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遗孤李务抱着孩子从永福镖局逃出来之后一脚都不停歇地走了一天一夜,逃亡仓促,根本没机会带一口吃食,也算难为了这位老人家。晨初之时李务接了点花叶上的露水给孩子喂了下去,勉强止住了婴孩的啼哭,他也舔了几口润了润嘴唇又接着赶路。本来黄家堡与永福镖局所在的两个小镇只隔着一片山林,路途并不遥远,可无奈老管家李务已经年近古稀,体力本来就弱,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跋涉,行至中午的时候已经是又渴又累,实在是没力气再前行了。这时太阳正是最毒的时候,李务抱着孩子往树林更深更密处行了几步,找了一棵茂密的大树靠着坐了下来,想等着头顶的日头偏一些的时候再接着赶路,到那时他估计也能歇个差不多,体力会恢复些。李务搂着孩子眼看再翻过一个山头就到黄家堡了,这时突然从树林里传出了一阵希希簌簌的响声,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四面八方全都有,很明显不是野兽出没,难道是追杀的人赶到了?李务不觉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闭上眼等待死神的降临。林中最后窜出一伙人,手持刀枪,向他逼来。

  众人为首的大汉旁边的一个小黑矮子向李务喊道:“嘿,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你……哎,老头儿,睡着了?醒醒,爷这打劫呢。”小黑矮子的话刚说完就看见了李务睁开眼,惊奇地看着他们,好像头一次见强盗的样子,“嘿,老头儿,想从爷爷的地盘过的话,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不然老子给你提前送终!”

  李务心想不好,这是遇到贼人了,如果不给他们点好处恐难安全脱身,可我现在身无分文,该如何是好。“这位大爷,我是永福镖局的人,有要紧的事要去黄家堡,请您行个方便。”

  “什么狗屁镖局,不认识,老子只认钱,再废话老子一刀劈了你。”

  这开镖局的为了行镖方便都是黑白两道打点好了的,这伙人怎么突然不认人了呢?难道是伙新匪,以前没接触过?要真是这样,那就大大不妙了,该怎么应付呢?李务心道。

  “不知这位爷是哪个山头儿的,可否方便报个名号,日后也好方便拜访。”

  “这是我们乌鸦,乌爷,我们是黑水沟的。想知道的也告诉你了,赶紧把钱拿出来。”大汉旁边的那个小黑矮子一指大汉说道。

  “这……老朽今日走的急,没带钱物,可否先行个方便,日后定当取重金前去拜访。”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二子,老黑,给我搜。”

  人群中出来两人伸手便向李务身上摸去,自上而下搜了个遍没搜到一文钱,老头搜查过了,他们便把目光落在了老管家手上的孩子身上,见他们要查看小孩,李务下意识地将孩子在怀里紧了紧,生怕他们没有收获后恼羞成怒对孩子不利。可那二人丝毫没有考虑那么多,看老头有躲的意思就觉得那孩子身上一定有文章。他们打开包裹孩子的锦被,发现孩子脖子上挂着一块玉坠,这可是满月时路永福和夫人一同亲自给他戴上的,也是他们唯一给孩子留下的东西。李务见贼人瞄上了那块玉就要躲,但还是被两人一把拽了下来,拉拽的疼痛使孩子大哭起来。

  “大哥,给,有块玉,应该值点银子。”

  大汉一脚将李务踢倒在地,“他妈的,不是说没有吗,你个老东西,非得等老子亲自动手。”号称乌鸦的贼人头子将玉坠在手中反复把玩观看,那玉坠玉质饱满圆润,是上好的古玉,乌鸦虽是个强盗,但能当强盗头子的人,至少不会是傻子,这玉可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可不能像之前抢的那些东西一样随便当个物件就给卖了,没遇到识货的人之前,还是自己先保管吧,当然,这些想法是不能让手下那帮粗汉们知道,今天运气还不错,收兵。“老头儿,今儿爷高兴,给你留条活路,弟兄们,走!”

  被踢了一脚的李务口吐鲜血,等那伙强人没入林中之后,捂着胸口强忍着站了起来,抱起孩子,继续向黄家堡行去。

  几经磨难,年迈的老管家拖着一口老气终于到了黄家堡,来到黄府门前,扣响大门。几声之后大门便打开一条缝,探出一个人头道:“你是何人,有何事?”

  r)最qX新c◇章节上◎*酷n、匠!,网“&

  “这位小哥,我是永福镖局的管家,有要事求见黄堡主,请给通报一声。”

  “稍等。”说完便关上大门向黄正龙通报去了。

  片刻之后大门再次打开,小后生微笑着对李务说:“老人家快请进,黄堡主有请。”李务便抱着小少爷跟随着开门的小后生向府内走去。

  进了正厅,抬头便看到一副大扁悬挂中央,书道“正气长存”。扁下正坐一位黄脸大汉,方脸剑眉,不苟言笑,一身锦绣华袍,正襟危坐,英气逼人。此人正是黄家堡堡主黄正龙也就是昨日晌午与路永福单独对饮的男子。偏坐坐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儿,左手拿着一本论语,右手在空中比比划划,口中皆是对论语文章的讲解。看来是黄堡主在听儿子汇报学习成果。

  黄堡主看到一个老汉进来,便伸手向小孩实意停下来,开口道:“老人家是永福镖局的人?有何要事急见黄某?”

  “老朽是永福镖局的管家李务,事情是这样的,前日夜里……”李务向黄正龙详细说了那晚的惨案,说得声泪俱下。

  黄正龙听得满脸惊讶与愤怒,左手一拍扶手道:“欺人太甚,竟然强加罪行,无中生有。锦衣卫就这样无法无天吗?可怜我路兄一家几十口就这样成了无头冤魂,死不瞑目。哎,这也怪我,为什么就没能和兄长多待半日,现在只能追悔莫及。李管家先请坐,再慢慢向我说明。”

  “多谢黄堡主。哦,对了,那人不像是一般锦衣卫的做法,他们昨日去的目的好像只为杀人,说的话总共也没超过两句,似乎更像是私怨,不像公办。”

  “那都是些什么人,如何连我路兄的功夫都挡不了他十个回合。”

  “那为首的说他姓蓝,那人左手一把长匕刃,右手是一把佩刀秀春刀,好像要比其他人的短一些。刀法是极快,刀刀要命,几个回合下来路镖头就招架不住了。黄堡主在江湖声望极高,可识得此人?”李务说道。

  “姓蓝,左匕右刀,刀法极快…每一条都是蓝家的特点,可是不应该啊,蓝家向来与世无争,不问世事,现在又如何出现在了锦衣卫中?哦,对了,你怀中的婴儿可就是我那刚满月的路兄的遗孤?”

  “这正是二少爷,路仲天,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老朽略通医术,按揉了他的睡穴,使他能一路安睡至此。夫人临终前让我来黄家堡投靠黄堡主,希望黄堡主能收留二少爷,我老头子也就算不辱使命。之后便自寻去处,就不扰黄堡主了。”

  “哎,李管家哪里话,您已年逾古稀,哪里再寻去处,便在我这里安生住下。哦,鹤儿,快,去找你三婶来。她刚产子数月,还有奶水。让她来给贤侄喂食。”

  “是,爹爹,我这就去找三婶!”小儿应完便纵身跃起座椅,然后急忙跑出大厅。

  “李管家见笑,这是我儿飞鹤,被一家人惯的,没了规律。”

  “哪里,小少爷生性活泼,将来必能传承黄堡主一身武艺,光耀门楣啊!”

  “哎,顽劣之徒,不好管束啊。李管家也一路辛苦了,我叫他们去备些饭菜,将来你就是我黄府的人,主要就负责贤侄的生活吧,你我一起将他养大成人,为路家报仇雪恨!”

  “这…黄堡主,夫人临终前交待,只希望他能安全长大,这复仇……。”

  “嫂子的脾性我也是知道的,这杀父之仇,灭门之恨,怎能不报。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负责好他的生活起居,其他的就由我这个干爹来管教,定不负路兄与嫂夫人的重托。”

  “干爹?黄堡主,您……”

  “没错,即日起,我就认此子作我黄正龙的干儿,教他习武做人,来日为我路兄报仇,重振永福镖局的雄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