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一言九鼎,你既然躲过了我的攻击,这队长自然就是你的!”吴教官傲然说着,不过旋即话音一转,说道:“但是在你荣登队长之前,你跟我来一下。其他人解散,回去睡觉,天亮了,军训也就真正开始!”

  说完,吴教官含有深意地瞥了纪祤一眼,然后徐徐地向操场的另一端走去。

  “还不放开我,臭小子!”颜晴浣皱褶秀鼻,脸颊盛显出两团殷红,恶狠狠的瞪着大眼睛。

  “咳咳,事出有因,事出有因额——”纪祤有些不舍的松开手,尴尬道。

  “哼嗯!你没事吧?”颜晴浣羞恼的转过身去,细语说道。连自己都没有发觉到,这时的语气发自内心深处的关心。

  “没事,我体格棒棒得很!”纪祤难得一次与颜晴浣说话,话里没带刺。

  “逞能!”颜晴浣责怪道。

  其他同学这时也极力围了上来,温生和郜峰二人最为关心纪祤,上来前将纪祤给搀扶着。让他哭笑不得,只好装作受伤模样,让他们扶。

  忽然,纪祤一个暴栗扣在温生的头上,咧嘴说道:“送个队长给你,你居然焉了,把到手的鸭子都放飞了!”

  “呃,那啥,我怎么知道吴教官这么下流,想着我们颜老师啊?”温生一脸委屈、懊悔的神情。他也知道那时候肯定是猜中了吴教官的心思,只是由于害怕,说话支支吾吾结结巴巴,让他怀疑了。

  “你们两个胡说什么?”颜晴浣脸色不自然,转回身,略含娇愤说着,恨不得揍他俩一顿。

  “哈哈哈——”

  在场所有人见到颜晴浣羞愧的模样,都开心嬉笑了起来,一扫之前的阴霾。

  “行了,你们回去吧!我去瞧瞧吴教官找我有什么事。”笑过之后,纪祤拍了拍温生和郜峰肩膀,钻出人群,直向吴教官的方向走去。

  “纪祤,说话小心点,不要再惹怒教官了!”

  就在纪祤举步离去后,颜晴浣对着那快要消失的身影,忧心焦急,叮嘱喊道。

  纪祤脚步一顿,心里莫名一暖,薄浦嘴唇一扬,声音悠远戏谑传出:“遵命咯,我的美女老师!”

  “嗷嗷——噢噢噢噢———”众学生,齐声尖叫起哄。

  ...

  纪祤边走边细想了一下与吴教官一招比试的全过程,吴教官不是弱手,估计比神话组织之首还要强上一些。而神话之首却在我的袭击暗杀下而死,实力并非完全发挥。不知道吴教官全力下能逼出我几成实力?

  想着想着,纪祤已经走到了吴教官的跟前。

  吴教官背对着他,头微微上扬,静静地站着,似乎是看着天上的繁星。

  “我说,你该不会是想以静默45度角这样的姿势来打动我吧?”纪祤随意说道,丝毫没有对教官的恭敬与拘谨。

  吴教官转过身来,脸上极为的严峻,一字一顿道:“你到底是谁?”

  “明珠学院大一文学系新生纪祤!”纪祤惰逸轻轻地靠着边上一棵树,轻松道。

  吴教官并没有理会纪祤的懒散,继续道:“你是滨海市九年前被覆灭的纪氏世家之子吧?”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嘛!”纪祤收了桀骜姿态,一脸平静道:“不过,我来这里接受的是军训,而不是来这里被你查户口的吧?”

  “这是自然!”吴教官毅色的眼神射出一丝精光,缓缓说道:“不过,没想到九年前应该死去的人,能够单身匹马,全灭了整个神话杀手组织,对此我比较好奇而已!”

  纪祤闭上那漆黑深邃眼睛,淡淡道:“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要知道,好奇心能害死猫!”

  “我不是猫!”

  “但也会死!”

  吴教官洒然一笑,很是不屑道:“凭你?”

  “足够!”

  纪祤单膝猛踏大树,身体鬼魅一般,一晃就到了吴教官的身旁,劲道尽皆运行在右掌之上,朝其胸口,重重地拍去。

  喝!

  吴教官显然早有准备,暴喝一声,举拳同样轰击而去。

  “嘭!”拳掌相撞,爆发出一声闷响,两人身体一触即分,交叉间两人都脚步“噌噌”急退,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这一招两人显然平分秋色!

  “好雄浑的力量!”吴教官感受到铁拳之上传出阵阵的麻痛之感,暗惊道。吴教官得知纪祤是缔君大人,便未曾小觑过他,但还是震撼了。

  他没有想到,纪祤单修暗杀之道,居然能修炼出这般雄浑的力量,几乎能和他平起平坐,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毕竟暗杀之道,讲究快、狠、准!

  力量始终是他们的弱点啊!

  纪祤稳住身形,掌化重拳,快若闪电,禀擒欺近其身,直轰吴教官颈脖咽喉。要是打实的话,不死也是残废!

  “来得好!”吴教官战意被激起,粗喝一声,当仁不让,以力破力,以爪对爪,招架而上。

  一时间两人打得喘息之机都没有,军服破碎成丝条,好不狼狈!

  嘭!

  又是凶狠一记对轰。

  “噗!”吴教官再也忍不住,魁梧身躯一斜,一口血唾液喷出。眼神越来越浓的战意在凝聚着!

  纪祤也是闷哼一声,移步倒退,气喘吁吁呼吸,感觉全身血气涌动。

  “哼!”吴教官再次直起腰板,拳劲发挥得淋漓尽致,越战越勇,角度越发刁钻,打算全力以赴。

  再次交手近百招,吴教官都感觉有点后继无力。

  反观纪祤,呼吸虽然略显急促,没有丝毫混乱,极为均匀,源远流长,手上的力道也是一道比一道重,招数极为古怪,颇难招架。

  其实,纪祤心中对吴教官也是吃惊不小,既然可以拼得自己暗杀之道八成实力?看来是小看他了,倒是有点难缠!

  吴教官实力不俗,但是毕竟还没有达到能让纪祤把持不住的地步。不过正面对抗始终不是纪祤的强项,暗杀才纪祤最拿手的。

  纪祤心底喃喃道,唉!如果使用真气之力,轻易便能撂倒他,打他就和玩一样,武学暗杀之道却要全力以赴。

  怪不得那么多武林世家、门派都喜欢抱修武之人的大腿!人家修武势力,的确有挫覆武林世家的实力!

  真气心法果然是个好东西啊!

  倒不是纪祤不想使用真气之力,而是真气心法由于上次暴怒,隐隐有突破的迹象,已经开始内敛收缩真气了。没突破前不能轻易调用,否则干扰到真气彼此交融,轻则突破失败,重则经脉俱断,成为废人!

  嘭!

  看正版…$章$节上xt酷匠网9

  又一次,两人毫不退让的一击对轰,两道身形再次颤颤巍巍地分开。

  “呸!”吴教官感觉筋疲力尽了,吐出一口唾沫,一丝腥咸之感涌上喉咙,不用看,这一口唾液必然是带血的。

  而纪祤也是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冰冷的邪魅眼睛透出寒芒。

  自从习得真心心法后,很久没有流血了啊——

  “你打够没有?”吴教官终于开口了,语气中包含着丝丝服软的味道。

  然而,对此,纪祤却是视而不见,冰冷地看着吴教官,暗恨道:你MB,趁老子真气不能动用,敢打得我吐血!

  “够你妹!今天非把你打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蓦夕殇说:

  各位读者们,推荐、收藏、打赏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