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想把军人完全地训练成战场上的杀器?”纪祤心中暗暗猜测。

  特别是第十八条的军训准则中,完全摈弃男女之别。

  这更坚定了纪祤的猜想,毕竟一般的军训,或者说一般的军队训练,即使是男女都在一起训练,但是在住宿上也一定会分开的,可是这次的军训却是男女都住在一起,完全不顾性别上的差异,这一点很不寻常!

  “出现死亡应该会是有的,或许教官会尽量保证降低死亡几率,但是不排除在这样残酷、苛刻的训练下,极有可能会出现意外死亡。”纪祤闭目静静地躺在床铺上,思绪却高速地运转着。

  纪祤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整天没个正行,什么事都无所谓似的。可是他心中,如明镜般,冷眼观察着一切。

  他不允许被牵着鼻子走!

  “军队或许这一次要进行大改革了!”纪祤喃喃自语道。

  现在太平盛世的年代,足以威胁到国家事情不可能出现,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全民皆兵来应付危难。

  除此之外,那就只有可能是上头居安思危杞人忧天,想要弄个军队大改革了。

  “吃饭了,马上出去集合!”一位穿着整洁军装的协教教官前来敲门,说道。

  众人这才窸窸窣窣地下床,走了出去。

  在操场上集合的时候,众人见到了老师颜晴浣,几乎都是一拥而上,围着她询问了起来。

  从颜晴浣口中得到了肯定结果之后,众人更是心如死灰起来,麻木地集合着。

  到了饭堂之中,也是味如嚼蜡地吃着那不算很丰盛的午饭,就连郜峰和温生都是一样。颜晴浣甚至就连饭都吃不下,接下来的训练可想而知,而她身为老师,自然担心自己的学生。

  除了纪祤津津有味地吃着。

  “纪祤,我怎么发现你一点都不担心啊?吃得那么香。”郜峰就坐在纪祤左手边,温生也是若有所思地坐在纪祤右手边,见到其这般的浑然不在意,心中很是奇怪地问道。

  要知道接下来或许就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纪祤随口说着,继续快速消灭着面前的粗茶淡饭。

  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即使不吃也改变不了军训会出现死亡的事实。再说,不吃的话哪有体力面对接下来的严酷军训?”

  “也是!”郜峰和温生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在听了纪祤的话后,也觉得很有道理。顿时胃口大开,学着纪祤的样子,饿死鬼般的拼命吃了起来。

  然而。

  在这敞亮的军队饭堂之中,立即就出现了一道截然不同的靓丽风景。

  上千的师生坐在各个班级固定饭桌上,神情恍惚地机械化地轻口吃饭,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有纪祤三人狼吞虎咽,大张旗鼓,争先恐后的埋头大吃特吃着,甚至就连旁边几个人的饭都是被他们抢过来吃了,那模样仿佛几天没吃饭似的。

  颜晴浣正好坐在纪祤对面的餐桌上,看着纪祤三人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白眼。皱着眉头,气愤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三个饭桶还有心情吃?”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些傻子还不吃?”纪祤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不再理会,继续埋头苦吃。

  “你......”颜晴浣被纪祤反驳得一愣,刚想再讽刺几句,随即想到纪祤这话,话糙理不糙,很有道理!

  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有力气在这里杞人忧天,还不如填饱肚子,争取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增加一些体力保护好自己,担忧和抱怨有什么卵用?

  “所有的学生们,听我说!”

  想通后,颜晴浣立即站了起来,对饭堂之内的所有学生,清脆声音发出:“我们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保存体力,应付接下来的训练!争取我们每一个人安全回到学校!”

  说完颜晴浣不等大家反应,也坐了下来,也学着纪祤三人模样,毫无淑女形象地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没错,我不要死啊,我要活着回去!”

  颜晴浣一番话之后,沉寂了良久的饭堂中,忽然有一个声音附和道,然后见他也是埋头大吃。

  有了人带头,马上就有无数人开始争先效仿,顿时,在偌大的饭堂之上,一扫之前的萎靡,全都斗志昂然地开吃了起来,一个个都像是饿鬼投胎一般,深怕自己吃少了。

  纪祤三人有点无奈地擦拭着嘴角,看着众人吃饭。因为他们已经吃撑着了,实在吃不下了......

  在一间监控室当中,几个穿着军装的汉子正通过电脑荧屏,在看着饭堂之中的一举一动。

  首位中年汉子肩膀军衔上有着一颗星,这是少将特有的标志,旁边还站在几个校尉。

  @M酷?‘匠网DX正!j版首、+发◇

  如果纪祤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几位位高权重的军人,一个个都是了不得存在,因为他们都是武学强者,内力深厚。

  特别是那名年纪不大的少将,以他的实力,只怕也就林氏世家族长才能媲美。

  “纪祤?”

  在监控室静静地看着的少将指着荧屏上的纪祤,说道:“你们去查一下这个学生的背景!”

  “是少将!”一个上校,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快步离开而去。在这里就只有他的军衔最低,跑腿的自然就是他。

  在那位上校离开之后,少将若有所思地看着荧屏中的纪祤,思索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屹立在旁,长相儒雅的大校问道:“少将,你是不是怀疑他就是那个人?”

  “现在还言辞过早!”少将深沉说着。

  沉默了片刻再次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小子绝非普通人!这饭堂之中上千人,包括那么些老师,甚至还有一些隐藏的世家子弟,都没他这般的觉悟,和平静!”

  大校点点头,小心疑问道:“少将,这次的军训,是不是太过于残酷了一点?这些都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我们按照指定的训练模式,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

  少将满不在意地说道:“一般的军人有着一定的底子,根本就训练不出什么结果来。可是这些富家子弟和温室出来的大学生就不同了,他们没有军队意识,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可以任意地谱写,这对这次的实验很有帮助,而且说不定军队改革就从这里开始!”

  “希望吧!”另一名大校很是没有信心地说道。

  “放心吧!这一次吴老大亲自监督,而且他也会带一个班,到时候……”说着,那少将有点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完全没有少将的威严。

  “什么?吴老大会亲自带一个班?他带哪个班,哪个班想不死都难了啊!”少将身后的两名大校很是惊讶地说道。

  少将说道:“他当然会亲自带一个班,这一次军改可是他提出来,并且排除万难才争取到,他必须要身临其境才能知道他的军改理念是否可行!而且,你们的话恰恰相反,吴老大带哪个班,有吴老大保驾护航,哪个班想死都难。当然,并不排除,不死也要脱好几层皮!”

  “呃!”两位大校擦擦汗,有些点同情那个班。因为他俩就是在吴老大手里训练出来的兵,吴老大的手段他们是最清楚不过了。

  不知道哪个班会摊上这样的厄运,或者说是好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