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月似玦,星辰锦簇。

  宛若牛乳般雪白的清辉,洒在陈雨晨暖玉般的侧脸上。让她看起来,越发的清纯娇美。好似圣洁无暇的月宫女神一般。

  “姐姐。”陈鹏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轻声喊了一句。

  陈雨晨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她缓缓回过头,望着陈鹏。

  陈鹏看见她那湿淋淋的眸子,闪烁着美丽的光泽,好似温润的墨玉宝石一般。

  陈鹏忍不住伸过手去,轻轻的拂去她眼角的泪。轻声说道:“姐姐,我们吃完这些烧烤,再走吧?”

  “嗯。”陈雨晨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微微颔首。

  她的神情,有些心不在焉。随手夹了一小块烤土豆,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眼神却温柔的望着陈鹏。

  陈鹏轻声笑了起来,说道:“是不是觉得你弟弟我,长的很帅呀?”

  “嗯,帅,当然帅啦。”陈雨晨笃定的点了点头,摸样甚是可爱。她的嘴唇张了张,眼神略显忧伤,轻声问道:“这些年,你一个人都是怎么过的?”

  陈鹏沉默着,他的神色暗淡了下来,抬起了头,冲着陈雨晨报以微笑,说道:“这里的烧烤,还蛮好吃的,姐姐以前经常来这里吃吗?”

  “没有。我一般不怎么吃夜宵。”陈雨晨的神情有些苦涩。弟弟他这些年,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

  不一会儿,两人就吃完了烧烤。

  在陈鹏的执意要求下,又打包了一份,准备给刘欣欣带去。

  此时,刘欣欣正待在客厅,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她的整个身体,蜷缩在沙发里,像是一只恬静的小猫。

  “欣欣,过来吃点烧烤吧。我和陈鹏在下面买的。”陈雨晨走了进来,对着刘欣欣说道。

  “陈鹏?”刘欣欣疑惑回过头来。正好看见,陈鹏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右手牵着陈雨晨。

  刘欣欣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有些短路。一双美目,盯着陈鹏,仿佛要从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陈雨晨怎么会和那个男生牵着手,一起回来呢?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呀。难道,他们两个真的在谈恋爱。刘欣欣在心中有些不妙的想到。

  刘欣欣嘟着嘴,受气似的说道:“不要,我不喜欢吃烧烤。”

  但是,她的眼睛,却偷瞄了那塑料袋几眼。

  陈鹏笑着走了过来,把塑料袋打开,从里面取出几个快餐盒,放在茶几上。

  “楼下的烧烤,还蛮好吃的。所以,特意给你带了点。趁热吃吧?”陈鹏望着刘欣欣,笑着说道。

  “不吃,我怕会胖。”刘欣欣虽然嘴上坚决,但是秀鼻却狠狠的嗅了嗅那诱人的香味,眼睛也直直的望着那些烧烤。

  陈雨晨笑着说道:“噗。欣欣呀,你哪次吃东西,会害怕长肉呀?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啦。”

  酷K匠7%网唯X9一正i版c,+Z其6他¤o都Hd是盗版

  “好吧,看在雨晨辛苦下去买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吃几口吧。”刘欣欣一脸严肃的说道,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然后,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欣欣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陈雨晨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刘欣欣。

  “什么事?”刘欣欣头也不抬的问道。

  陈雨晨眨了眨眼睛,满怀期待的望着刘欣欣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这里不是有三个房间吗?放着也是浪费,不如让陈鹏也住进来。这样,也多了一个人负担房租。你说,好不好?”

  “哦?可以啊。我无所谓。”刘欣欣略一思考,爽快的答应道,她满是笑意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神色。

  “欣欣你太好了,谢谢你。”陈雨晨没有想到,刘欣欣这么干脆就答应了。兴奋的对着刘欣欣一口亲了过去,激动的说道。

  “嗯嗯。那就先这样吧。我吃饱了,我去睡觉了。晚安。”刘欣欣说完,伸了伸懒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鹏,我帮你整理下房间。你先坐着。”陈雨晨对着陈鹏一笑,然后站起身来,说道。

  陈鹏也站了起来,他笑着说道:“姐姐,我来帮你一起整理房间吧。”

  话刚说完,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颠狗打来的。

  出事了!

  在这种极度敏感的时期,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颠狗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他的心脏狂跳,脸色突变,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陈鹏立马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

  一个断断续续的陌生声音,从电话那边了传来。那个声音带着悲切的呜咽和哭腔,“义色大哥,我是张勇。唔唔……大事不好了。呜呜……颠狗大哥他……”

  刹那间,陈鹏好似被五雷轰顶!他的整个身体,像是被闪电打中了一样,摇摇欲坠。艰难的闭上了眼睛,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陈雨晨一脸紧张的望着陈鹏,不安的问道:“陈鹏,你怎么了?”

  陈鹏狠狠的咬了咬牙,对着陈雨晨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缓缓的从客厅走到了凉台。

  电话那边,不断的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让陈鹏越发的烦躁不安,几欲抓狂。

  “别TM哭了!”陈鹏凶狠地吼了一句。

  电话那边的声音,都他吓得滞了一滞。

  陈鹏猛然睁开了发红的眼睛,目光深深地望向远处。心中笃定道,颠狗,你千万莫要出事啊!

  他缓缓的平复了心境,神色强自镇定,语气略微温和的说道:“小勇。你先不要慌,冷静下来,慢慢说。颠狗他究竟怎么了?”

  “颠狗大哥他……唔唔唔,他被人砍了。而今,还在地区医院里面抢救……呜呜呜……义色大哥,而今该怎么办啊?颠狗大哥,他莫不会出事吧?呜呜呜……”

  “知道是哪个砍的颠狗吗?”陈鹏皱着眉头,打断了小勇的哭泣声,快速问道。

  电话那边停止了哭泣,他的声音显得异常阴森,咬牙切齿的说道:“砍人的是李默,帮忙的有小烧饼!”

  “你等我,我现在就来。而今,医院里安排五六个可靠的兄弟。以防他们补刀!记住,不要乱搞,等我来了再说!”陈鹏目眦尽裂,对着电话那边冷静的说道。

  “好。”

  陈鹏迅速挂断了电话。然后,跑到了陈雨晨的面前,对着她愧疚的说道:“姐,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莫等我了。”

  说完,陈鹏立刻就冲了出去。

  “你要去哪里啊?哎,陈鹏,你小心一点啊。”在他的身后,陈雨晨焦急的声音,悠远而又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陈鹏没有回答,他带着满腔的担忧和怒火,像是一只发了狂的洪荒凶兽,朝着漆黑如墨的夜色中,飞奔而去。留下了一个黑暗幽深的孤单背影。

  陈雨晨站在凉台上,望着陈鹏奔跑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化作了一个微不可见的黑点。她的秀眉紧蹙,神情焦虑,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自古江湖多薄命,埋骨三千血泪尽。

  这些年来,陈鹏砍过人,也被人砍过。

  他目睹过鲜血抛洒长街的悲凉,也尝试过被人千里追杀的心惊胆战。他经历过太多的刀光剑影,悲欢离合!

  最终,他才慢慢的理解。

  江湖,原来就是一条唯有无头野鬼,才能走的黄泉路。

  如今,颠狗被砍,生死未卜。

  这便是命,一个的罗汉的命!

  陈鹏不由得悲从心生,遍体生寒。

  一世人,两兄弟!

  颠狗,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