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玉凝浆

  一封简短的书信尽数道出了蓝家寨中一段不为人知的悲惨家史,远离了战争年代的人们,对习武的要求也逐渐降低,但武痴的这一波人的队伍却越来越壮大,不用拿着刀上战场,习武人的意义就减了一大半,再不找几个人较较劲,攀比一下武功修为,那他们的人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黄正龙虽然对习武也有着深厚的感情,但还不至于到痴的地步,毕竟是一堡之主,情商还是够用的。在看完书信之后,黄正龙不住心中感叹:家中出此逆子,实属不幸啊。蓝兄,我定会为你找出此人,替你我之亲朋报仇。又是一个不幸的家庭,本该叹惋,可是现在的重点是最重要的一点线索就这么无情的夭折了,除了失望,黄正龙已经没有更多的情绪可以表达了。

  时至正午,原本风尘仆仆的黄飞虎现已洗漱打扮了一番,摇身一变为英俊小生一枚。来到黄家正院偏厅,黄正龙已正坐主位,等候他的到来。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还有一坛子陈酒。“来,飞虎,快坐,坐到我身边来。飞鹤,你也来,坐到我这边。”黄正龙招呼了在门口迎接黄飞虎的儿子。两兄弟分坐在黄正龙两旁。黄正龙拿眼左右眺了兄弟俩一眼,然后慢慢地打开酒坛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早已耐不住寂寞,瞬间飘散出来。

  “哇,好香啊,爹,这什么酒啊?比你其他的酒香多了!”黄飞鹤闻到酒香后就直眼盯着坛中的美酒,咽了好几下口水,好奇地问黄正龙道。

  “好啊,你小子到底是偷喝了我不多少酒,还其他的,你小子肯定每样都喝过,还没少喝。这可是你不打自招,别说我这当爹的不护着你,你娘的这顿打我是帮不了你了。不过有一样还好,那就是幸亏没把这坛酒摆在我的酒架上,不然早被你这臭小子偷喝没了。你娘饶不了你,是因为你这么小就开始偷偷喝酒,不过我也不会饶你,因为你偷喝的是我的酒,这顿打,先记着,今天不是时候,这账咱回头再算。”黄正龙笑骂道,他抱起酒坛往自己碗里倒了一碗,给黄飞虎倒了一碗,到黄飞鹤这儿时停了下来,将黄飞鹤面前的碗换成了一个小酒杯。看得小飞鹤无住的后悔,知道自己一句话没搂住,好好的一碗酒就变成了一小杯,心中连连悔叹。

  其实,自从黄正龙打开酒坛的那一刹那黄飞虎也被酒的浓香惊到了,但也只是眼睛亮了一下,就收住了表情。他知道这毕竟是二叔而不是父母,不好像飞鹤那样无拘无束的表现自己的情感。

  “来,飞虎,端起碗来,一起为你这首次出行就成功的完成任务并平安归来,庆祝一下。好好尝尝你爷爷酿的这玉凝浆。藏了这么多年,一直不舍得喝,估计你爹那坛也没舍得动呢。”黄正龙招呼两兄弟共举杯碗,为黄飞虎庆贺。

  “飞虎,这酒怎么样?”黄正龙问道。

  黄飞虎喝过一口之后满是享受,正细细回味美酒的香醇。被黄正龙问道后才回过神来,回道:“真是人间极品啊,喝过这酒以后,恐怕我这辈子再也喝不到这么醇厚的美酒了。二叔,你说这是爷爷酿的?我们怎么不知道爷爷还会酿酒啊?”

  “啊,你爷爷从小就被你太爷爷放出去一个人跑江湖,大江南北跑了个遍,不仅结识了很多武林豪杰,也学到了不少江湖手艺。这酿酒就是在五台山跟一个大和尚学的。”

  “大和尚?和尚也喝酒啊?爷爷都认识了些什么人啊?”黄飞鹤的好奇心永远都会在第一时间通过他的嘴表达出来,从不多加思考。

  “怎么哪都有你啊,废话这么多,想听的话就闭嘴。说回来啊,这大和尚原先是个酒鬼,嗜酒如命,但是他却对酒的要求很高,一般街面上的小酒馆里的酒都入不了他的眼。别人的酒不好,那喝自己的酒,谁让自己那么爱喝酒呢,后来就自己学酿酒,还发明了一套新的酿酒方法,几经岁月的磨砺,尝尽苦辣,才有了这玉凝浆。那人要说除了爱酒如命这一点之外,其他各个方面都可以说是个中龙凤,不光酿得一手好酒,一身的好武艺也是可以在茫茫江湖争得一番天地的人,无奈英雄豪情维爱酒,无心天下潇洒留。之后有一次他喝醉酒,气愤别人对他的好心劝诫,一时失手将人打成了重伤。成心悔过的他经人指点,才跑到五台山当了和尚。酒从此就不能再喝了,可这酿酒的方子烂在他手里就可惜了。正好你爷爷那时候途经五台,晚上去庙里借宿。他看你爷爷是个聪明老实的孩子,便和你爷爷聊了一夜。知道了你爷爷也是个爱酒的人,但懂得喝酒的分寸,从不酗酒。他看你爷爷值得托付,便将他那个宝贝方子传给了你爷爷,并要求不可以此谋利,但也不能绝了这门手艺,遇见有缘人就传给他。你爷爷当时郑重地答应了和尚,并跟他在庙里呆了半年,只为能很好的掌握这门手艺。”

  ‘√看PH正●^版●2章…节T上?酷^(匠网

  “哇,爷爷真是好运气啊,借宿都能得到宝贝。”黄飞鹤的话再次遭到了黄正龙的白眼。

  “不仅如此,那大和尚教他酿酒之余还教你爷爷练功,特意传了一套内功心法。之所以只教内功不教招式,就是想让他习武只为强身健体,招式都是打架用的,不学也罢。道理很简单,即便是别人欺负你,有一身好内力,也不会受很大的伤。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打不还手,别人还会继续逼迫吗?所以,万事不随心,能忍则忍,要学会放下,懂得宽容。大和尚是这么教你爷爷的,你爷爷也是这么教我们的,而我现在也将这些教给你们。特别是我们习武之人更不可争强好胜,你们听明白了吗?”黄正龙缓缓地讲道。

  “是,二叔,飞虎记下了。”黄飞虎一脸严肃地说道。

  “爹,我也记下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听您的教诲,认真习武,好好做人。但是,爹,爷爷为什么没把这门手艺传给你们呢?这样不是就失传了吗?有违大和尚的要求啊。”

  “谁说失传了。当初你爷爷就想将这门手艺传给我们,可当时我和你大伯成天只知道练武,而你三叔偏偏除了习武其他什么都喜欢。你爷爷看他不是块练武的材料,但其他都是样样精通,便把那酿酒的手艺传给了他。”

  “啊?三叔?我只知道他会打铁锯木头,搞很多瓶瓶罐罐,里面装的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兵器做的很好,我那只铁手就是他给我做的,家具做的也不错,不过我怎么不知道他还会酿酒,也没见过他酿酒啊。”黄飞鹤惊讶道。

  “什么都能让你知道吗,你小子老几啊?那酿玉凝浆对原料,时节,水质都很讲究的,要不怎么你爷爷一辈子才酿了那么几坛。你三叔之前也酿过一些,但都差些意思,原因就是没把那些最好的因素凑一块。你三叔也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所以,之后这些年没遇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也就没再酿酒。他其实也一直在等。你爷爷临走前把那些酒每人分了我们一坛,我们就一直都没舍得喝。”黄正龙说道。

  “那为什么要今天喝了呢?”黄飞鹤问道。

  “今天主要是庆祝飞虎的成长。飞虎,你今年已经十五了,通过这次历练,也真正成了一个大人了,这酒就算我替你爹,也是作为家主为你举办的成人礼把。再有就是你,飞鹤,你大哥已经成人了,你要努力。以飞虎为榜样。将来黄家就靠你们了。”黄正龙解释道。

  “是,爹!”

  “多谢二叔,飞虎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看到你们这么懂事,我就放心了。来,再干一碗,那个,飞鹤,你只能喝这一杯,完了就不许再喝了。”

  “啊?爹,今天这么高兴,就让我再喝点吧。”

  “你才多大点儿啊,今天让你喝一杯就已经破例了,你想让你娘骂死我啊?”

  “可是,爹……”

  “少废话,没门。”

  “哎,飞虎哥,商量个事呗!”

  “飞鹤啊,这忙哥可帮不了你,你还太小,这酒还是别喝了,赶明儿我给你整一罐羊奶来,你还是喝那个比较好。”

  “不是,说谁没断奶呢,你们……行,我吃菜,哼,不让我喝酒。那个,明天直接把羊奶送我房间里,我懒得出来了。”

  “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