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颜晴浣再次暴喝起来,毫无形象地一甩细嫩玉脚,两只高跟鞋立即被她抛飞起来,光着双脚,朝纪祤狂奔而去。

  咚……

  无巧不巧,颜东升正看着好戏呢,突然从天而降下一只女性的高跟鞋来,砸在他的办公桌前,清脆的声响立即就是把他从痴迷地看戏状态拉回了现实。

  “这就是所谓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颜东升惊瞪着双眼,喃喃道。

  不过好戏还在继续,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甩手把高跟鞋拍向了一旁,继续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只见颜晴浣三步并作两步,一个飞腿,踹向了纪祤胸口,而裙下风光却是尽显无遗。

  纪祤白眼一翻,戏谑道:“打不过就想色诱吗?”

  纪祤虽然口头上这么说着,可还是忍不住裙下风光的吸引力,抱着不看白不看的想法,双眼异样认真的打量了起来,暗道:“白色的不好啊,怎么能穿白色滴呢?很容易弄脏的呀!”

  “你这个无耻的流氓!”人还在半空,颜晴浣一听见纪祤的这般无耻的话,和那色狼异样的眼神,也是意识到了自己一时气愤而走光了,这更加使得她恼羞成怒起来。

  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加重了脚下的力道,恨不能一脚就把纪祤踹成两半。

  可惜幻想是美好的,而事实却是残酷的,眼见就要踹中了,可是纪祤却是在最后的关头再次一个挪步刁钻地错开了身形。

  然而,就在纪祤让开身体的瞬间,他才看见了他原本的身后有一只高跟鞋正在静静地躺在那里,而且还是尖尖的高跟向上的。

  想必就是刚刚颜晴浣甩开自己的高跟鞋的时候,把其中的一只甩到这里来的。

  此时的颜晴浣人在半空,无处借力,正以极快的速度掉落而下,等到她落地的瞬间,她踢出的那一只脚绝对会和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撞在一起,以颜晴浣的这一脚之力,踩在那尖尖的鞋跟之上,把她的脚背洞穿了都极有可能的事情。

  “小心!”颜东升也是察觉到了,急忙提醒。

  “啊!”颜晴浣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妙,但在这种时候,她的身体除了自由降落,她已经来不及再做出其他任何的动作,漂亮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

  离颜晴浣最近的就是纪祤。

  可是纪祤却因为留恋颜晴浣的裙下风光,在颜晴浣的一脚即将踢到自己的时候才险险错开身形,身体向一旁移开而去。

  因此颜晴浣的身体已经即将落地,而纪祤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想要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情况下想要反冲而上救下颜晴浣或者是踢开那万恶的高跟鞋都是有点不可能的事情。

  来不及思考,纪祤与颜晴浣之间并没有丝毫的深仇大恨,不过是因为拌了几句嘴而已,而且纪祤也不希望看到颜晴浣那双羊脂皙嫩的小脚被洞穿。

  让这么一只精致的小脚受伤,天理难容啊!

  “哼!”纪祤冷喝一声,双掌一翻,掌心中一股气流透体而出,在这股总反作用力牵制之下,纪祤的身体惯性才被堪堪抵消。

  这一幕极为的隐蔽,颜晴浣和颜东升都没有注意到。

  在抵消了身体的惯性之后,纪祤丝毫不停,脚下再次用力,坚硬的地板爆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响声,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弹射而出,而纪祤脚下的地板上铺着的一块毛茸茸的迎宾地毯立即应声破裂而开。

  在危急的紧要关头,一把将颜晴浣惊慌失措的娇躯搂入了怀中,躲开锋利高跟鞋,两人向一旁滚落而去。

  啷呛!

  两人的身体抱裹在一起,地上滚了几圈,一路上所有的装饰之物,比如花瓶盆栽,无一不因此而破碎,两人的身体也是一身的灰尘,极为狼狈。

  嘭!

  “唔!”纪祤头撞办公桌的桌脚上轻轻闷吭一声,两人随着最后的那一声沉重的响声而停止了下来,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以至于颜东升还是一脸骇然地看着在地上翻滚的两人。

  而颜晴浣被纪祤紧紧的护在怀里,她就好像是溺水者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闭上那漂亮眼眸,死死地反抱着纪祤,不敢松开丝毫。

  这一刻,颜晴浣内心的小女人心态得到了最好的释放!

  女人毕竟是女人,即使内心再坚强,她依然是一个女人,在关键的时刻依然是希望也渴望能有一个男人宽阔的肩膀作为依靠。

  相对于颜晴浣,纪祤的处境就尴尬了。

  额头上带着纤维疼痛,这点小伤小痛他倒是不在乎,主要是他和颜晴浣姿势太暧昧了!

  两人脸靥距离只有一拳之隔,呼吸芳香幽气可闻,颜晴浣两团挺拔顶着纪祤胸膛,那柔软的触感更是让其既舒适又难受。

  最为怪异的是......右手无巧不巧的按在了她一团柔软上,那腻滑饱满手感让他有些飘飘迷糊了起来,就这样愣愣的怔在那里。

  最后颜东升忍不住打破了这暧昧到了极点的沉默气氛,轻咳两声:“咳咳……你们两个是不是应该起来了?”

  “啊!”颜晴浣这才惊醒自己正伏躺在纪祤的怀里!闻着陌生迷引的男子气息,惊叫一声就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挣扎着爬了起来。

  但是由于她刚刚受了惊吓,一时间手脚还有些发软,刚站起来就踉跄着在次蹲坐了下来!

  “嗷!”

  纪祤这次真的发出痛苦的惨呼了,冷汗都冒出来了。

  本来就受到刺激而生理自然挺立的下身,被颜晴浣惯性的蹲坐下,尤其是那丰腴弹性十足的臀部坐压,难以忍受的剧痛。

  纪祤功夫确实不错,真气心法也是练到了二层,杀戮无数,不是没有受过伤,但现在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让他极其坚毅忍耐的心性都发出惨叫了,可见颜晴浣是多么用力,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趁机报复。

  “啊!你……对不起!”颜晴浣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一张俏脸羞红慌忙道。

  这炎热的夏天,彼此都是穿的比较轻薄的衣物,她那蹲坐而下,臀下所压之物她也是感觉到了。

  顿时脸上火辣辣烫,忍不住心里咒骂起纪祤耍流氓,但是她也知道这错不在纪祤,是她自己没站稳,而且纪祤那痛苦的表情不像做假,破天荒地说出了道歉的话来。

  “嘿嘿……”颜东升首先是一愣,之后却是突然怪笑起来。

  (最*新L章zo节\o上%酷:匠:P网G!

  当然了,他呆愣是因为他几乎就没听见过自己的这位极为好强的侄女道过歉。

  一会儿,纪祤真气心法悄悄运行了一个周天,才感觉胯下稍稍有些许好转。

  “快起来!我也不是故意的......”颜晴浣说着把纪祤扶了起来,脸上的红晕依然还没有散去。

  通红的脸颊,再配合着她此时如同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羞嗒嗒的神情,此时的她才对得起上天赋予她的美丽的外表。漂亮女人必须是要配套着淑女的气质才能把美丽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更能把美丽诠释得尽善尽美。

  颜东升看着娇羞的颜晴浣和保持沉默的纪祤,贼笑着问道:“嘿嘿,怎么样,你们的比试结束了吗?可得出了什么结果?”

  “我输了!”

  “我输了!”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说完就住口了,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显出尴尬。

  “我没打败你啊!”颜晴浣美眸凝视纪祤片刻低声道,甚至心里有点感激,如果不是承蒙纪祤的救助,此时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

  “可你已经碰到了我的衣角!”纪祤邪魅眼睛轻轻瞥了一她眼,正色道:“大丈夫不怕失败,但是勇于承认失败,输了就是输了!”

  “呃!好吧!那我这个裁判是不是可以宣判了?”颜东升沉默了一下,笑道:“既然都输了,那就履行你们的诺言。小祤当颜晴浣的学生,小浣也收纪祤做学生。呵呵,皆大欢喜了,你们也不要相互推让了,还有小祤你的宿舍在F栋203室!”

  “嗯,愿赌服输,我没有异议!”纪祤耸了耸肩说道,余光一瞄,立马拿起自己的包裹,快速走出门槛,消失在办公室外。

  “那……好吧!”颜晴浣最后也是点点头。

  同时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要知道刚刚她和纪祤在地上滚了数圈,打破了好几个花盆和满地分件,盆中的泥土撒了一地,也弄脏了名贵的连衣裙。

  然而,这一低头,便看见她那饱满胸脯之上,明显印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纪祤,我要杀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