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省市在华夏的经济地位可不低,港口、工业、商贸和旅游城市。

  它位于S省最北端沿海岸,经济发达而闻名S省以及隔壁几个省份,是能跻身华夏名列前茅的几大都市之一。

  闻名于世的明珠大学就坐落在滨海市,这更是为滨海市的知名度增色不少。

  这是一座梦幻美丽的城市,繁华喧闹充实这城市的特点。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干净的马路;绿化优美街道,公路旁茂盛的树木;五颜六色风景花,将城市装点得分外漂亮。

  今天是明珠大学开学的日子。

  学校门口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不时可见各种名牌跑车,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进进出出,造成了极大的交通堵塞。面对着这些世界名车,却无一人敢稍加阻拦,就连校警都是满脸堆笑,任由这些名车在校园之内如入无人之境,跋扈飞扬。

  此时,走来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

  静默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倏然;深邃的眼眸,泛沉着一种使人怜醉的忧伤;凜冽的侧脸轮廓如刀削一般。身材略带消瘦,但是确实极为的匀称。

  可是相貌非凡的他身后背着一个小包裹,飘逸的发型,略带玩世不恭的微笑,却给人一种另样的气质。

  然而,在这个世界,讲究的是人靠衣冠马靠鞍,步行在这样人山人海的校园门口,即使这少年身上有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也只有沦为陪衬的份儿。

  不过这青年似乎并不在意。

  满脸的轻松惬意,抬头看了看鼎鼎大名的明珠大学门匾上那四个龙飞凤舞的“明珠学院”的字迹,显得大气磅礴,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却是微微摇头。

  低声苦笑道:“这样的书法居然敢挂在这里,呵呵,唉!名人效应害人不浅啊!希望这明珠大学的名声不会和这牌匾一样,名过其实。”

  说完,这年轻人刚想跨步而进,可是这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身极为刺耳的车轮摩擦声。

  哧啦……

  “哇!兰博基尼Reventon限量版!这可是我们校花的专用座驾啊!”

  “是啊!在明珠大学有钱的公子哥,大小姐可不少,可就是没人敢开兰博基尼。”

  刚想跨进校园的这青年立刻就是停住了脚步,因为身边不断的赞叹声引起了他的兴趣。

  由于围观学生路人太多,看不见前面,只好稍微碰了一下身边的一名满脸崇拜相的学长模样的学生,问道:“哎!哥们,兰博基尼虽然比较贵,但能买得起的人应该在明珠大学有不少吧?为什么没人敢开啊?”

  “呀?你是新生吧?”那名学长不出意外地问道。

  “没错,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厉害!”那青年邪异一笑,笑呵呵道。

  “废话,连我们校花的事迹你都不知道,在明珠大学除非是新生,就连扫地的阿姨都知道!”那名学长傲然道,似乎知道这所谓的校花的事迹是一件极为自豪的事情。

  “哦?校花的事迹?”青年微微一愣,扬眉一挑,颇为感兴趣地问道:“什么事迹竟然有着这般强悍的传播能力?”

  “那是当然,当年我们校花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第一次开着她的座驾来到明珠大学报名。

  当时开着兰博基尼来报名的豪门实权的公子哥大小姐不下十位,可是却被她当众把车子砸得稀巴烂,而且还扬言,以后谁敢开着兰博基尼车出现在她的面前,砸车事小,断手脚自负!”

  学长拍拍胸膛,挺直腰板犹如说自己光辉往事般。

  “哦?她竟然有着这样的实力?”青年对那未曾谋面的辣魅校花更加感兴趣了起来。连忙追问道:“后来呢?真的就没人敢开了?”

  “那倒不是,这时代就是一个拼爹的时代,自以为自己老子有钱有势,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还是很多的。结果第二天咱滨海市的市委书记的儿子就偏偏不信邪,第二天又开着一辆崭新的兰博基尼出现在我们校花的面前,

  结果他还没下车,就被我们校花一把从车子之内提了出来,然后当众打得半死,那辆崭新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也是被她砸得没了原样,估计就连兰博基尼的厂家见到了,也未必就能认得出来这就是他们生产的车!”

  “这校花这么彪悍啊?快说,后来呢?”青年双眸一眯,轻笑的催促道。

  瞧得青年那样的神态更是大大满足了那学长的虚荣之心,似乎在说着一件极为重大并且大快人心的英雄事迹,唾沫横飞的他说起来更加的带劲。

  “那可不是咋的?我们校花现在可是我们明珠大学武术社的社长,武功高强,区区一辆兰博基尼要想砸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还是轻松加愉快!”

  青年撇撇嘴道:“呃,我想知道的不是校花砸车这一段,我想知道她把人家市委书记的儿子给打残了,之后怎么样了?”

  “哦!你是说这个啊!”那学长恍然大悟,更加龙飞凤舞描述了起来。

  “按理来说,市委书记位高权重,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断了手脚,不可能不出面的。可是事情偏偏就这么的很诡异,这市委书记居然还携带着自己的家眷来到学校亲自给我们校花赔礼道歉。你说怪不怪?”

  “而且,这市委书记回去之后不久,就被革职了,据说是因为贪污,毕竟市委书记家怎么可能买得起兰博基尼这样的名车!很明显就是受贿贪污,估计要不是有保护伞,早被双规查办了。”

  》)最新章XL节}X上h◇酷'匠.网

  “这绝对是我们校花对其下的黑手,保护伞都顶不住了!”

  青年兴趣大起,不断地在追问:“看来这校花来头挺大的啊!她叫什么名字啊?”

  学长道:“据说是广南市,赫连集团的大小姐,名叫赫连微沁!”

  “哦!原来叫赫连微沁呀!什么?叫赫...赫...赫连什么?”青年深邃的眼眸子睁大,不敢相信的讶然问道。

  “赫连微沁啊!怎么了?”那学长不解地重复了一遍。

  “什么沁?”青年再次问道,深怕自己听错了一般。

  “赫连微沁。”那学长不明所以,再次重复道。

  “赫什么沁?”青年揉了揉带着羯蓝吊坠的左耳,仍不敢置信追问。

  “赫连微沁!”那学长有些愤怒说道。如果不是看见青年的表情并不似作假,他还以为这新来的学弟是在逗他玩呢!

  “赫连什么沁?”青年见周围许些人已经转过头望过来了,目光一闪,依然重复问着。

  “我说赫连微沁!!你耳朵聋啦!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听得见?”终于怒了,这学长怒不可揭地大声咆哮道。

  声音之大,就连校警室的玻璃窗都是开始微微有点颤抖起来。

  然而,上一刻还很是喧闹的明珠大学的校门口,被这哥们的一声怒吼,前所未有的刹那惊静了下来,甚至就连汽车的轰鸣声都小了不少。

  门庭若市的明珠大学门口很诡异的静若如斯,亘古未见,因为居然有人敢当着火辣校花赫连微沁的面对她大声质问呶骂!

  没错,这哥们这一声咆哮,不明真相的人还真的以为他这是在质疑缇骂赫连微沁,为什么没听见他说话呢!

  而这个时候的那个学长,见到突然四周都安静了下来,他依然带着无比愤怒的表情横扫着四周,翘了翘头,似乎就像一个打了胜仗归来的将军一般。

  “喔,我听见了,你想怎么样——”优雅屹立在车门边的赫连微沁,目光瞥向那不起眼的人,冰冷的寒声缓缓传出。

  那学长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所以人都惊愕的看着自己,下巴都掉了下来,尤其那赫连微沁美丽的双眸寒星无情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一张脸更是煞白。

  结结巴巴解释道:“呃......我,我刚刚,我刚刚是在和他说话......不是在说你!”

  说完,立马满脸愤恨犹如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般转过头,想要揪出那让自己处于如此地步的人时。

  顿时傻眼了,身后哪还有那青年的身影啊?连个鬼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