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黄正龙看着黄飞虎远去之后便移步往大哥黄正雄的住处。来到大门前黄正龙还是如以往一般不住要感叹一声世事无常。十几年了,虽然每年都会来拜访一次,但身为堡主的他却没有一次不是只能在院中驻留片刻就无奈离开,这处院落已经成了黄正龙在黄家堡最尴尬自处的地方了。

  怀着复杂心情的黄正龙进到西跨院,看到大嫂刘氏正在洗衣服,忙上前道:“大嫂,这种事您怎么还亲自做啊,给你配的小丫鬟呢?怎么不让她做?”

  “哦,原来是二叔来了。哎,自从你大哥那样以后,看什么事都不顺心。嫌下人们做的饭不香,衣服洗得不干净。这不,现在他的饭我做,他的衣服我洗,基本上就用不到下人了,我也就将他们辞了,只留下老王帮衬我一把,扫扫院子,看看院门,做些粗活。”刘氏边洗衣服边说道。

  “哎,大哥这脾气啊,苦了大嫂你了。说到头,还是怪我。自从大哥那样以后我就没怎么来过,这边的所有大事小情全靠您一个人操持着,每次来都是您招待我,还以为其他人都忙着呢,原来……居然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飞虎也没和我说过。哎,有什么困难您应该跟我说呀,毕竟咱们是一家人,您这样,让我看了心里很不好受啊。”黄正龙满是自责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慢慢地也就适应了。来,二叔,别在这站着了,赶紧进屋去,和你大哥说说话,每次你来都不进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兄弟俩说,今天既然来了就进去跟他聊聊吧,毕竟还是亲兄弟。那个,我去沏壶茶。我让老王宰只鸡,今天就在这吃饭了。”

  酷`匠t}网Ts首:发9(

  “哎,好,大嫂,别太麻烦了,简单点,有酒就行。我先进去了。”说完黄正龙就向里屋走去。刘氏便放下手头的衣服,给他们沏茶去了。

  黄正龙进到里屋,看到黄正雄瘫坐在床上正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他心里暗叹一声。堆起强颜的笑容道:“大哥,正龙来看你了。”

  “黄正龙?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

  “大哥您看您,亲兄弟说什么笑话不笑话的。我是觉得自从您这样以后就没来看过您,心中有些过意不去。现在飞虎也长大了,也出息了,将来就是我黄家的中流砥柱。您应该感到欣慰吧。”

  “哼,我的儿子,必须出息,这不用你说。”

  “是,是。大哥教子有方,飞虎出息,自是应该。我是想,再过些年,等飞鹤长大了,让他们俩接手家族中的事务,让飞鹤给飞虎打帮手,帮助他管理好黄家堡,我也好好歇歇,多陪陪你。”

  “你什么意思,让你的儿子给我儿子打帮手,你想干什么?”

  “哎,大哥,您还不明白吗?我是想让飞虎接任我家主的位置。这孩子天资聪颖,悟性极好,已经将我教给他的铁鹰爪练得非常娴熟,以他的资质,再潜心好好修炼几年内力,将来必是一代英豪,超越你我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肯将你的位子不传给你的儿子,而传给飞虎?谁都知道飞虎的资质不如飞鹤,虽然你儿子现在年纪还小,武功没有飞虎好,可等他长大了……你还愿意吗?”

  “当然,飞鹤平时是有些小聪明,可正经论起刻苦踏实,他确实不如飞虎,这未来家主的人选,我是不会变的。”

  “你莫不是觉得对不起我才要将这家主的位子传给我的儿子吧。”

  “家主之位关系到家族的兴衰,怎么可能感情用事,再说这又何来我对不起你之说?”

  “哼,果然你来不是诚心看我的,你没对不起我,要不是当年你告密,我能成现在这样吗?做出这种事还好意思说你没对不起我,还说你是我兄弟,我没你这样的兄弟,收起你那套假惺惺,我们不稀罕你那个破家主的位子。”

  “果然你一直觉得当年你被爹打成这样是因为我告的密。还记得当年你得知后山山洞里藏有鬼冥邪功秘籍的时候就拉我一块去,我不去,还劝你也不要去,可你就是不听。你最终还是拿到了鬼冥邪功,你不听我劝,一心要练我拉都拉不住,这才让爹狠下心将你双腿废掉。这么多年来你就没想过这件事,其中可有蹊跷?”

  “什么蹊跷,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不是你为了家主的位子而告密,爹如何会知晓?”

  “呵呵,大哥,你太小看我了,也太小看爹了。我是和你从小一块长大的亲兄弟,明知道如果爹知道了这事的话你绝不会有好果子吃,我还会告诉他吗,我会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吗?你就这么小看你的兄弟吗?再说一个家主的位子就能比的过我们兄弟间的情谊吗?从小到大你一直是我的榜样,除了爹我最服的人就是你,这家主的位子我一直都觉得肯定是你的,我也从来都没想过要争,可谁想你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有,你到现在还在怨恨我,我不会叫屈,我有一个这么些年来我跟谁都没有说过的一个秘密,其实,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爹谋划的,这我也是爹在临终前告诉我的。他本想用这件事来考验我们俩,才故意将后山藏有邪功秘籍的消息泄给了你我,想看你我是否能抵的住邪功的诱惑,以验正心。他本是对我们都有信心的,可哪想你居然做出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让他痛心不已。他见你执意不改还深陷其中,不得以他将你双腿废掉,也最终没将家主的位子传给你而是传给了我。大哥,这么些年了,回过头来想想,这事其实我也有责任,如果我当初将你拉的紧一些,也许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你别恨爹,他也是为我们好,把你废了之后,他心中一直都在后悔做了这种考验,最后也是因为这才患了心疾,郁郁而终。”说完,黄正龙眼角流出两行泪来。

  黄正雄听的过程中表情从愤恨到惊讶再到失望,痛心。听完之后也满脸泪痕。拍着一双废腿哭嚷道:“黄正龙,十几年,十几年来你就让我这么活着,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就让我一直活在恨当中,你很开心吗?”

  “之所以我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恨爹。我知道你觉得是我告的密才让爹废了你,所以我宁愿让你恨我也不想你恨爹。”

  “恨你?恨爹?我有什么资格?就算是真的阴谋那也是我活该,自作孽,不可活啊,报应,这是我应得的报应。这不是爹在考验我,是老天爷在考验我,还什么怨?什么恨?哼哼,可笑,可悲啊黄正雄。”

  “大哥,你别这么说,当时谁都没有恶意,是我这个当兄弟的没能拦住你干傻事,要怨你就怨我吧,你可别有什么想不开的。”

  “没有了,不会了。老二,我突然看到太阳了,你看到了吗?它照了进来,照在了这。”黄正雄望着窗外,手指指向自己的左胸,“你,你走吧。说到底还是我贪心惹的祸,谁都怨不得。老二啊,以后你就别来了,好好教那些小辈们,别再让他们走我的弯路了。走吧,走吧。”黄正雄低声垂叹道。

  “大哥!对不起,大哥!”黄正龙哭喊着跪倒在地道。黄正雄背过头去,向黄正龙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离开。而他脸上的泪水已如瀑布般狂流不止。

  黄正龙起身向黄正龙鞠了一躬,转身走出门去。

  这时刘氏端着做好的饭菜正要进屋,看到黄正龙从屋中出来,说:“哎,他二叔,这是要去哪,饭都做好了,酒马上就来。”黄正龙正了正表情对刘氏道:“大嫂,你要照顾好大哥,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以后我就不过来了,这里的一切就有劳大嫂了。正龙这里谢过了。”说完,便大步离开。只留刘氏满脸疑惑茫然第站在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