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了?”吴教官听到纪祤的谩骂,顿时来了火气:“黄口小儿,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军爷的厉害!”

  吴教官招式一变,不再使用惯用的军体拳,繁杂的拳法极为刁钻,而且吴教官还用上了一套飘逸的步法,游走间毫无规律,让人防不胜防。

  “屠龙拳法,龙虚步法这些都是失传已久的功法和招式,你是吴家后人?”纪祤一眼就看出了吴教官的招法来历,讶然道。

  吴家可是来头不小的上古家族,这些辛密之事纪祤也是偶然听说的。

  据说古时有太伯和仲雍两个人,建立了勾吴国,到周朝时改称吴国,吴国灭亡之后,为悼念吴国,吴国的皇室子孙改姓吴。

  而吴起正是吴家最杰出的一位奇才,战国时著称名军事家,政治改革家。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屠龙拳法和龙虚步法正是他所创。

  “不错嘛!见识不少,就看你能不能化解了!”吴教官暗暗吃惊,他的家族正是吴氏家族,修武势力,行为极为低调,吴氏家族已经几百年不出世,世俗武林中还知道吴氏家族的人少之又少,但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实力极强的少年人竟是识得。

  “翎隐!”纪祤冷喝一声,中途变招,身影一晃,神秘地消失在吴教官的眼前,遁入黑暗之中,再也不见人影。

  屠龙拳法和龙虚步法都是极限武学,在这样的武学之下,本就不擅长正面对战而且不能调用真气的纪祤明智地选择暂避锋芒,使用他偶然与真气心法一起获得的极限武学“翎隐”,鬼魅一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虽说翎隐和龙虚步法都属于身法类型的极限武学,可真要毕竟起来,翎隐可比起它强了不止一筹。

  “什么??”吴教官身形飘逸而退,心下大惊,信心十足的一拳也落了空,即使以他的眼力都是没看清纪祤是怎么样消失的。

  没有了目标,再强的武学打击不到对方也是徒劳!

  “要杀你轻而易举!”忽然,冷酷的声音从吴教官的背后传来。

  “嘶~”吴教官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过身来,很是震撼地望着纪祤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你的家族长辈都是这么教你的?”纪祤瞄了他一眼,略带不满地说道。

  被纪祤这一反问,吴教官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两人交手拼的就是实力和手段,哪有人会问对手的武学招式的?这是一种禁忌。

  吴教官尴尬地说道:“呃……呵呵,我没别的意思,一时嘴快罢了!”

  纪祤一脸正色道:“你真的是吴家的后人?吴家不是灭亡了吗?”

  “事实上,许多上古传承下来家族表面上都是灭亡了的!”吴教官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说道:“当然,我说的是表面!”

  纪祤惊讶道:“你是说,所有上古的家族都是传承下来了?只是隐藏起来罢了?”

  “那倒不尽然!”吴教官否认道:“在时间的大浪淘沙下,能传承下来的少之又少,但并不是没有,起码我吴家就延续了下来了!”

  纪祤不解问道:“延续下来为什么又很多选择避世呢?”

  “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今晚的行动都是针对你的?”吴教官翘首抱胸卖起关子来了。

  “切,你这不是考验我的智商吗?”纪祤不屑道:“俗话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以你的聪明程度,自然不会允许还有比你更加聪明的人隐藏在背后,将我寻出来也就变成了你最迫切的想法!”

  “那你再说说,为什么你说的答案就是我想要的答案的?”吴教官一脸黑线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在想你的老师很漂亮吧?”

  “谁知道你这龌龊之人会不会真的这样想的?”纪祤耸耸肩邪气一笑道。

  随后赶紧问道:“快点告诉我,到底有多少个上古家族传承了下来,他们避世的原因是什么?”

  吴教官无奈地说道。“想知道?呵呵,真正的答案我并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规矩!”

  纪祤感觉被耍了,冷着眼不爽道:“卧槽!好你个老小子,这不是在耍我吗?”

  吴教官摆摆手说道:“你知道我是吴家后人,那你可知道我在军方是何种身份?”

  纪祤闭上眼睛,无所谓道:“爱说不说!”

  吴教官无奈地看着纪祤个死要面子的表情,暂缓说道:“我就是第十九师的师长,领上将军衔,人称吴老大?”

  “你是军神?”纪祤睁开深邃的眼睛皱眉道,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什么军神不军神的?”吴老大并没有丝毫的自豪,而是平淡道:“这个世界的水很深,能浮出水面的东西都是最基本的东西,根本就不值一提!”

  纪祤剑眉紧锁:“比如避世的那些家族?修武势力?”

  “你也知道修武势力?”吴教官先是惊讶,而后很是笃定地说道:“不错!那个层面的世界才是最恐怖的!”

  吴教官那不似说谎的神情,纪祤心中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修武世界的人,他接触过一个,的确很强很强,哪怕全力真气对战,也没占到丝毫便宜。强者的世界更让纪祤向往,不过却不得而知他们避世于何地方。

  现在有个接触的机会,这如何能不使他激动呢?

  吴教官似乎察觉到纪祤的很感兴趣的心思,提醒道:“你如果想要进到那个层面的世界,就唯有靠你自己去争取,我并不能透露太多给你!”

  纪祤一改表情,严肃道:“我要怎么做?”

  吴教官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拉拢道:“加入第十九师!”

  “要我成为你手下的兵?”纪祤终于是明白了,说了半天,吴教官打的是这个主意。

  吴教官严正道:“不!我留在世俗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加入第十九师,征服我的手下,那么我现在的职位就是你的了!”

  3。酷H匠n网正版DD首}m发X=

  “你要回家族了?”

  “不错,我入世的时间已经期满,如果你不能担任我现在的职位,那些家族也会派人前来接手,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世家,都是以国家为根本的,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都明白。还有,我回家族便会获得真气心法,到时候一定揍得你满地找牙!”

  纪祤听出了一些信息,直接把他最后那句话忽略了:“有着上面的那些强大的世家左右,你对我的任命应该做不得数吧?”

  “不错,我的任命是无效的!但是只要你加入了第十九师,然后代表军方参加不久后的倾世群会,并且脱颖而出。你就能代表世俗势力参加古武交流会,然后我从中推波助澜,第十九师的师长便是你的囊中之物!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和胆量了?”

  “切!这么拙略的激将法太老套了!”纪祤轻蔑说完,然后又正色道:“不过我勉为其难参加了!?”

  以纪祤冷静和心机,自然不会因为吴教官的一句激将法就决定加入第十九王牌师。只是因为这或许是唯一一条进入到修武世界的方式或者途经,纪祤没办法不答应。

  纪祤话语一转:“不过,加入十九师的事情我暂时还不想曝光!毕竟我现在还在上学!”

  “为什么?你难道还想留在明珠大学?”吴教官疑惑道。

  因为明珠大学这样的地方简直就是世俗中的世俗,对纪祤这样的强者来说,那里根本就没有他留下的理由了啊!

  纪祤斩钉截铁地说道:“在明珠大学上学,是我父亲当年的遗愿,我必须要完成!”

  吴教官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好吧!我会给你安排另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就是你以后在第十九师的身份!”

  “不劳你费心,我自有安排!”

  “我倒是忘了,缔君大人的威名了!那好吧,以后不管你是何种身份,只要记住我们的暗语便好,以后我只认暗语,不认人!”

  “无聊!”

  “反正暗语不对,我可不会理会你!”吴教官晃晃悠悠站起来,一边说,一边向远处走去。只有那戏谑声音还在回响。

  “暗语是,我们老师很漂亮!”

  “……”纪祤暴汗!

  当时他之所以说“我们老师很漂亮”,实际的意思根本就不知道吴教官心中所想,他不过是想温生能以这样的方式,巧妙地告诉吴教官,你要找得人是我!可没想到最终居然会是被吴教官当做辨别身份的暗语。

  这不是明摆着讽刺他吗?

  吴教官走了,纪祤也拍拍屁股,站起身来,低声呢喃道:“修武世界,我很快就要来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其实,所谓的修武世界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已。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个凡人与修炼者同在的世界上,修炼者为了突显自己的优越才会这般的区域划定。也就说,在平常人生活的世界就是世俗世界,就好比现在的纪祤弥留与都市,而都市就是世俗中的凡尘世界。

  进而就是世俗武林,都是一些传承上乘武功的家族之人。例如,赫连家、林家,他们是属于世俗武林中的人的。

  而修武世界存在的势力,就是属于真正的大家族或者大门派了!比如吴教官所在的吴家就是修武世界的势力,拥有真气修炼之法。

  纪祤回到了宿舍,立即就被颜晴浣、郜峰等许多同学围了起来,询问着他和教官谈话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了,郜峰温生和颜晴浣等与纪祤娴熟的人自然是担心他是否被教官修理了。而其他同学多半都是看热闹的角色,想知道是他和教官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唇枪舌战,或者直接双方大打出手?

  最后询问得让纪祤实在烦不胜烦,邪魅眼睛一转,幸灾乐祸道:“你们想知道吗?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因为我一时刹不住车,彻底顶撞了吴教官,他说明天要把你们都往死里操练,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啊啊啊!”顿时间哀鸿遍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