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大清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一阵喇叭之音再次把这些入梦不久的莘莘学子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霎时间,宿舍里又是一阵鸡飞蛋打,鸡飞狗跳的慌乱场景,只是这一次的场景较之凌晨的突然集结更加的惊慌,因为凌晨那次的集结,除了文学系的十三班,也就是纪祤所在的班级,其他的班级都未能合格,集体受到各自的教官不同程度的体罚。

  有了第一次的惩罚噩梦,这些学子又岂能不更加的上心呢?

  反倒是纪祤的十三班有条不絮,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大家都有了警觉,再加上纪祤昨晚的一时戏言,这些同学早就有了准备之心,自然不会慌乱无章。

  以个班为单位,当新生同学都列队站在各自的教官面前之后,吴教官站在了广场上,对所有的新生进行一些简单的开场白。

  吴教官作为此次明珠新生军训的领军人物,没有丝毫的废话,直入主题地大声喝道:“从这一刻开始,你们所有人必须忘掉你们以前的身份!在这里,你们就是不折不扣的新兵蛋子。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从现在开始,你们将跟随你们各自的教官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训。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死亡指标这件事情。

  酷匠P网}p正=版2首d发el

  没错,此次军训有着一定的危险性,扛不住的,将被淘汰,当然,淘汰就意味着死亡。你们如果还想活着走出滨海军区的大门,就给我记住俩个字:坚持!”

  “什么?一个月的军训?不是一个星期吗?”

  “军训一直都是以一个星期为标准的,为什么这一次会是一个月?”

  “我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军训需要一个月的?”

  顿时,吴教官的话就是惹得场下无数同学的甚至是老师的议论,但更多的是害怕,是战栗!

  因为这样严酷的军训一个星期都已经足够这些新生受的了,一个月的训练,很多同学甚至都开始怀疑,一个月下来,这三个死亡指标到底够不够用?

  吴教官在台上意气风发,尽显军人本身,继续道:“没错,就是一个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以各班为单位,军训开始!”吴教官不拖沓,说完立刻,正式宣布军训开始。

  吴教官走到纪祤的面前,因为纪祤是队长,带队的他自然是站在最前面的。

  “纪祤队长,立即带着所有新兵跟我来!”吴教官很是严肃地看着纪祤,喝道。

  不过纪祤并没有违逆吴教官,虽然在私下里,纪祤可以不给吴教官丝毫脸色,但是在明面上,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纪祤也只好装模作样地执行着吴教官的指令。

  纪祤领着所有的同学小跑着跟在吴教官的身后,直往军区的大门走去。

  “难道是带我们出去跑步?”

  “新生军训不是先练习队列的吗?”

  “这次的军训那么特殊,或许不练习队列也不可知呢!”

  十三班的所有的新生都是在胡乱猜测着。

  当到了军区门口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吴教官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喝道:“都被我闭嘴,以后没有我的指令,谁敢再开口说话,绕着操场给我跑一百圈!”

  三百圈?顿时让新生,包括颜晴浣在内的所有人的心都狠狠地揪了一把,跑个三百圈,那还不直接累死?

  只有纪祤神情不变,似乎这里没有他什么事一般。

  或许是纪祤不惧的表情让吴教官刺激到了,吴教官严厉地喝道:“纪祤队长,立即带着你的队伍,给我沿着这条公路快步跑,三十分钟之后,我要在南山之巅见到所有的人都到场,迟到者今天早上的早餐没得吃,而只要有一人迟到,身为队长的你罪不可恕,今天一天你都没饭吃!”

  吴教官玩味地看了看手中的表,然后毫不犹豫地按了一按,说道:“计时开始!”

  “你妹,你公报私仇?不是说队长可以偷懒吗?”纪祤毫无形象爆了一句粗口,不顾吴教官难看的脸色,对同学们喝道:“同学们,立马跟着我跑,谁敢掉链子,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说着,他带头,撒腿就跑。这也不怪纪祤会有这样的反应了,以他的目测,从这里到南山岭起码都有十公里的路程,这十公里如果三十分钟或许难度不算太大,但是看着那巍峨的山峰,三十分钟的时间,以这些学生娇生惯养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从这里跑到南山岭之后还爬上去!

  不过,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今天的肚子,纪祤只好催命似的催促着大家撒腿就跑。

  纪祤边跑边大声地吼:“都快点!如果吃不上今早的早餐,没有充足的体力,你们就别想从下午的训练中活下来!”。

  “天啊!这么远的距离,三十分钟跑到都够呛了,居然还要爬上山顶,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有一学生看着那遥远的南山岭,欲哭无泪地抱怨道。

  “就是啊!这哪是训练,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又有一名体质较弱的学生附和道。

  “都TM给我闭嘴!”跑在最前面的纪祤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放慢了脚步,跑到了队伍的一侧。一边跟着小跑,一边冷冷地喝道:“有力气抱怨,还不如赶紧加快速度!”

  有一名女生在纪祤话音刚落,情绪略有一些失控地抱怨说道:“纪祤队长,你别以为你当上了队长就可以对我们颐指气使,肆意喝骂!”

  这名女生纪祤倒是认识,她是十三班的班花,叶雅歆。外表靓美亮丽,窈窕纤细身材勾勒出青涩中饱满的迷人曲线,浑身散发出少女应有的活泼青春气息。骄傲高贵的她一直生活在无限的溺爱之中,对于纪祤的说教自然心中不服!

  纪祤瞥了她一眼,冷声说道:“至少我现在是你们的队长,在你们活着回到明珠大学之前,除了教官我最大!哪怕连老师颜晴浣都要靠边站,何况你们?当然,你们的死活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们这些蠢蛋会不会拖我的后腿,让我挨饿一天罢了!”

  “你说谁是蠢蛋?”

  “我草!什么狗屁队长?”

  “灭了他!”

  纪祤的话无可争议地引起很多人的愤怒,就连老师颜晴浣都是一腔怒气,死死地瞪着纪祤,恨不能一脚踹飞他。

  哪有这么自大并且自恋的人的?

  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阵汽车的轰鸣之声,只见吴教官坐在车内,伸出一个脑袋,其等人喝道:“你们这些蠢蛋,跑得也忒慢了,不想吃早餐了?乌龟跑得比你们快!”

  说完,吴教官一脚油踩到底,留下一路的烟尘,驾驶的军用越野车已经绝尘而去,让后面的学生吃了一阵灰。

  “靠,这老小子也太过分了!”纪祤扇了扇面前的灰尘,忍不住骂道。

  而其他他同学也是对纪祤的愤怒转向吴教官,纷纷叫骂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