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堡主的安排下,饥饿了一天的小孩子吃过了奶,直接躺在了那柔软的怀中再次安睡过去。李务也跟随着之前的小哥去了一间全新安置的客房,吃了些黄正龙叫人准备的饭菜,吃饱喝足之后在房中就歇息了下来,累了一天一夜的老人家合眼于床,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醒来之后的李务不知该干点什么,就在这豁大的大宅中溜达,他听到东南方向有呼呼哈哈的整齐的叫喊声,想必是很多人在一起练武,寻着声音便复又在武场看到了黄正龙,此时,黄正龙正在一旁观看黄家子侄辈的小孩们练武,但又好像没在看,眼神呆滞,紧皱双眉似乎在想事情。李务上到黄正龙面前拱手道:“黄堡主在想什么呢?”黄正龙突然缓过神来,说:“哦,是李管家啊。昨天休息的怎么样啊?”

  “非常好,要再次多谢黄堡主的收留,老朽这把年纪了您还愿意养我这个没用的人……路老爷能有您这样的结义之交,我相信他看到小少爷最终交在了您的手中,一定会安息的。”

  “老管家言重了,我与路兄的交情,做这些事都是举手之劳,唯有能帮路兄报仇雪恨才算对得起他予我的托孤之请,那样他的在天之灵才能得到告慰吧。”

  “黄堡主事到如今还能不忘旧情,老朽折服!不知黄堡主刚才在愁思什么,可否有老朽能帮得上的?”

  “此事在昨天听了您的讲述之后就开始困扰着我,不过这事您老人家还真帮不上忙。”

  “黄堡主别把话说这么肯定,老朽这辈子自认没什么能力,但毕竟是活过了一个甲子的老王八了,世面还是见过一些的,堡主不妨说来听听,没准我能提一点小的建议呢。”

  “哈哈哈哈,好,老管家一生阅人无数,必有高见,那我就跟您一起探讨探讨。事情是这样,我听了您说的凶手的所有信息,就在想杀死路兄的人,从各项分析,都应该是蓝家的人,只是实在想不通为何是他蓝家的人。”

  “堡主与蓝家有交情?”李务道。

  “交情谈不上,只是杯水之交而已,但我对他们的刀法倒是记忆深刻。”黄正龙道。

  “哦?难道他们的刀法有奇特之处?”

  “何止奇特,简直就是异于寻常,不拘一格,让人绝对过目不忘。”

  “那黄堡主您是讨教过蓝家人的身手?”

  “那到没有,只是亲眼见过一次,不过就这一次,能让我记住一辈子。还记得那是十几年前,游仙岛的姬岛主在岛上要办一个万刀大会,他向天下使刀的各路门派,各家高手发出邀请,共飨盛宴,切磋刀艺,以武会友。说来有趣,那姬岛主是个刀痴,整天研习刀法,近乎痴狂。听说他举办万刀会就是因为他又发明了一套新刀法,想找各路高手切磋刀技,还说愿将一生所研究的刀法送与在万刀大会上胜出的高手。因姬岛主与我黄家是世交,又与我爹是多年的好友,所以也给我爹发了一张请帖,邀请前去观摩。而我爹因为长年习武落下的旧伤再次复发,不便前去,便授意让我和大哥去一趟,闯闯江湖,开开眼界。我俩便一起去了游仙岛,观赏了那场盛会。让我终身难忘的是那大会的规模,虽只是习刀之人的聚会,但也不乏各大门大派之中使刀的高手,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记得当时到场的豪杰不计其数,占满了整个小岛。当时都认为众人里最强的便是少林的达摩刀、武当的八卦刀和玄极门的玄武双极刀,当然还有姬岛主自创的劈风刀。比武大会如大家所预料的那般正常进行,强者胜,弱者下,但谁都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名不见经传的蓝邬提,之前他的名号在江湖上鲜有耳闻,可是谁知这一战竟然使他在江湖中名声大噪,他先是如秋风扫落叶般地快速解决掉了两个二流刀客,然后又与少林达摩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展开对攻大战,生生用紧迫的刀速将和尚逼的步步紧退,直至跌下擂台。倒是之后的一幕有些让人想不到,与他对战的玄极门的廖师兄似乎没打算和蓝邬提做正面的交锋,只是用他们很擅长的防守身法顶了蓝邬提百余回合的强烈攻势之后便顺势败了下来。蓝邬提就正式与姬岛主在终极对战中会和,让众人大跌眼镜。姬岛主一柄开山刀一开始就武得虎虎生风,而蓝邬提也非等闲,他左手倒拿一把长匕首,右手握一柄短刀,疾风骤雨,快如闪电,丝毫不落下风。两人大战两个时辰不分胜负,回合更是不计其数,两人到最后虽都已筋疲力尽,但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力道与速度也没减得半分,依旧平分秋色。还好姬岛主长年习重刀,比到最后,他还能使出重力,压倒蓝邬提一筹,仅靠体力胜了蓝邬提一招,保住了他的声望和他的刀法秘籍。随着决战的收场,这一场盛宴也就落下了帷幕。当晚在姬岛主的盛情款待下,众人推杯换盏,喝到次日天亮,方才结束。而我也与蓝邬提互敬了一碗,相互介绍,也算彼此认识了。”

  “那您说这次杀路镖头的人会是蓝邬提吗?”听到如此精彩的故事,管家李务对蓝姓人的好奇也越来越重。

  “绝对不是,据我了解,蓝邬提现在已过不惑之年,而你说杀路兄的是一个年方双十的青年。据我猜测可能是蓝邬提的子侄辈中的佼佼者,而至于为何会进入到锦衣卫,而且又因何由杀害路兄,现在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那又该如何呢,现在很明显这就是最大的线索,要想有答案只能从这条线寻下去。”

  “是啊,所以我思虑再三,还是打算亲自修书一封,派人送去蓝家寨,向蓝邬提问个清楚。为我路兄讨个公道。决不能让我路兄死得不明不白。”

  “啊,那就多劳烦堡主了,我在这里替永福镖局上下几十口谢过黄堡主了。”说完李务便向黄正龙深鞠了一躬。

  “哎~李管家言重了,我与路兄情同手足,他遇难时我没在身边,已是有愧,现在也只能感叹上天不公,并竭尽全力为其讨回公道,报仇雪恨。”黄正龙仰天长叹一声。“哎!路兄,为弟无能啊!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找到仇人,取其项上人头来为你祭奠!”

  “多谢黄堡主,老朽再次谢过。”

  “哎~李管家不必如此,这是我这当兄弟的应该做的。老管家奔波了一天,还是应该好好歇息几日。我现在就去写信,早日把事情搞清楚就越可能早日为路兄报仇雪恨。老管家就自便吧,黄某先去了。黄平,给老管家多准备些生活常用品,安排妥当,完了之后叫飞虎来我书房找我。”黄正龙吩咐旁边的一个小童道。

  $更Nm新最u快*上◇!酷c匠Q4网3

  一时三刻之后黄正龙放下手中的毛笔,吹干墨迹,找了一个信封装好书信,然后就听到三声清脆的敲门声,“二叔,您找我?”一个壮硕的少年来到黄正龙的门前道。

  “啊,飞虎啊,你跟我来。”黄正龙将少年带到书房里屋,将桌上已经封好的书信交予少年,“飞虎啊,你去马厩挑一匹快马将这封信送到巴中蓝家寨,亲手交到蓝寨主手中。等到他写完回信后再亲自带回来。走的时候带足盘缠,这我已经吩咐好了管家,还有,一定要记住,走大路,住大店,别贪杯,早去早回。安全最重要。好了,去吧!”

  “是,二叔,我去了。”青年拿了书信便要夺步而去。

  “哎,等一下。”黄正龙从书架顶层的箱柜中拿下一只紫檀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副乌金铁手,铁手被打造得极其精美,手指尖全部都是鹰喙的形状,尖锐无比。“来,飞虎。将它带上,记住要手不离身。遇到危险能跑就跑,不到万不得以不要用。还有,万一遇到事情,不要伤人性命,能脱身即可,送信要紧。”

  “这…二叔,这可是爷爷传给您的传家之宝啊,您一直珍藏着都很少拿出来,这万一在我手里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就成家族的罪人了。您还是收着吧。”

  “让你拿着自有我的道理。这铁手虽是传家之宝,可它毕竟就是件兵刃,用处就保人性命的。我黄家真正的传家之宝是这铁手精神,是我黄家历代好儿郎铮铮的铁骨,不是这死物。你是我黄家的未来,你们才是我黄家最重要的,记着,任何时候,性命最重要,黄家不能少你们任何一个。去吧,路上小心点。”

  “是,二叔,我一定很好的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而且会好好保管好这副铁手,我保证,现在是什么样还您的时候还是什么样。二叔,我走了。”青年激动的拿着铁手跑出门去。

  望着远去的黄飞虎,黄正龙一脸欣慰。转身朝西方向望去,思索犹豫片刻,迈出的腿又收回,反复几次,最后还是向西跨院走去,那里是他大哥黄正雄的住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