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纪祤和颜晴浣相续离开,颜东升看了看满地的狼藉。

  地毯破了,小心呵护的几个心爱的盆栽和一些小件的装饰品都不能幸免,心中不由叹气了起来,到底自己招的这个桀骜不驯却又才华横溢的学生到底是对还是错了啊,以后自己还有安详的日子过吗?

  且不论颜东升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态,而离开了校长室的纪祤却是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寻自己的宿舍而去。

  如果此时有杀手界之人见到纪祤脱洒的模样,一定会惊讶到下巴掉下来,什么时候戮杀无情的冷傲缔君大人像个小流氓样悠哉悠哉。

  纪祤在校园里乱逛着,虽然已经算是开始接触正常人的生活,可是相比起来,纪祤更习惯于黑暗。

  善于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这就是潜伏在阴暗中之人的生存之道!

  所以观察了起来,每次停留的地方都绝对是一个最利于隐蔽逃跑的方向。毕竟仇家多,利益牵扯的人也多,万一被查出,也好利于逃走......

  邪魅深邃的眼瞳腥红一闪,嘴角乏出冰冷轻蔑。

  如果真的把我当软柿子捏,来寻我麻烦,我会让你们知道代价!

  巡视完毕,纪祤已经在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致的地图和计划,那么接下来就是到宿舍去见见自己的舍友了。

  据说大学生的生活将是人生中一笔最可贵财富,而这一财富的大部分就属于宿舍!

  上了楼层,数着门牌,纪祤终于是找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窝”。

  宿舍的门没有关上,而在宿舍中,有这两个两个完全相反的人在海阔天空地聊着天,气氛很是融洽!

  其中的一个人个头比较高,身材也比较魁梧,起码有着一米九的身高,较之纪祤那堪堪一米八的身高都要高出一线,而另一人却是正好相反,只有一米七不到的身高,而且较为瘦小,坐在那高个魁梧之人的身旁。

  简直就是蚂蚁和大象的示意图,极为的滑稽可笑。

  纪祤步履蹒跚地走了进去,坐在一个床铺上慵懒的伸了伸修长身躯,盯视着正在高谈阔论的两人。

  见到有人进来了,那两人停止了说话,齐齐看向纪祤,问道:“你是?”

  “怎么?不欢迎我这个新来的舍友?”纪祤玩笑道。心中虽然知道这两位室友只是普通人,却还是有些莫名的警惕。表面上自然没有丝毫芥蒂,他不想吓到这两位童鞋。

  习惯总是很难改变的啊!

  “哦!你就是纪祤同学吧?呵呵,我在外面的公布栏见过你的名字,知道和你同宿舍!”瘦小的那个人最先说道。

  说着高个子的那人站了起来,很是豪爽地伸出了手:“哈哈,我们302舍的三人终于是到齐了,我叫郜峰,很高兴和你同宿舍!”

  “呵呵,果然名如其人,我是纪祤,也很高兴和你们同宿舍!”对于郜峰这种豪爽的性格,纪祤心中也是有些好感,也不拿捏架子,愉快地伸手和他握了起来。

  “你好,我叫温生,很高兴认识你!”那瘦小之人也是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向纪祤伸出了手。

  纪祤和他握了一下,松开手打趣道:“瘟神?呃!我是不是该庆幸我居然与神共寝啊?”

  “哈哈,我刚刚在第一次听到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是没差点笑喷了,哪有人的名字叫瘟神的?哈哈!”郜峰那嗓门就和他的身高一样的大,豪迈地笑了起来。

  “呵呵,总小到大,这瘟神的绰号就一直跟着我,没想到来了大学还是没能摆脱掉!”温生也是浑然不在意地笑道。

  想必从小就被人这般叫着,已经习惯了吧!

  “那也是错啊!瘟神也是神嘛!”

  “哈哈,纪祤,我看你长得清秀俊气,说话也很犀利啊!”郜峰笑道:“这样吧!现在还没到中午,大家先收拾一下,然后中午我做东,请大家去胡吃海喝一顿!”

  “好啊!有人请客,不去的话那也对不起你的好意了!”温生微微一笑,说道。

  纪祤的这两个舍友,叫郜峰的,身材高大魁梧,是篮球特长被特招进来的,但很搞笑的是,他居然不选择体育专业,反而主修中文系,倒是和自己有些类似。

  而那个瘦小的叫温生,乃是行政管理的人才,但同样是主修中文系。

  虽然他们都是明珠大学大一的学生,但是通过这短短几分钟的接触,纪祤的心中对这两人都是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郜峰,性格算是极为的豪爽,也不完全是个大老粗。

  ,5看Y#正、d版{章节上》酷8U匠网

  而温生虽然温文尔雅,但是却是有着几分心机的角色,但是绝不是那种阴狠狡诈之人。

  三人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位衣物,都是大老爷们,自然不会和女人一样做的那么细腻,只是分配好彼此的床位,把一些简单的衣被都放好之后,三人就是坐在一起聊起了天来。

  郜峰是滨海市的本土人士,家里家境不错,生活得很宽裕,这也是为什么他能那么大气地请客做东的原因。生性豪爽,爱好交朋友,年纪不大的他,或许是家庭背景的影响下,很是懂得人情世故,看似莽汉,但内心很是细致。

  温生不是本地人,而且总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但是内心却是一个极为狂热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极为的疯狂,与他的外表和气质完全不相关。

  虽然他的家境没有郜峰家那么富有,但也是小康家庭。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他有着一颗不错的脑袋,分析事情总是头头是道,而且热衷于收集小道消息,对美女更是有着异于常人的狂热和追捧。

  “对了纪祤,你是哪里人啊?你一直都是在听着我们说,自己却一直闭口不言,这可不厚道啊!”郜峰忽然语音一转,把重点转移到了纪祤的身上。

  而温生也是极为有兴趣地竖起耳朵,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自白。

  “我?”纪祤眼神静沉忧伤,伸出手指,轻揉抚摸左耳垂上羯蓝吊坠式的耳环,沉入了回忆中。

  拾忆了片刻,轻笑道:“呵呵,我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有幸被明珠大学的某位老师看中,然后免费招进了明珠大学,就这么简单!”

  “这……不好意思啊!”郜峰顿时脸色一变,愧疚道。

  温生也是正色道:“纪祤,你的经历坎坷,你不想说那也没事,以后哥们在,有吃的觉得饿不到你!”

  “呵呵......”纪祤啼笑皆非。

  论钱财阔绰,哪怕郜峰和温生家产加起来都不及纪祤飘逸一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