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不多时。

  颜东升的办公室之外就是响起了一阵极为刺耳的快步地高跟鞋的独特声音。

  从高跟鞋的声音中,纪祤就是听出了很多的信息,心中暗暗道:“这女人应该年纪不大,但绝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这样的女人一般的男人驾驭不住!”

  纪祤的年龄不大,但他这些年的经历早就让他的心理年龄无限地趋于年老。

  虽然他始终给人一种年轻人的放纵和不羁,可他的内心深处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一种满目疮痍的病态和沧桑。

  咚咚咚~~

  一阵很是焦急的敲门声响起,还未等颜东升这个主人回应,办公室的大门就是“唰”的一声打开了!

  颜东升忍不住吼了出来:“我说你们今天一个个都是吃了枪药了还是咋的?我这可是校长室!”

  先是纪祤,把门敲得就像打劫似的,现在又是被人这般没有礼貌的地不请自开,他身为校长感觉威严尽皆扫地!

  来人的女子落落大方地反驳道:“哎呀!伯父,你今天这是怎么啦?我看是你吃了枪药了吧?”

  这嗓子清脆馨美的声音顿时让得纪祤微微呆住了。只听其声纪祤就能肯定刚刚进来的这女人是一位大美人,因为通常上帝在赋予一个人美丽的嗓音的时候,绝对不会吝啬再赐予一张美丽的面孔!

  纪祤忍不住抬起了头,向门口望去。

  首先是一张清纯到近乎妖孽一般的脸孔映入眼帘。

  再往下看,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露出线条优美颈脖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上面襄戴纯白的钻石项链;高贵裙服簇簇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

  秀发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在饱满胸前;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显得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肤的艳美,薄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那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没有丝毫的胭脂水粉之气,用一句来说,天生丽质难自弃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修长高挑的双腿站在那里,高贵而一尘不染且傲梅孤芳的气质,甚至只要对她产生出丝毫的念想之心,都是穷凶极恶的亵渎!

  这些年,纪祤见过的各种类型的美女绝对不少。

  但是能与眼前这个出落,像一朵高贵优雅郁金香般的女人相比的寥寥无几!

  纪祤邪异双眼打量了一会儿,心里感叹道:“九天仙女落凡尘啊!”

  纪祤叹息后,忍不住唱吟起来:

  “人道牡丹冠群芳,百艳丛中最丽堂。又有芙蓉解人语,更待玫瑰远播香。谁期僻处淡雅意,不屑红尘红粉妆。静谷幽幽静无怨,独守深山素绡裳!”

  “不错,这首诗很有意境啊!快说,你在哪抄袭来的?”这仙女般的佳人丝毫没有被人称赞的觉悟,饶有兴致地问道。

  听她再次开口说话,那给人柔柔弱弱的怜惜之感顿时消散一空,呈现给人的却是绝对的强势,这与她的长相完全相悖。

  “这叫什么话?我呕心沥血的即兴创作居然被你说成是抄袭,这也太伤人心了!”纪祤被打击得回过了神,眼神中的那种赞叹欣赏之意已平静。

  纪祤不可察觉的徶徶嘴角,道:“小妞,我建议你以后在人前的时候千万不要开口说话,因为你一说话,你就愧对上天赐予你的容貌了!”

  “你说什么?”那仙女突然声音提高分贝了起来,横眉冷对,与纪祤对她第一眼的印象立刻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冷声冷语狠狠道:“你敢叫我小妞?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刚刚还以为你文采不错,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完全颠覆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我也建议你不要在人前说话,因为你一开口就让人很恶心!”

  纪祤耸耸肩,道:“我管你是谁?反正在我的心目中,相貌再漂亮的女人对我来说都是粉红骷髅。更别说那种顶着人模人样的外表,内心却是素质极低的女人,一句小妞已经是极为不错的称谓了!”

  那仙女急得直跳脚,白皙的手指指着纪祤对颜东升娇喝道:“你……伯父,他是谁?怎么这么混蛋!”

  “呃!这有我什么事吗?”

  颜东升本来还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人一见面就如同两只棋逢对手的公鸡一般缠斗起来。

  对于纪祤,颜东升很是了解,绝对是个不肯吃半点亏的主。

  对于这个侄女他也是极为了解的,她确实就像纪祤说的那样,顶着一张天使般高贵的脸孔,生活上还算知书达理贤惠,思想性格上却是一个女汉纸!

  这样的性格的她在暴怒的情况下,即使是他这个伯父都是要退避三舍的。

  “你说什么呢?”一声暴怒状态的女高音回荡在整个校长室内。

  “呃,行行行,那个纪祤啊!这是你班的讲师——颜晴浣,她也是你们中文系的系主任!”颜东升向纪祤说道。

  介绍完,又转头向颜晴浣赔笑道:“小浣啊,这就是我叫你来认领的学生,纪祤,你们认识一下。”

  说完,立刻后退到一边,又是双眼含笑地看着这两人,估计经过他这一通介绍,好戏还在后头呢!

  “什么,就你?”

  两人的确没让颜东升失望,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倾刻就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愤愤而不敢相信道。

  “我不要!”颜晴浣立即就银牙一咬,忿怒地说道。

  “我退学!”纪祤也是不慢,背起自己的包裹,无谓道。

  甚至还言语犀利补充上了一句:“我可不想天天面对着这个老女人,而且还得面对四年,会长针眼的!”

  “什么?你敢说我是老女人?”颜晴浣愤慨不已,上前就要拽纪祤的衣领。

  别看她看似娇弱,其实是黑段空手道,一般的男人都是不够她几合之将。

  不过这次她倒是太小看纪祤了,纪祤是谁?他可是杀手界人人畏惧的人物!

  早在她还未动身的时候,纪祤就察觉到了,巧妙地退了一步,随意便避开了颜晴浣的素手。

  嘴角弯起一个有型的弧度,不屑道:“就凭你想和我动手?”

  信誓旦旦的一抓居然落了空,这让颜晴浣心里微微一愣的同时,更是被纪祤的那一句冷嘲热讽刺激得越为抓狂。

  “你敢这么藐视我?那就和我比划比划,我输了,就答应你留下你这个流氓学生!”暴怒下地颜晴浣句句都是绝对彪悍的话,没有丝毫的身为女儿家的矜持。

  “好!来啊?”纪祤眉毛一挑,凭真本事早就甩她几十八条街了,不过既然她要玩,就陪她热身一下吧。

  “要是你能碰着我的一片衣角,就算我输,输了就当你这个老女人的学生!”

  颜晴浣已经打算等会儿擒住他,不顾他的求饶,一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看他的嘴还那么损不损:“很好!我会让你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

  “老女人,那就开始呗!”纪祤听到她的话,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去死吧你!”颜晴浣气得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颤一动间,呼之欲出的饱满酥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波涛汹涌这个词。

  今年才硕士毕业便就业的颜晴浣正值青春年华!而且女人最忌讳别人说她老,就连行为大大咧咧的颜晴浣也是一样!

  还从来没人敢用老女人来称呼她!

  而今却是被纪祤三句不离本行,句句都用上“老女人”这三个字,这已经不是颜晴浣所能承受的!

  颜晴浣娇喝一声,扎开马步,爆拳直捣黄龙,攻向了纪祤的胸口。这一拳,用尽了全力,她恨不能一拳就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轰成肉饼。

  “花拳绣腿,虚张声势!”纪祤瞥了一她,摇了摇头,脚下缓缓移起,待得颜晴浣的拳头即将临体的瞬间,才巧妙地身形一错,避开而去。

  喝!

  一击不中,颜晴浣更是怒火中烧,漂亮眼眸一横,娇声一喝,转身,撩阴腿直轰而上。

  ;酷7匠Bc网v首~发

  不可否认,颜晴浣确实是有着两下的,虽然现在正处于暴走的状态,但是打斗起来,依然井然有序,一招比一招刁钻,一招比一招狠,不愧是黑带的实力。

  “果然最毒妇人心,这你老女人阴险得很啊!”纪祤神色不变,在出口打击的同时,一个临空落影,身形往后飘逸了一米有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