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纪祤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着一双眼睛,藏着一股极为微弱的隐晦气息在仔细打量着他。

  只听那人低低地叨念一声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意味深长地朝纪祤三人离去的方向跟去......

  纪祤等人离开了校园,就直奔“南山苑”走去。

  南山苑乃是明珠大学附近的一家比较有名的饭店,名字很优雅,环境也不错。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饭菜价格比较合理,在一般学生的承受范围之内。

  南山苑的门口,还挂着一副比较富有搞笑但是却极为工整的对联,上联是“早得来晚得来,早晚得来”,下联是“多吃点少吃点,多少吃点”横批就是“南山苑”。

  或许也正是这幅对联能为茶余饭后的大学生们增添不少谈资,才吸引了更多的学生前来。

  纪祤等人寻了一处比较靠后的角落位置,点了几道小菜,要了几瓶啤酒,就开始大吃海喝了起来,甚至喝得兴起的时候,彼此更是勾肩搭背,说起了自己当年的很多趣事。

  唯有纪祤说的极少,因为他的过去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明说,也不能说,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插上几句。

  “你们可知道,当年我们四小天王在我们村有多牛?”

  温生平时气质彬彬,但是几杯酒下肚之后,居然站起来,手中挥舞着酒瓶,无比彪悍地说道:“被村里称作是四害,但是偏偏他们就拿我们没办法!”

  “切,那也没我们牛,当年在我们小区,那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就连物业的经理都经常请我们喝茶!”

  郜峰也是有点喝大了,居然和温生比起了当年的“丰功伟绩”来。

  “你们这些手段太差了,我们……”温生吱吱歪歪反驳了起来。

  纪祤饶有兴趣地听着这两个刚刚结识的所谓的兄弟在自曝着“家丑”。一时间既然有点羡慕起来,他们两人的童年相比于他要简单幸福多了......

  就在此时。

  一个人很英俊非凡的男子走到了纪祤三人的饭桌前,彬彬有礼地微微一欠身,打断了温生意气风发的吹嘘。

  此人正是窥视之人!

  “你们好!请问这位是纪祤同学吗?”来人长得眉清目秀,英俊非凡,而且极有素养和内涵,在微微前身之后,凝视着纪祤,微微一笑问道。

  对于来人的善举和礼貌,纪祤只是冷眼看了他一眼,岿然不动地坐着,没有答话。

  纪祤能敏锐地感觉到,这位看似极有内涵的公子哥,并不简单。

  虽然在他身上并察觉到没有丝毫的内力反应,但能在他周围感受到淡淡的血腥味,即使很稀薄!

  真是,很熟悉的味道啊!

  郜峰和温生望向陌生男子,迷茫道:“你是......”

  林柯铭微笑着自我介绍:“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柯铭,和你们都是校友,不过我是大三的学生。”

  “原来是我们明珠大学三公子之一的林柯铭学长,失敬失敬!”温生受宠若惊,酒都醒了一半,连忙指了指旁边的座椅,说道:“不知林公子有什么事吗,请坐下说吧!”

  明珠三公子,个个都是家世显赫之辈,狠辣的角色,早被温生列进了不可招惹之人的行列之中。

  不过这林公子倒是与传闻有点不符合啊?不像是凶狠之辈啊?

  林柯铭道:“呵呵,什么三公子啊,那都是别人胡乱编造出来的,不值一提!”

  “林公子谦虚了!”温生觉得,能被公认为明珠三公子之一,岂会是省油的灯?

  林柯铭来这里是有目的得,没再和温生多闲扯,巧妙地将话题转向了纪祤:“不知道纪祤学弟现在学的是什么专业呢?”

  林柯铭来的时候就询问其是否是纪祤,纪祤并未回答,现在更为巧妙,用上了话术,不着痕迹地套纪祤的话。只要纪祤回答了他一个问题,他就能判断出此一时的纪祤,是否是彼一时的纪祤!

  纪祤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淡淡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不认识,找我所为何事?”

  纪祤猜测到他的身份后,懒得和林柯铭试探或者打哑语,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会,只是他不够资格!

  林柯铭被戳穿没有尴尬,反而脱洒一笑:“纪祤学弟真是快人快语,不过这里人多眼杂,你看......”

  林柯铭目光移到了郜峰和温生两人的身上稍微地定了定,言语之下很明显,没有刻意遮掩。

  纪祤缓缓道:“温生和郜峰我刚认的兄弟,我信得过!”

  林柯铭却有些为难了:“这......”

  “呃!那个,我去叫老板多炒几个菜过来!”温生心思缜密,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饭桌,还不忘悄悄拉了一下郜峰的衣角。

  “那个,我,去看看菜单!”郜峰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对桌面上的菜单视而不见,匆匆跟在温生的身后,离开了饭桌。

  “你这两个朋友倒是很会……”林柯铭满意地点点头,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鸠占鹊巢的意思你不懂吗?”纪祤略带讽刺,淡漠道:“林氏世家的人都是你这样的人物?那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林柯铭脸色难看了起来:“你……”

  I-酷pw匠9网`正版Q首`发

  林柯铭从小就得到家族里的高度重视和重点培养,表面功夫深得精髓,可是在家族大义面前也由不得他忍让。

  瞬息之间他又是想到了家族获得的情报,深深地吞下胸前的那一口恶气,缓慢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林氏世家,那么在世界上众说纷纭的事情果真就是你做的了?”

  说完,盯视着纪祤脸庞,想要从他脸色看出端疑。

  纪祤轻蔑笑道:“我纪氏世家当年也算是名门望族,虽然只是世俗界商业世家,不过对于修武着的世界还是有些了解!你也不必要用我落败世家的名声来打击我,这样的伎俩就想打击不到!”

  纪祤是纪氏世家最后血脉,也是父母留给自己最好的礼物,所以也从没打算过隐藏自己是纪家之子的事实。

  至于缔君真实身份......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谁又说得清呢?

  “你说什么?”林柯铭倒是疑惑了起来。

  “你大可不必拐弯抹角地来和我谈,那些我已没资格知道的世界大事来羞辱我!”纪祤莫名轻笑说道,犹如自嘲,又犹如在鄙夷林柯铭。

  “你,你是说,你……”林柯铭被纪祤说的一愣一愣的,一时间既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向纪祤抱了抱拳,一脸真诚言词道:“纪祤兄弟,林柯铭绝非落井下石之人,我承认我误会你了!就此别过,下次请你喝酒!”

  说完就不再停留,直接向外走去。

  在他转身离去的后,纪祤深邃眼神里闪过一丝妖异寒芒。

  林家,不足为虑!就怕后面会有修武指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