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为了你的奖学金,我……”颜东升咬牙切齿地想要辩解,他还真没见过这么不领情的人。

  “少扯这些没用的!”纪祤徶徶嘴,再次打断道:“我的宿舍安排好没有?”

  颜东升可是许诺,只要来明珠大学,除了奖学金之外,还给他安排一间独立的宿舍的!

  纪祤这些年的经历使得他无法忍受和别人同屋的生活,既然是享受生活,纪祤就想能舒舒心心地,好好地活一次。而不是整天提心吊胆忐忑地生活在阴暗刺杀之中!

  颜东升脸上有点为难地说道:“这个,呃,是这样的,我们明珠大学的独立宿舍采用的是别墅型的模式,保证你能住得舒舒服服的!”

  纪祤伸了个懒腰,邪魅双眼微眯,随意道:“那就快告诉我,我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颜东升支支吾吾地说道。“但是,这些别墅型的宿舍,那个......还在施工当中,预计下个学年就能落成。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弄一套环境最好,面积最大的给你!”

  “也就是说,你之前许诺的我,除了那50万的奖学金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了?”纪祤神情自若地问道。语气中看不出丝毫的不满,似乎是在面对一件很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可纪祤越是这样,颜东升心里越是没底。

  其实作为颜东升在教育界的声望和社会地位,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在意一个学生的去留,明珠大学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顶尖级的学生。

  可是,颜东升自己心里清楚,眼前这个貌不惊人,而且还终日带有一点懒散邪邪气质的学生到底是怎样一个妖孽级别的人物。

  如果能留住这样的一个学生在自己在位期间的明珠大学,自己的声望必将能水涨船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样的机会,如果不是到了最后非不得已的时刻,颜东升是不会放弃的。

  可是,纪祤为所谓的反应问起使得他的心里更加的忐忑起来......

  “我……”颜东升一时无言以对。

  最后沉默了一下,心中一横,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祤啊,我知道我在这件事情上暂时地欺骗了你。可是,在大的方面,我也是为你好,你要理解啊!

  你想想,你的一切履历都是空白的,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隐私,我尊重你的隐私,不会深究,甚至可以为你伪造一个身份。

  你要知道,对于你这样的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国家是不会允许的,是要加入重点留意的对象的。但是,只要你加入了我明珠大学,我甚至可以直接收你为徒,对外宣称你是我的得意弟子。

  只要你有了这样的身份,在这滨海市,以我的威望,我想是不会有人敢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说完了?”纪祤突兀的闭上深邃瞳目,轻吟道。

  ;(酷匠;网iJ正版首d发$T

  他最讨厌听这些长篇大论的教导,不过纪祤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哪怕在杀手界再赫赫有名,可是始终见不得光,国内也有安全局专门为他竖立的专案组调查他。

  虽然不怕,但是嫌麻烦啊!

  “呃......完了!”颜东升一滞,艰难地说道。

  碰上像纪祤这样油盐不进的家伙,是颜东升自从成名以来最憋屈的时刻。

  从纪祤进门到现在,话语的主动权就一直都在他的手上,尽管颜东升好几次努力,依然处在下风,几乎就没有翻身的余地。这是颜东升近二十余年的政治生涯之中,绝无仅有的事情!

  纪祤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咱们来个约法三章,只要你答应了,我即刻就是明珠大学的学生!”

  “你说,只要合理,我保证答应你!”颜东升心下一喜,不动声色道。

  “第一,临时有事或者是暂时性的离开,我可以随时离开学校,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超过三天以上,我是会尽可能地向你禀报。

  第二,迟到早退不点名,我就想好好混过这几年的大学时光,其他的与我无关!

  第三,我需要自由,不希望任何老师或者教授约束我,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颜东升迟疑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道:“哪有学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我们明珠大学怎么说也是名牌大学,作为明珠大学的学生,你起码也要遵守一下学校的校规吧?我们明珠大学建校百年来,还从没有过这样的记录啊!”

  纪祤理所当然道,似乎吃定了颜东升一定回答应:“这不是我来了嘛?我既来了,这记录就应该改一改!你为人师表都可以带头撒谎,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特殊的?痛快点,这事成不成就你一句话的事情,我时间可紧着呢!没空陪你瞎扯!”

  果不其然......

  颜东升无力道:“好吧……只要你的行为不要太过突出,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纪祤说的话虽然荒诞,但是一条条都把他压得死死的,这由不得不妥协。

  “一会我叫你的老师带你去你的宿舍。”颜东升恨不得马上就送纪祤这瘟神,在他的手上从最开始的接触,到现在,他就从未在纪祤的手上得到一丝半点的便宜。

  颜东升乃是生物工程与研究专业。

  在不久前,他在网络上见到一篇名为“生物的多样性”的与他的专业相关的帖子,引起了世界性的轰动。而帖子的内容更是让他闻所未闻,特别是一些刁钻的见解更是让的他耳目一新,惊为天人。

  因此他千方百计要寻出发表这篇帖子的大师,长达半年的顺藤摸瓜,甚至差点颜东升都利用自己背后的权利,进行人肉搜索外加无数的手段,这才把这个所谓的大师给找了出来。

  结果这大师居然自称只有二十岁,因此颜东升就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地想要把这位素未谋面的年仅二十的大师请来明珠大学任学。

  结果软磨硬泡之下,这所谓的大师,也就纪祤才勉强榨去他无数的好处和承诺同意以学生的身份来明珠大学就学。

  回想起来,颜东升心里就感到无比的憋屈与不甘啊,这半年多下来,面都没见着一回,就屡屡败在这个年轻的恶魔手上无数次。

  如果把颜东升心里的苦闷书写出来,那就是一篇篇催人泪下的血泪史啊!

  更可恶的是,这恶魔般地鬼才来明珠大学就学,还不选择与他的专业相关的生物工程系,而是选择了中文系。

  不过好歹把人是留下来了,颜东升也就忍了。

  越是回想,颜东升心里越是憋屈,烦闷地拿起办公桌前的电话,快速地拨了一个号码,对着话筒说道:“人来了,你过来领回去吧!”

  纪祤在一旁听得是满头的黑线,郁闷地问道:“你老刚刚是在给我的老师通电话?”

  “是啊!怎么了?”颜东升心里偷乐着。

  难得他终于见到了纪祤的郁闷表情。这对颜东升来说,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纪祤不悦地说道:“你是把我当做是一件物品呢,还是把我当做是一个流连失所的流浪小孩?居然用‘领’这个字来形容我?”

  “呵呵,是我用词不当,我向你道歉行不行?”

  颜东升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从表情上却看不出丝毫的歉疚的意思,甚至还洋溢着明显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少给我假惺惺!”纪祤横了颜东升一眼。

  径直走到茶几前,自斟自酌了起来,完全不把这里当做是威严的校长室,反而有点像纪祤自家的后花园一般的随便。

  颜东升无可奈何地看着纪祤,继续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似模似样地翻看起了文件来,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审阅文件,还是在掩饰自己的不满。

  不过这些与当事人纪祤无关了,因为他只在乎自己在品茶时的享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