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岭也算是滨海市比较著名的一座山峰,也是滨海市最凶名赫赫的一座山峰。

  南山岭海拔并不算太高,最高只有一百零三米,但是它面积极大,而且灌木丛生,在南山之内,如果不是极有经验的猎人,都极有可能会迷失方向,这除了它面积极大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参天大树比比皆是,阻挡了视线,分不清方向。

  当然了,南山岭的凶名并不是来源于它的广袤和易迷失方向,而是南山岭之上凶猛的野兽太过,有毒的虫蛇蝎蚁更有不少,如果不是有着丰富经验的森林生存经验的人,在这南山之上,能活下来的几率并不大。

  但是,只要不太过深入南山之内,危险的系数并不是很大。而这一次吴教官命令队伍爬上南山之巅,并不可是要求他们都深入到南山之内。

  虽然这次的军训有着死亡指标,但是吴教官要的并不是真的要置这些学生于死地,他不过是想以死亡指标来提高这些学生对本次军训的重视的同时,也避免万一出现死亡的情况。

  纪祤骂骂咧咧地带着所有同学,愤慨不已地跑着。

  “都给我快点,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们才跑了一半的路程,这远远不够!”纪祤脸不红气不喘地跑着,还不断放开喉咙不要命地吼:“当年你们还是精子状态的时候,能从几十上百亿的对手中跑到了第一名,现在怎么一个个都焉了?全TM给我跑快点!”

  “无耻!”

  “流氓!”

  纪祤说的太直白,被所有的女同学红着脸啐道。

  叶雅歆更是讨厌地看了纪祤一眼。连颜晴浣都大为厌恶的狠狠刮了他一眼,心中多少有些后悔留下纪祤这个没素质的学生。

  “我勒个去,有力气骂我还不如给我跑快点!”纪祤不以为然,依然我行我素的讽刺着。

  “还说我们,就你最恬燥!”叶雅歆自羽高贵,最重视优雅而绅士的气质和行为,现在纪祤的行为最让她难以忍受,忍不住反唇相讥。

  “靠!老子要跑起来,你们连我的灰尘都吃不到,要不是为了你们这群蠢蛋,老子才懒得理你们!”纪祤可不是那种愿意吃亏的人,什么话都了他嘴边,说出来都是极为的难听。

  “你......啊!”叶雅歆被纪祤的话气得鼻子都要歪了,想再次反驳时却因为一时的气愤,脚下的节奏被下意识的打乱,双脚一绊,娇声惨呼,摔倒下来。

  “叶雅歆!你怎么了?”

  “班花大人,你怎么啦??”

  美女总是能得到特殊的照顾,当叶雅歆摔倒之后,队伍立即就被打乱,所有人男生女生都是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极为关心地围了上来问道。

  “都干什么?都不想吃早餐,都想死了是不是?全他妈给我滚蛋!”纪祤极为愤怒地暴喝道。他可不想一天没饭吃,虽然一天不吃东西对他来说没什么,可是因为这群傻蛋没饭吃,太不值得了!

  “你还是不是人啊?你没见到有人受伤了吗?你......”

  “你什么你?快滚,受伤就意味着淘汰,淘汰就意味着死亡,死去的人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只有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都给我滚!”

  纪祤这句话说得残酷而不留情面,但是能考上明珠大学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心中都思索一下都明白纪祤说的话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这已经不是军训,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开始犹豫了起来......

  而叶雅歆此时也是面露惊慌了起来,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绝望,因为纪祤的话也同样让她意识到,她那隐隐作痛的右脚或许就是她本次的催命符。

  如果说,这一次的军训会有人死亡的话,那么受伤的她将会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一想到这,叶雅歆就心如火焚,但是几次挣扎,都未能站起来,而微微发肿的脚踝很明确地告诉她,她的脚扭伤得不轻。

  “你们大家都跑吧!我不用参加军训,我的迟到应该不会拖累到你们,我留下来照顾叶雅歆!”颜晴浣作为老师也同样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附和着纪祤的话。

  众人学生面面相觑,一时间却是难以抉择起来......

  如果抛弃了叶雅歆,毕竟都是同学,有点太不近人情,可是如果不放弃,或许自己就会是下一个死亡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阅历太少的众多学生都显得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做。

  “时间已经不多了,前面就是南山山脚,你也滚蛋,带着这群只会浪费时间的蠢蛋给我爬上去,这个小傻妞留给我!”纪祤冷着脸对颜晴浣吩咐道。

  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纪祤才是老师或者教官呢。

  “可是……”颜晴浣迟疑起来,下意识的也是真的把纪祤当做是队伍的主心骨。

  虽然被纪祤这般不留情面的粗鲁暴喝,但是她却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当然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情况比较危急,而且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时才会下意识地把纪祤当做是决策之人,等她回过神来之后,她或许就会醒悟的。

  “可是什么?再可是就全体迟到了!你要时刻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因小失大,快滚!”纪祤看了看钟表,时间还剩下十分钟了,再不走就迟了,更加愤怒起来。女人就是这般的拖拉,不懂大局之念!

  “好吧,好吧,我们走,速度跟上!”颜晴浣本身也是极为雷厉风行的人,再次被纪祤的大喝满腔怒火地回过神来,急忙地催促着众人跑了起来。

  望着众人都跑远了之后,纪祤这才邪异双眸玩味地打量叶雅歆,调侃道:“我还以为你的脚能和你的嘴一样牙尖嘴利呢,没想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你......纪祤,你不要太得意了,今天我就是真的死了,你也会因为吃不上早餐,下午的训练也足可要了你的命!”叶雅歆冷冷的看着纪祤那张讨厌的嘴脸,愤怒已经掩盖了她心中的恐惧。

  “呵呵,没想到你即使是死都不会放过我,想拉我殉葬,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纪祤伸出修长手指摸了摸脸颊,讶问道。之前的焦急很愤怒已经丝毫不见,显得很是云淡风轻。

  “你少恶心我了,我哪怕看上阿猫阿狗,也不会看上你的!”叶雅歆愤怒得饱满酥胸不断起伏,她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

  最后还觉得气不过,补上一句:“登徒浪子!哼!”

  “是吗?呵呵,我也希望你最好不要看上我,像你这种女人哪配得上我!”纪祤撇撇嘴角说完,走到叶雅歆的面前蹲了身子,拿起了她受伤的右脚,仔细查看了起来。

  “你干什么?你不要碰我!救命啊!”叶雅歆惊恐得大呼,惊艳俏脸煞白一片,睫毛不停的颤抖。他不会趁这里没人想对自己做点什么吧?

  “如果不是怕你连累我,你的死活我才懒得管!”纪祤寒霜般的眼睛凝视了她一眼,一道寒芒一闪而过,顿时就把叶雅歆镇住了,忘记了挣扎。

  趁着叶雅歆愣神的瞬间,纪祤极为熟练快速地脱下叶雅歆的军鞋,看了看她那洁白如玉莲趾,整洁排列,寸寸皙嫩,倒是诱人。

  “真是脆弱,就这么绊一下就骨头移位了!”纪祤转开眼,瞄了一眼那红肿的地方,低声地说了一句。然后不再迟疑,捏住叶雅歆脚踝的手稍微一用力“咔嚓”之声从她脚踝之中传递了出来。

  “啊——”一股痛入心扉的刺痛立即传遍了叶雅歆全身,娇声惨叫了起来,眼泪都痛得落了下来。

  “......”纪祤掏了掏自己的耳蜗,女人的分贝就是高,就连耳膜都差点被震破了,见她流泪楚楚可怜模样,也狠不下心再骂她。

  纪祤等了一会儿见她还在低声垂泪,又不客气了起来:“好了,别装死了,就你的姿色还博不到我的同情!”

  “你......混蛋!呜呜......”叶雅歆深感委屈的越哭越凶。

  “喂,你还不要命的哭?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纪祤略微有些心慌说着。倒不是心慌在规定时间内赶不到山顶,而是心慌扔在抹眼泪的叶雅歆!

  最h;新f1章a节~上酷)_匠y网

  女人的眼泪虽然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偏偏又是男人最致命的武器,纪祤也不例外,最见不得女人哭了!

  “我不管,我就哭,你最混蛋了,我受伤了你还欺负人家,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叶雅歆从没见过这么无情的男人,她受伤了一点安慰都没有,反倒还讽刺,一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委屈得不行,眼泪哗啦啦掉下。

  “女人就是麻烦,唉!你要哭也给我上山顶哭去,我可没功夫陪你耗在这里!”

  纪祤心烦意乱的心中一狠,极为霸道的将叶雅歆搂起,往后背上一提,不顾叶雅歆似羞似怒似嗔的尖叫,双手环住她丰润柔软的大腿,任由她如何挣扎和拍打纪祤肩膀都无法挣脱,向山顶疾跑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