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以为纪祤将要承受吴教官怒火的时候,情况却是与他们心中所想的完全相反!

  只见吴教官散去了身上所有的杀气,瞬间又变回了之前那个和蔼温和的中年男人,这之间的反差一大使得众人眼睛睁得老大,仿佛不敢相信。

  散去了所有的杀气吴教官眯着一双笑眼,看着纪祤,缓缓说道:“你都知道了?”

  “是又如何?”纪祤抱胸看着吴教官,淡然道。

  其他同学都是不由为他捏了一把汗,这也太疯狂了吧?可不是明智的行为啊!要真把他往死里得罪了,在接下来的训练中,极有可能真的被他玩死啊!

  毕竟人家手上还拿着三个死亡指标呢!起码这样的事情其他人是打死也是做不出来。可偏偏纪祤无所畏惧,敢为人先,但是纪祤这样的勇气却得不到同学们的赞赏,反而得到了同学们怜悯的目光。

  “哈哈!有胆识,够胆量!”吴教官忽然大笑了起来,但是随即又是有点阴森地说道:“不过有句话我要劝告你一句,聪明人虽然能得到别人的赞赏,但是往往太过聪明了,反而会招人妒忌,年轻人要懂得过刚易折的道理啊!”

  “不劳费心!”纪祤撇撇嘴,抚摸了会儿羯蓝吊坠耳环,浑不在意地说道。

  “呵呵,现在我是教官,我的命令就是最高的指令!”吴教官依然不温不火,仿佛纪祤的挑衅并不是针对他一样,淡淡地说道:“狂要有狂傲的资本,现在我命令你围绕这个操场跑上十圈,你服吗?”

  酷匠9网)@首@发@…

  虽然吴教官并没有生气,但是他的话足以说明他对纪祤是不满的,否则也不会体罚他。

  “不服!你凭什么让我服?”纪祤毫不犹豫地说道。

  尽管在这个时候,颜晴浣非常担心纪祤是否彻底激怒吴教官,而得到吴教官残酷的惩罚,但是身为肇事者的纪祤似乎没有丝毫的觉悟一般。

  “哦?那就是说你有狂傲的资本了?”吴教官略带意外地说道:“你要知道,智慧并不能成为你的资本,因为这里是军营,实力才是一切!”

  本来吴教官以为纪祤是真正精明的人,但是这会他却是有点动摇了信心,因为真正的聪明人应该要懂得势比人强的道理的,如果一味地认为自己有着无双的智慧就是拥有了狂傲的资本,那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吴教官当然不会以为纪祤的资本乃是实力,因为吴教官根本就感觉不到纪祤的内力波动,在吴教官的眼中,他不过只是一个脑瓜子聪明点的普通人而已。

  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不劳提醒!”纪祤耸耸肩说道。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其他同学包括一向自诩聪明的温生都是开始疑惑起来,按理说,纪祤句句都是顶撞,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吴教官依然没有暴怒呢?反而两人还像没事人一般侃侃而谈,虽然双方的语气都是开始变味了,可依然不见吴教官采取行动,这是为什么呢?

  其他人不知道,往往两个英雄相遇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当然这只是单方面而已,纪祤可没这样感觉!

  吴教官也不废话,直接说道:“居然如此,只要你能抵挡或者避开我的一招,队长之位就是你的了!”

  “如果我想要得到这个队长,你认为除了我还有其他人有和我竞争的可能和实力吗?”纪祤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迷人的浅笑。

  吴教官哈哈一笑:“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

  “既然如此,就亮招吧?”纪祤两手一摊,无奈道。

  “看招!”吴教官再不废话,话音刚落,整个人如苍鹰搏兔一般,快若闪电,高跃而起,朝纪祤擒拿而去。

  “靠!你太卑鄙了,竟然偷袭!”纪祤惊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向后退去,神情煞是惊慌。

  吴教官招法凌厉,没有丝毫花招,一切都是以简洁和直接为主,深得军体式擒拿的精髓。

  但是由于吴教官乃是武学大成者,即使是再平常的招式,到了他的手中,都能化腐朽为神奇,这一招擒拿手,似乎封锁了纪祤所有的退路,唯有抵挡一途。

  然而,就在吴教官的擒拿手即将触碰到纪祤的臂膀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纪祤在慌乱地后退之时,脚下毫无章法地乱踏,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居然自己的左脚绊住了自己的右脚,角度极为刁钻地险险摔倒在地,堪堪避过了吴教官的魔爪,使得吴教官的擒拿手擦着纪祤肩膀过去,信心十足的一爪落了空。

  “什么?”吴教官心下大惊。

  虽然他这一招并没有用尽全力,可是,面对一般的普通人,即使是这五成功力的一爪,占尽了天时地利,居然还落空了。

  一丝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在本能的反应之下,吴教官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前进的身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深深一扭,一个燕子旋风摆,身躯向一旁直射去,撞倒了一大片的同学后,方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吴教官根本就来不及管被撞倒的同学是否受伤,他惊骇地向纪祤定睛望去。

  只见纪祤已经摔倒在地,后背和大地来了一个极为亲密的拥吻,但是,摔倒的他姿势却是比较古怪,因为他的一只脚抬在了半空,看着纪祤的那一只脚,吴教官顿时有点冷汗直冒的感觉。

  因为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如果他任由身体前进的惯性,那么以纪祤那抬起的脚的高度,刚好是他裆下的高度,如果他不及时向一旁躲避而去,那么他就会傻傻地用自己的裆下撞上纪祤的脚了。

  以他急冲的速度,撞上纪祤的脚,结果可想而知!一想到这里,涔涔冷汗立即冒了出来。

  “这小子是故意的!”这一瞬间,吴教官心中极为肯定地想道。

  因为纪祤要是一个普通人,以他的速度,纪祤根本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可是纪祤不但有了反应的时间,而且还能大大咧咧地骂了他一句,看似慌乱,但是他毕竟反应过来了,并且还那么巧的在那一瞬间极为古怪地摔倒在地,并且摔倒的姿势还那么的巧合。

  想到这里,吴教官更加的心里拔凉起来:“这小子扮猪吃老虎!”

  吴教官对自己实力很是了解,哪怕是五成力道,也是不可小觑,在这世俗世界里一般武者都不一定能接的起!现在却栽在一个学生手里,可想而知,这学生是隐藏多么深啊?

  纪祤其实是可以阴他一把的,最后思索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哎呦!我说吴教官,你这样的身份,你想整我大可真刀真枪的来啊!何必用这样的小人行径,你不会是手上有着死亡指标,就想草菅人命吧!”

  纪祤神情表现的无比凄凉,似乎受伤颇重的样子,叫苦道:“我这一跤摔得差点去了半条命,要不是我人品大爆发,正好摔了一跤,在你手上我还有命吗?”

  “你......”吴教官听到这话顿时脸一黑,哑口无言。

  这典型的贼喊做贼啊!明明自己差点被他阴了一把,他倒是叫起冤来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吴教官,纪祤是我的学生,纵使他真的有错,以你的身手和身份,对一个学生出手,是否有点过分了吧?”颜晴浣与其他学生一样,不懂里面的道道,见纪祤凄惨似苦模样,俏脸愤怒的为他打抱不平。

  “你懂什么?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吴教官此时正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呢,颜晴浣的一番奚落,更是火上浇油。

  “你......!”颜晴浣恼怒了起来,就要莲步上前和他比划比划。

  “我说吴教官啊!愿赌服输,这队长是不是就是我的了?”纪祤见颜晴浣发怒,立刻上前拉住她的玉手,拦阻住她。

  纪祤可不想颜晴浣真的和吴教官闹僵弄得不愉快,再说吴教官可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惹怒了他,还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颜晴浣的素手,真是羊脂般的嫩滑柔软啊,让纪祤忍不住心中一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