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颜晴浣此话一出,就是证明了纪祤的猜想并没有冤枉了她。

  本身她就长得清新脱俗,如果她收敛一下性子,更是众多男人心目中的完美情人。

  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独自站在男生的宿舍门口,怎么可能不遭到围观呢?而在被围观之后还说那么暧昧让人浮想联翩的呓语,又怎么不引起公愤?

  “都他妈给我闭嘴!”纪祤邃遂眼神透露出寒星,环视一圈,那冰冷无情的声音直指人心,直达灵魂。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有几个家伙摩拳擦掌,准备在美人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却被这一声刺骨的冷喝,吓住了。

  纪祤并没有释放出嗜血阴冷的杀气,但是多年的生死经历,早就磨练出他不怒而威的气势,平时他的吊儿郎当带着一张玩世不恭的面具掩藏了自己,自然不会显露出来。

  一旦收起了身上慵懒无谓的气质时,那出鞘如锋芒倾世的气势立即流露了出来。哪怕就是这样的气势就已经不是这些只会叫嚣,温室里长大的大学生所能承受的!

  纪祤突然翻脸冷喝,不但把叫嚣的牲口们吓得退缩了下来,就连其身旁的两名刚刚结识的室友都是心头微微一寒,吓了一跳。

  如果说,之前的纪祤在他们的眼中性格是人畜无害平易近人,那么此刻纪祤无情双眼不带丝毫怜悯之心让他们胆寒,感觉难以置信。

  “你想干什么?”颜晴浣也是吓呆了,大眼睛略带惊恐说道。她平时的蛮横骄纵其实也是被惯纵出来的,足可自傲的空手道黑带实力就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干什么......”纪祤叹了口气,的确不能拿他们如何。难道能杀了他们吗?

  干脆散去气势,也觉得吓唬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忒没意思。

  转头看向颜晴浣,邪异迷人的眼睛打量她一番,最后冷哼一声道:“如果你够聪明,那就立即消失在我的眼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轻薄,而且......我可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

  &L酷匠md网唯HY一gc正版r.,其K他都是$F盗版!@

  其实纪祤心里有些贫怒了,这女人也太胡搅蛮缠了吧?这一招何其之损?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接下来的场面几乎就是不敢想象,即便过了这次,以后说不定还会继续受这群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的欺凌。

  怎么说自己都算是她的学生,这不是把自己的学生往火里推吗?

  “你……怎么?作为你的老师,我来找你有错吗?”被纪祤的一通恐吓,反而激起了颜晴浣好强心理。自己可是老师,哪有老师被学生吓到的?

  “哦?那好!如果你要讲道理,那你就解释解释,你以这样的方式来找我到底是所谓何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纪祤心中苦笑,这女人也太刁蛮任性了吧,女人是一个麻烦,尤其像颜晴浣这样性格的女人。如果今天不彻底把她收拾干净了,以后四年的时间里还不得天天穿小鞋?果然是唯有小人与女人难养!

  “对我不客气?你知道不知道作为一个学生应该懂得最起码的尊师重道?”颜晴浣俏脸又开始笺起愤怒,也是忘记了对纪祤的惧怕。

  据理力争起来,威胁道:“你是不是想还未开学就请你父母来学校,看看他们是怎么教的儿子,变得这么纨绔无礼......”

  “你他妈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纪祤这次真的是怒了,漆黑的瞳孔丝丝猩红弥漫,青筋在手臂上凸显,嗜血阴寒的杀气控制不住的散发。

  身体里真气穿梭,颇为殷俊面孔变得狞铮,寒声吼道:“你有本事就找阎罗王放出我父母上来试试看!!”

  父母已经离开纪祤已经很久了,久到他都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

  每一次别人提起他父母的时候,都会让他埋葬在心底永恒的痛再次掀开,尤其是敢说他父母坏话的人,都让他将其凌迟成几段!

  如果不是自己死死压制血性,告诫自己,眼前是校园,眼前都是无辜的学生!恐怕围观所有的学生包括颜晴浣都会迎来一片屠杀血雨!

  颜晴浣被纪祤无形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息,压迫得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俏脸一片苍白,腿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颤了。

  周围的有些学生更是不堪,甚至摊倒在地,浑身哆嗦,满脸恐惧,看向纪祤的眼神犹如看见魔鬼一般。

  “这......纪祤,我......”颜晴浣也猜到了其原因,拗不过心中的愧疚,强忍住内心的害怕,煞白俏脸刚想说话弥补什么。

  可是话还未说出,就是遭到了纪祤的冰冷打断。

  “没事就滚开!”纪祤压下翻滚的血气,冷眼看了她一眼,厌烦道。然后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其实纪祤也知道她是无心之言,甚至就连校长颜东升都是不知道他的过去,除了他的真实姓名,还知道他是个生物学天才外,对他也一无所知,更遑论是颜晴浣了。

  只是他最忌讳别人拿他父母做文章,揭他烙印在心上的伤疤!

  郜峰和温生看了看向前走去的纪祤,本能的木讷地跟上,匆匆远去。

  只留下俏脸不断变化莫名心疼的颜晴浣,和一群茫然的牲口们在面面相觑着...

  ...

  一路上,郜峰和温生出奇的沉默跟在纪祤身后,两人都是不敢率先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点沉闷和怪异。

  “我说你们俩怎么了这是?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纪祤打破沉默,而且恢复了之前的玩世不恭模样。

  “呃!纪祤,你没生气啊?”郜峰愣愣地问道。

  “我生什么气?我才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呢!”纪祤打哈哈道。

  “汗!我还以为你真的生气了呢!”温生大呼了一口气,但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地说道:“不过说真的,纪祤,你刚才那个样子真的很可怕!”

  “可怕吗?我怎么不觉得?”

  纪祤心中有数,那会儿凶神恶煞的模样,或多或少给了些人不可抹除的噩梦阴影。为了修复与室友之间的芥蒂,他不得不装出一副浑然不自知的神情来。

  郜峰回忆了会纪祤当时的样子,心有余悸打了个冷颤,赞同地点头说道:“瘟神说的没错,刚才你的神情真的很可怕啊!”

  纪祤眉毛一扬,隐晦地说道:“有吗?可能是小时候经常打架,自然而然养成的习惯吧!以后你们慢慢就会习惯了!”

  “哦!”郜峰和温生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为了不引起纪祤心中不好的回忆,温生故作哈哈大笑一声,上前搂着纪祤的肩膀,连忙岔开话题:“哎呀!不管你怎么样,反正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兄弟之间不要说不愉快的往事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狠狠地宰郜峰一顿!”

  温生踮着脚尖搂着纪祤的肩膀向着校门口走去,只是身材太过矮小的他,怎么看都有点滑稽搞笑。

  “擦,你们两个坑货!”郜峰假装很是肉痛地大骂了一句,快步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蓦夕殇说:

新人新手初入“江湖”,先一阵憧憬,后一阵迷茫...

小殇不知道能不能用这双,因忐忑而微颤抖的手,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帝国,大家的帝国...

但是小殇会努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当然,更缺少不得大家的支持、鼓励与体谅。

新书犹如一盆娇嫩又脆弱的兰花,稍有一点疏忽便会导致它无情凋落。所以小殇会细心醇温的去照顾它,不会让它不精髓而埋没在泱泱众书之中。

目前新书刚上架,希望大家投上宝贵的票票,一起见证它的成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