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灭门

  明弘治十二年,三月初三,春光明媚,万里无云,家家户户都礼供朝拜,共享佳节。

  永福镖局的大院里,镖头路永福的小儿子恰好在今天满月,路家正在准备给孩子的满月酒。路永福招呼着提前到来的客人,路夫人也没闲着,将孩子托付给奶妈,亲自下地和老管家前前后后地张罗着之后的晚宴。路永福看着一波一波的客人的到来,脸上的褶子乐得更厚了,突然他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大步流星地穿过众人,来到一位刚刚进门的男人面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兴奋地说道:“哎呀,兄弟,你可算来了,都知道你忙,没想到你今天还能到哥哥这里来,蓬荜生辉啦,啊,哈哈哈哈。”

  “大哥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儿子过满月那不就和我儿子过满月一样嘛,当爹的哪有不给儿子过满月的。不过你刚才怪老弟的拿句话小弟也确实惭愧,可是没办法,一大家子人都指着我一个,我……小弟在这里先给大哥赔不是了。”男子冲路永福抱拳鞠躬,行了一个大礼。

  “哎呀呀呀,这是干什么呢,大哥是开玩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看你怎么还当真了?快进来,”路永福拉过男子的手就往大堂里走,刚刚迈入大堂就凑近跟前冲对方飞了一个眼色,道:“今天能跟哥哥来个一醉方休了吧?”

  “呵呵,大哥,你也知道今天非同平日,我你也清楚,在其位,身不由己啊,今天晚上的正宴兄弟恐怕是不能参加了,不过来一趟也不能走空,晌午的这顿酒我就不能放过你了,大哥,嗯?”

  “哈哈哈哈,好,今儿为了你,我还就不管别人了,这眼见就到晌午了,人让他们去迎,你我到我屋子里,就咱俩,你先去,我这就让人准备酒菜。”

  “别,大哥,你还是忙你的,不用刻意管我,让别人挑理。到时候你来跟我喝两杯就行。”

  “说什么呢,咱哥俩好容易才聚这么一次,兄弟你就听哥哥的吧,完了我多个他们敬几碗就是了,就这么着了。”男子拗不过路永福,只好听其安排。

  午宴一过,祝贺的客人们走了一些,包括之前跟路永福单独对饮的男子。

  傍晚时分,参加满月酒正宴的客人已基本到齐,夜幕也早早拉了下来,灯笼红烛,一并亮起,永福镖局灯火通明,晚宴也正式开始了。路永福与众亲朋好友举杯庆祝,喝得不亦乐乎。这时路夫人也抱着刚满月的儿子来到了路永福的身边,路永福接过儿子,起身对众宾客道:“今日,是我路永福儿子的满月酒,感谢诸位的光临。今天大伙一定要喝好,莫驳了我这张老脸啊!”这时旁边一黑脸大汉道:“恭喜大哥四十了又添一贵子,看我这二侄子虎头虎脑的,随您啊!哈哈哈!哎,大哥,给孩子起了个啥名儿啊?”路永福说:“老大叫伯乾,这老二呢就叫仲天。各位可别笑话我这老粗啊!”旁边一老者道:“嗯,好名字啊,仲天,中天,取如日中天之意,好啊!”路永福道:“二叔笑话了!哈哈哈!来,大家喝啊!”……

  在众人推杯换盏,激战正酣之时,正是漫天星空的夜晚,突然乌云密布,使本就无光的夜变得更加黑暗。一阵阴风乎起,吹灭了院里所有的灯笼蜡烛,顿时一片漆黑。院墙,房顶冒出许多人头,手持弓弩,瞄向院内的人群。这时一群人撞开大门,手持火把破门而入。

  路永福先是一惊,然后定神观察了下这些人,统一的着装,都是头戴黑纱帽。是官家,官家如何来寻我这镖局的麻烦呢,从来没有过的事啊。不对,他越看他们的装束越感越不对劲。啊!飞鱼服!是锦衣卫!他们来干嘛?

  这时从锦衣卫后面出来一个人,这人有些与众不同。他背后腰间插着两把短刀,侧腰间别着一把长匕首,左手拿着锦衣卫的佩刀绣春刀,而右手却提着一个黑布袋。他从黑布袋中拿出一颗人头,面向路永福,举在空中,对他说:“路镖头,可认得此人?”

  这时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照亮整个夜空。

  路永福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儿子路伯乾。心中悲痛与怒火顿生,从桌下拿出自己的金背大砍刀道:“你是何人,为何杀我儿?”话音刚落,大雨便如倾盆般落了下来。

  那人道:“你儿为叛党运送脏物,还当众拘捕,我将他就地正法了。至于这趟镖,恐怕就是你接的吧。”

  “一派胡言,我永福镖局认人认镖从来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不接那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镖。我与你无冤无仇,因何诬陷我?”

  “呵呵呵呵,路兄看出来了。这事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不识实务了!”

  “你…你不是锦衣卫,你到底是谁?”

  ;}看r;正d;版Ag章'节T上酷5匠D+网i》

  “哈哈哈哈,看出来了,可惜晚了。至于我是谁…既然你都是将死之人了,也不怕让你知道,我蓝某人不收无名冤死鬼,好了,你我既已相识,其他的就只能问它了!”他拔出手中的绣春刀说道。

  路永福喊道:“我管你姓蓝姓绿,先还我儿命来。”说着便举起大砍刀向那锦衣卫砍将过去。

  那锦衣卫瞬身往旁边一闪,躲过一刀,右手持刀,左手顺势将腰间的匕首拔出,反手滑向路永福的咽喉。这一刀动作之快险些一刀结果了路永福,还好他反应也不慢,躲过了致命一击,但尽管如此,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长痕。路永福心道:好快的身手,到底是何人?还不及他细想,更加疾风骤雨的进攻便落了下来。刀与匕首的交替进攻快如闪电,堪称完美。

  路永福使尽浑身解数来招架,尽管如此,身上还是多了许多伤口。心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如此恐怖,自己的功夫虽不是最强也算上等,但在他面前尽然完全落入下风,豪无还手的能力,如此狼狈,此生还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今晚恐怕凶多吉少了。

  那锦衣卫就像玩木偶一样将路永福玩弄于鼓掌之间,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要了路永福的性命。十几个回合下来,路永福已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那锦衣卫轻蔑的笑道:“什么一刀闯江湖,如此不堪一击。江湖就这么好混吗?今日死在我蓝某人的刀下是你的福气。好了,不玩了。所有人听命,凡是这院子里能喘气的,一个不留,杀!”接着随手一刀划过路永福的脖子,弯腰捡起路永福的头颅走出了大门。随后院里哭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时管家李务拉过抱着孩子满脸惊慌的路夫人向里屋跑去,将要进门时,突然一只冷箭射来,射中了路夫人的后心。路夫人拖着最后一口气将孩子递给了李务,道:“李管家,天儿就拜托你了,从后院暗道逃出去,去西北十里外的黄家堡找黄堡主,他会收留你们。要让天儿好好活着。”

  “放心吧夫人,我一定会把小少爷照顾好的!”话音刚落,路夫人就没了呼吸。

  管家李务抱着孩子来到后院的柴房,掀开地上的草毡,钻入地洞,又盖好草毡,逃了出去。

  三个锦衣卫追至后院却发现人没了踪影,便向首领禀报,说那老汉抱着小孩跑到后院以后就不见了踪影。蓝姓锦衣卫摇头道:“一群废物,算了,一个老头,一个刚满月的小孩,不足为虑。有这路永福的人头就已经够交差了。留两个人把房子烧了,其他人撤。”

  屠杀结束,雨也停了下来,之后便是灼目的火光,再次照亮了整个夜空。

  话说这管家李务带着孩子逃出地道后,心里仍是无尽的恐惧还有一些小庆幸。他抱着满脸无忧,甜甜酣睡的小仲天往西北方向走去。

  永福镖局惨遭灭门,希望他黄正龙念旧情能收留我们。李务一边想一边挪着老迈的步伐向着黄家堡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