你娘了,你不是我生的还能是谁生的。我不是想着你爹现在能有这么大转变不多亏了你二叔嘛,而且这些年你二叔对你不比对飞鹤差,我是想让你借着这次机会好好谢谢你二叔。”

  “哦,这样啊,今天是不行了,我和二叔都没少喝,还是让他好好歇着吧,改天我再去好好看看他,跟他当面致谢。”

  “喝多了?哎呀,你说说你们,喝个酒干嘛一定要把自己灌醉呢?虽说你已经长大了,可是……以后能少喝点就少喝点吧。”

  “知道了,娘。就因为我想早点回来多陪陪您,那么好的酒我都没敢太多喝,大半都让二叔喝了,我就是怕喝醉了没法回来陪您。”

  “哎,只是一个月没见而已,而且你以前也没少陪我,倒是你爹,你们爷俩有日子没在一起好好待着了。这次你回来又走的急,没顾上好好看看你爹,他现在就在书房,你去和他聊聊吧,看看他现在变化有多大。”刘氏笑着说道。

  “好,那我去了。哎,娘,咱家都有丫鬟了您怎么还自己干活啊,您歇着,让那小丫头干,要她是来干嘛的呀。”黄飞虎心里不爽道。

  “哎,灵灵也干了一天了。都没闲着,我到是闲了一天,这突然一不干活还有点没招没落的,我就随手收拾收拾屋子,累不着。好了,你快去吧。看你也喝了不少酒,我一会给你沏壶茶送进去醒醒酒。你和你爹多聊会儿。”刘氏说道。

  黄飞虎看拗不过自己母亲便不再说,起身去了书房。

  书房内,黄正雄正坐在书桌前拿些一本《史记》在阅读,右手还拿着笔时不时地在书上勾勾画画,很是认真。

  “爹,我回来了,没打扰到您把。”黄飞虎来到身前,轻声说道。

  “哦,是飞虎回来了。”黄正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儿子,便放下了手中的书和笔,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黄飞虎坐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