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卧槽好烦啊!”何灵超在床上翻来翻去,搓了搓自己的狗头,“那玩意到底怎么回事,太尼玛诡异了!”看得出,他还在为那件事情头疼。“还有陈潇月,我是不是该给她道歉啊,事情还没弄清楚前,怎么说也不能妄下结论啊!。嗯,对,先给她打电话道歉。”

再看陈潇月这边,刚刚离开。就被三个小混混抓住。“大哥,今晚上弄了个妞怎么处置?”一个鸡公头的混混对一个阴阳头的混混说到。“大哥,你看今晚月黑风高,不如咱就……”此时一个绿毛的混混提议到。

“嘿嘿嘿,这小妞虽然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不过给兄弟们解解馋还是够用了。”此时阴阳头混混发话了。“你们滚开,”陈潇月尖叫到,“你们这群流氓。”

“你说对了,我们就是一群流氓,兄弟们,上!”阴阳头混混满脸坏笑地说到。

“叮叮叮……”这时陈潇月的手机响了。阴阳头混混听到声音,把陈潇月的手机从给拿了出来。“快接!”他把手机凑到陈潇月耳边,然后点了接听,还有免提。

“喂,潇月啊?那个,那个时候的事,对不起啊。对了你回家没有啊,大半夜的,路上很危险啊!”何灵超还是很担心她的。

陈潇月没有说话,强忍着泪水,她知道何灵超还是关心她的而她却……“你丫的倒是说话啊!”绿毛混混一急,就向陈潇月吼道。“你丫傻叉是吧!”阴阳头混混踢了绿毛混混一脚,“瞎吵吵什么。”

“谁?”何灵超一听声音不对啊,“你们是谁,和陈潇月什么关系!”

阴阳头一听不对劲,马上把电话挂了。

“老大怎么办!”绿毛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丫傻叉啊!还能怎么办,跑啊!别人肯定知道有什么不对!”阴阳头又给了绿毛一脚。

“大哥,我们快走吧!”鸡公头在一旁说到。

三人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铁皮房子。“卧槽,怎么回事。”这边的何灵超觉得事情不对劲,又给陈潇月打电话。

可是陈潇月这边正被绑在一旁,又怎么能接电话呢?何灵超看到对方半天没有接电话,知道一定出什么事情了。他首先想到的是报警,可是失踪没满24个小时不给立案啊。

“马勒戈壁,”何灵超穿好衣服,“先出去再说!”

外面依旧很冷,何灵超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三点钟了。

此时陈潇月这边,正拼命的想要挣开绳子。这时一个人进来了。“准备什么时候认罪啊?”这时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是你,你……”陈潇月停了下来,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万万没想到,来抓自己的人,竟然是……那人没等陈潇月说完,过去就给了她一耳光。“你说说你,是有多愚蠢啊!你哥哥想帮你们亲爱的爸爸戴罪立功,你却……反正我看是不可能了。正好,我也少了个大麻烦!”那个人说完便大笑起来,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你可以除掉我了,这样又少一个心腹大患了吧。”陈潇月平静地说到此时脸上面如死灰,眼神满是绝望和悔恨。

“除掉你?当然要除掉你,不过不是现在。”说罢,那个神秘人又给了陈潇月一耳光,然后掐住她的脖子,“说,你把时间沙漏传送到了哪里!”

“呵,想得到时间沙漏,你死了这份心吧!”陈潇月恨着那个神秘人,眼神中又充满了杀意。

“啧啧啧,看你这小眼神,要把我吃了似的。不过你不说,我可不止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神秘人说把自己的手上的机械表取下来放在地上,红色的表身,如同地狱之火一般,“陈潇月,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恒之表!你,你竟然杀了他,你个畜牲!”陈潇月大叫到,“你,你想干什么!”看着红色的表,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折磨下你而已。”神秘人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匕首。

“不要,不要啊!”陈潇月绝望地叫着。“别害怕,放心,痛苦,将会是永恒的。”,神秘人说着将陈潇月的羽绒服拉开,将匕首对准她的锁骨,“一定很有意思!”神秘人舔了舔嘴唇。

“不,不要,不要……啊!”铁皮房子里充斥着她的惨叫声,是那么的凄厉……血在粉红色的衣服上绽放开来。

此时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何灵超急的都冒汗了,他把梦幻网吧周围可以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陈潇月。“啊!”这时候他听到一声惨叫,神色大变,连忙朝着声音源头赶去。

神秘人舔了舔匕首上的血,将地上的手表拿起来,“两分钟,陈潇月,你应该知道这种酷刑吧?!”神秘人靠近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陈潇月耳边轻声说到,“我若不死,你的痛苦就不会停止。放心,我会不定时的让你痛不欲生。最近的一次就在五分钟后开始,如何?好了,反正你以后会自己来找我,跪着告诉我时间沙漏的位置的。哈哈哈哈……”神秘人大笑着离开了铁皮房子。

这时,陈潇月锁骨上的伤痕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愈合,身上的血渍也慢慢消失。

“陈潇月,原来你在这里。”这个时候何灵超来了,看到陈潇月衣冠不整,担心发生了什么,连忙跑上前去,替陈潇月松绑,“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人欺负你了,你怎么脸色这么白啊。”何灵超看到此时此刻的陈潇月,都快哭了。

“你滚啊!快滚!”陈潇月知道,等会将会发生什么,她不能让何灵超看到,绝对不能。她一把推开何灵超。独自一人向门外走去。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我说了对不起了,大不了我以后不过问那件事了嘛!”何灵超此时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个笨蛋,你知道不知道,其实……其实……”陈潇月停在了大门口,正准备说些什么时,身体却传来剧痛。就像那个神秘人的匕首刺入时那样,也许还更疼。但是她必须她强忍着不表现出来!不能让何灵超看到!

  ◎酷%*匠◇网G8正p版首*发#

何灵超看到有些不对劲,走向前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谁知道这时陈潇月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发出阵阵呻吟。“你怎么了!”何灵超把她抱在怀里,突然他发现陈潇月的脖子有血!好多的血!

“你受伤了,没事的我带你去医院,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说着,他就把陈潇月背在背上,跑到外面,本想搭出租车,但是大半夜的,车自然不好找。他就背着她,一路跑着去最近的医院,边跑还不停地对陈潇月说,“没事的,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陈潇月在他的背上,再也忍不住疼痛,一下口咬住了什么东西。

虽说是冬天,穿得厚,不过这一咬还是咬疼了何灵超。何灵超咬着牙,挺了过去。现在可不是顾虑这个的时候!

医院里。

“什么,你们说你们找不到伤口,那哪里来的血,你们什么医生啊!”何灵超被医生的话吓到了,怎么可能没有伤口呢?

“我们真的没有发现,而且我们也对病人做了全面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们也很苦恼!”医生也是一头雾水。

他看了看在病床上已疼昏死过去的陈潇月。又想到了那时发生的事情。他摸了摸陈潇月苍白的脸,心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了看手表,吸了一口凉气。两点五十八?怎么可能,刚刚明明还是……是自己看错了吗?

他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这背后会有更大的阴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殇城说:

是不是太暴力,本来想再暴力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