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可以算得上是赫连家族的军师,在很多大的事情上面,他的一句话都足可影响整个家族的发展方向。

  赫连宏的一句话,也是提醒了大长老,这才使得他脱口问道:“家主,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看来你也想到了?”赫连宏突然沉默了一下,正色道:“你先想说说你的想法!”

  大长老也是干脆,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说道:“按照这两份相差了三年的情报显示的内容来看,以我分析,这件事情有三个可能!”

  “首先,这两起暗杀案中,虽然有着很多的相同点,但也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这两件事情完全没有关联。当然了,有时候巧合太多,巧合也就意味着是事实。因此这个可能的可能性虽然存在,但不大。第二,这件事情真是一个人所为,而为的就是报仇。”

  大长老娓娓道来,但是从他的惊疑表情中,并不难看出,他内心也并不平静。

  “大长老,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二长老疑惑地问道。

  二长老和大长老两人在江湖中虽然被合称为双煞,但是他们两人却是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

  大长老智囊在握,可二长老却是一个十足的大老粗。大长老和族长赫连宏的对话他听得完全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赫连宏脸色一沉,低声叱喝道:“二长老,闭嘴,听大长老说下去。”

  二长老立即萎焉了下来,可见赫连宏在家族之中的威望是何其的高,就连二长老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是极其的敬畏赫连宏的威严。

  “第三呢,据我所知,陈氏世家和神话组织根本就是两个完全没有任何挂钩的势力,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交集就是九年前陈氏家族买凶杀害纪氏家族,而凶手正是——神话!

  因此,如果第二个可能成立的话,这两个势力真的是一个人杀害,并且是仇杀,那么这个缔君就极有可能是当年侥幸漏网的纪氏世家的唯一血脉——纪祤!”

  大长老越说越是惊骇,因为纪祤还活着的话,应该只有二十岁。

  十一岁出去流浪天涯,十七岁覆灭陈氏家族,二十岁亲手手刃巨无霸般的势力,神话组织!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这个“缔君”真的是双十之龄的纪祤,那这个曾经孱弱的纪祤,纪氏家族的小少爷就实在太过诡异莫测了!

  “什么?”

  “缔君是纪祤?”

  “纪祤如果还活着现在也只有二十岁左右吧?”

  “二十岁就以一人之力全歼了神话组织?这,这,这!”

  大长老一语既出,顿时震惊四座,在场所有赫连家族的高层骨干,无一不哗然起来。

  “闭嘴!”赫连宏剑眉一皱。

  一股血煞而威严之气从他身上溢荡出来,冷入骨髓的声音顿时让得在场之人的心都狠狠地颤了一下。

  众人急忙收起了声音,惶恐地正襟危坐着。

  赫连宏虽然已是古稀之年,但是实力也绝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退步了,甚至还有所精进,在他的常年积威之下,自然不敢违背他的意志。

  待得众人安静下来之后,赫连宏再次看向大长老,问道:“大长老,这三种可能我也想过,说说你更倾向于哪一种!”

  经过赫连宏的一通发威,就连大长老都是更加的拘谨起来,恭敬道:“按照情报上显示,我倾向于第二种!”

  “哦?也就是说,你更倾向于第三种可能?”赫连宏微微点头,似乎是在咀嚼着大长老的话。

  “家主,你听错了,大长老说的是他倾向于第二种,不是第三......”

  “老二,如果第二种可能成立的话,那么第三种可能就更加有可能了!”大长老急忙打断二长老的话,悄悄看向了赫连宏,见到赫连宏似乎没有生气,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什么嘛!”二长老依然不明所以,还想再开口。

  大长老对其使了一个眼神,解释道:

  “如果第二种成立,也就是说这是仇杀,而如果是仇杀的话,很有可能缔君就是纪祤,因为只有纪祤和他们有血海深仇。”

  “所以我倾向于第二种可能的话,就更倾向于第三种,家主的猜测是对的,你明白了吗?”

  大长老知道,家主赫连宏最忌讳没头没脑的话,他和家主赫连宏这么浅显的哑谜,二长老还是看听不明白的话,少说又要得到赫连宏的一番数落甚至是惩罚。

  “哦,原来如此,我说你们说话就不能够说直白了吗?绕来绕去有意思……”二长老还未说完,顿时有一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因为赫连宏那一双迸射出深深怒火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他立即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垂下头再也不敢出言抱怨。

  赫连宏瞪了二长老良久,方才转头再次对大长老问道:“假设你的猜测是事实,我们又该怎么做?”

  “家主既然决定不动声色,静观其变,我等自然遵从!”大长老起身,对赫连宏微微一躬身。

  “我想,我们赫连家虽然愧对于纪家,但我们却没有做对不起他们纪家的事,如果这个缔君真的就是纪祤,想必他绝对不会威胁到我们赫连家。”

  “唉!”赫连宏忽然微微一叹,道:“偌大的家族,也只有你能看透我的心思了。”

  cO酷匠网》◎首a发3$

  说完,还不忘再次瞪了二长老一眼。

  赫连宏中气十足地对其他人喝声警告道:“今天的会议只有我们在场之人知道,一点风声都不能走漏,否则我们赫连家也极有可能有灭族之危!”

  这事由不得赫连宏不认真对待,当年纪祤只有十一岁,可是他已经消失了九年之久,这九年来也不知道他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如今他学了一身诡异莫测的本事,镇趋整个杀手界,哪是赫连家族招惹得起的!

  如果当年的纪祤对赫连家族的无能为力视为袖手旁观而怀恨在心的话,此时暴露他身份就更加可能使得他对赫连家族出手。

  像他这样的人,连神话组织都能一己之力屠杀殆尽,更何谈赫连家族?

  “是,家主!”其他人急忙起身,对赫连宏躬身应道。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像赫连家族这样的杀手家族,人口众多,而且实力非凡,自然不会像一般的三口之家那样随便。

  他们都是把头悬在腰带上过日子的人,一言一行都极有可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所以他们自然需要一个领导者,而这个领导者自然是赫连宏,他们当然要无条件地拥护和服从。

  因为只要有纪律、有组织,才能保证赫连家族长盛不衰!

  大长老忽然沉吟了起来,说道:“家主,不久的将来就是五年一度的倾世群会了,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赫连宏有点意趣阑珊地说道:“我们赫连家族擅长的是暗杀刺行,正面的战斗实力本来就弱于其他武派人士太多,每一次的倾世群会都是我们赫连家末尾的,今年我们还是走场作秀一下就行了!”

  其实,对于赫连宏来说,能够参加这场盛会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为此他也是付出了不少。

  毕竟赫连家族乃是杀手家族,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它更应该存在于黑暗之中。

  因此,对于名次,赫连宏已经是不敢再过多地奢望了。

  大长老却没有赫连宏那么悲观,有点兴奋地说道:“家主,我有一个想法,如果顺利,或许我们今年能够一举拿下这场盛会的头筹也说不定!”

  “哦?你有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赫连宏一下子来了兴趣,正襟危坐地问道。

  赫连宏不在意名次那是在不可扭转的情况下的失望情绪,而如果能获得名次哪怕是前进一两名他心里也是很欣慰的。

  “我赫连家当年和纪家也算是世交,而纪祤当年又是我赫连家的外姓弟子,这件事情,或许……”

  赫连宏眉头蹙邹,恼怒的大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他的话,嘶吼道:“如果纪祤真的是缔君大人,哪怕杀手界第一组织摩愁鬼组织都不敢轻易招惹,岂是我等可以指手画脚的?”

  “是,是!”大长老听后大汗淋淋,真是想要家族崛起的欲望冲昏了头脑,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等话。

  赫连宏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缓缓道:“此事从长计议......都散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