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张勇•挑战权威

  月凉如水,星辰似斗。

  陈鹏在这幽深僻静的巷子里,一路狂奔着。

  这仿佛是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

  周遭的一切,已然变得空洞虚幻的毫不真实。

  宛若铁一般冰冷沉重的黑暗,笼罩在他的周围。

  他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被这一片浓的化不开的黑暗所吞噬。

  还是慢慢将这阴冷的黑暗,水乳交融般的融入了他自己本身,转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了他如同臂使一般的杀人利器。

  不一会儿,陈鹏就跑到了路口。他拦下了一辆的士,直奔地区医院。

  在车上,他和赵错通了一个简短的电话。

  陈鹏一接通电话,就立马开门见山的问道:“白皮。李默而今在哪里?”

  “我立刻查。三十分钟内,我给大哥回电话。”赵错没有片刻犹豫的答道。

  赵错是个信人。他做事一向滴水不漏,谨慎周到。在他手下,有好几个眼线,都布置在钱小楼等人的周围。所以,要知道李默的动向,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义色,颠狗!要得,你们带狠!而今,你们要么弄死我。不然,我就要弄死你们!”

  那次市区伏击时,李默说的话,还犹然在耳。在陈鹏的脑子里,久久回荡挥之不去。

  陈鹏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惶恐不安,手足无措。而这种惶恐不安,不是因为李默的威胁,也不是因为事情的棘手难办。

  而是因为,前途未知的未来,以及生死难料的结局。

  虽然,他不害怕任何人的威胁,不畏惧任何人的阴谋陷阱。但是,他害怕颠狗会死。

  他害怕他会永远的失去颠狗。失去一个为他鞍前马后打拼天下的忠心手下,一个生死相交的弟兄,一个他视之为弟的亲人。

  这种害怕,甚至让他觉得,报不报复李默,都不再是那么的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好兄弟颠狗,能够万事大吉,平安无事。

  只要颠狗躲过这次灾劫就好。

  在颠狗遇袭之前,陈鹏也考虑过要防备李默。毕竟李默这个人,心狠手辣,手段残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腿。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报复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凶狠。

  陈鹏的眼睛通红,险些流下泪来。他的咬紧牙关,拼命忍住那种悲恸欲泣的冲动。他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颠狗能够平安。

  下了车。陈鹏直奔医院。

  他远远地看见,一个留着长头发的青年,背对着医院大门的灯光,微弓着背。那个青年看见了陈鹏后,快速的扔掉了手上的烟,对着陈鹏亲热的打着招呼:“义色大哥,你来啦。”

  这个青年,外号叫做长毛,是颠狗得力手下。他也曾见过几面。

  走到近处时,陈鹏发现长毛的眼睛通红,整个人都好像被抽去了魂魄,只剩下一副躯壳。他微微点了点头,朝长毛走了过来。

  “义色大哥,颠狗大哥他而今就在三楼手术室的外面,我领你上去。”长毛声音嘶哑的说道。

  陈鹏迫不及待的问道:“而今颠狗的情况怎么样?”

  “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那个青年人的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陈鹏拍了拍他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笃定的说道:“放心,颠狗他一定会没事的。”

  a酷be匠网i首发D

  待陈鹏两人,到了三楼手术室外面。他看见整个过道,都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些人一望见陈鹏,立刻走过来打招呼。

  之前给陈鹏打电话的张勇,就靠在手术室旁边的墙壁上,抽着烟叹气,神情悲伤。

  “义色大哥。”张勇叫了一声,随即把烟蒂往地上一扔,朝着陈鹏走了过来。

  陈鹏冲他点了点头,神情有些不悦的问道:“小勇,你怎么回事?我让你安排几个可靠的弟兄。你叫来这么多人来干嘛?”

  “而今大哥被砍。义色大哥,我们就等你发一句话了。”张勇并不回答陈鹏。他的眼睛血红,咄咄的逼视着陈鹏,声音嘶哑的说道。

  “小勇,你先莫急。先坐着,一切都等颠狗醒过来再说。”陈鹏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要试图安抚,拉他坐下来。

  张勇的肩膀耸动,抖开了陈鹏的手。他歇斯底里的吼道:“义色大哥,而今我大哥被人搞成这幅鬼样子。你现在还让我等。等个JB卵。老子手里头的刀,早就等不住了!”

  陈鹏的神情尴尬,他望着张勇,一股无名心火直冲脑门。

  “义色大哥,而今,你铁不铁我?铁我,就跟我们一起去办了那两个杂碎……”张勇的眼神,毫不示弱的望着陈鹏。嘴里继续絮絮叨叨的不停说着,神情激动到癫狂。

  陈鹏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锅。他整个人愣在那里,脑门上青筋暴起。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听不清楚任何的声音了。

  他也不知道张勇在啰哩啰嗦的讲些什么鬼话。他只感觉到,在这一刻,张勇甚至比砍了颠狗的李默他们,更加的让他讨厌。讨厌到让他恨不得一刀剁死张勇。

  因为,不管张勇是有心或者无意的都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了一件小弟绝对不能做的事情,他挑战了陈鹏的权威,挑战了他作为老大的地位。

  若是今天,陈鹏不把他压下去,那么迟早有一天,这群人就要调皮,要造反的。

  张勇见陈鹏没有反应,他便自顾自的走到了前面,对着那群半大小伙子们,大声的交代道:“炉子、大眼、牛蛙,你们三个带着手下的弟兄,守在大哥在这里。长毛、刀疤,你们带上弟兄,我们走!”

  “张勇,而今老子叫你等着。你聋了啊,没听清白啊?”陈鹏转过身来,对着张勇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勇在愣了半响之后,他竟然撇过了头去,继续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陈鹏掏出了枪,上了保险,淡淡的说道:“你再走一步,试下看?”

  张勇一回头,就看见陈鹏拿枪指着他。他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望着陈鹏,手足无措。

  陈鹏朝着他缓缓的走了过来。抬起拿枪的手,往张勇的头上,狠狠的砸了下来。

  他以一种冰冷阴寒,仿佛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似的声音,慢慢说道:“张勇,你是不是不听招呼啊?老子而今已经尽量忍你了,你最好莫要惹我发火。”

  张勇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恐惧,但是头依旧僵在那里,望着陈鹏。

  这时候,长毛立马跑了过来。

  他的脸上陪着笑,小心翼翼的说道:“义色大哥,张勇也是脑子昏了头,想要帮大哥报仇而已。张勇,你TM的也是。义色大哥,叫你等你,你就等着噻。大哥的话,你都敢不听啦,你的脑子里是缺根弦啊?”

  长毛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拉住张勇。

  张勇跌跌撞撞的靠在墙壁上。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破了洞的沙袋。一点一点滑倒,软瘫在地上。

  “呜呜呜……大哥而今可怎么得了哦?……脑壳被他们砍了一刀,而今都还没有醒过来啊……唔唔唔……我这心里头难过啊……难过啊……唔唔唔……”

  他的一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出不断的渗出来。哭泣声凄凉悲恸,让人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陈鹏的心头,不禁升起了一阵内疚、同情、难过的复杂情绪。

  张勇和颠狗的感情,陈鹏也清楚。当年要不是颠狗自断一根手指,保了张勇一命。估计现在,张勇的尸骨,都可以拿来打鼓了。

  陈鹏也蹲了下来,他拍了拍张勇的肩膀,说道:“小勇啊。而今,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想报仇啊。我也想!这里的那一个人不想?但是,李默他未必就是个蠢货啊,他砍了颠狗,难道他不知道跑啊。你现在带人去哪里找他啊?去砸他的场子?还是去杀他全家啊?”

  张勇的情绪略微稳定下来,他对着陈鹏呜咽着说道:“义色大哥,对不起。我错了。”

  “而今,我义色就和弟兄们说句明白话,颠狗的仇,我义色一定会报。未必只有你们才铁颠狗啊。莫要忘了,颠狗他也是我的弟兄。是跟着我义色混的。李默他敢砍颠狗,我就敢要他的命!”陈鹏拉着张勇站了起来,目光灼热的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骚动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

  张勇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了头,对着陈鹏说道:“义色大哥,是我张勇混蛋,搞七搞八的不懂事。个人以为你不义道,不替颠狗大哥报仇。我现在就给你认个错。刚才冒犯了你,而今,我就下根手指,给你赔罪。”

  陈鹏笑了,他拍了拍张勇的头,缓缓说道:“兄弟之间,紧讲什么赔罪不赔罪的,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我刚才发火搞了你一下,你也莫要往心里去。你要知道,你急,我也急。不过,急是没有用的。而今最重要的就是,颠狗能够平安。”

  “知道了,义色大哥。”张勇点了点头,神情惭愧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