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异能•神之左手

  “钱湖小楼,白骨无首,莫问牛头,阎王知否!”

  这一句话,在西江市的道上,流传了近十年!

  而这句话,也代表了,七个传奇!

  七个关于罗汉的打拼,崛起,以及登顶的传奇!

  而牛头,正是这七个传奇中的人物之一!

  西江县一手遮天的封顶大罗汉!

  所以,只要是在道上混的,没有一个人,会没有听过这个名号,牛头!

  陈鹏在听到壮汉的话后,略微有些失神。他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眉头皱起,嘴唇紧抿。

  壮汉轻笑了一声,继续老气横秋的说道:“小鬼。而今,你打了你不该打的人。老子也不为难你!你给老子留下一根手指,老子就放你走!”

  陈鹏笑了,笑得很是轻蔑。他的眼睛,锐利而又霸道的望着那个壮汉。

  在壮汉疑惑不解的一瞬间。

  陈鹏用他的行动,回答了他!

  “啪!”的一声脆响,壮汉被他打得一个趔趄!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凭你一个小JB,也敢叫老子留下手指!呵呵,牛头?我擦,老子管他什么牛头,狗头,鸡头!惹到了老子,老子照样要他死!”陈鹏的语气,狂傲而决绝。

  壮汉被陈鹏打的愣住了,他斜着阴寒的眼睛,抬起头。他并没有发怒,反而饶有兴致的盯着陈鹏看!好像是在打量什么新奇的物事。

  “你个小JB,活路你不走,要寻死路!哈哈哈,好,老子成全你!”壮汉绷着一张脸,咬合肌突出,紧闭着牙关咬牙切齿的道。

  ae酷(匠$;网首c。发}

  话一说完,壮汉提着匕首,就朝着陈鹏扎了过来。

  陈鹏的手,迅疾的晃了一晃。在壮汉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情况下,匕首就被陈鹏夺了过去!然后陈鹏又是一脚,踢在了壮汉的肚子上!

  壮汉被这巨大的力道,给踢退了好几步。他挣扎着爬起来,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浓痰。

  陈鹏将匕首,随意的丢在地上,他冷着一张脸,用着一种特有的腔调,望着壮汉淡淡的说道:“快点放人!我看而今,有个什么鬼!牛头他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尽管叫他来找老子。”

  壮汉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拍了拍衣服,随意的从后背皮带上,拔出了一把手枪。然后,朝着陈鹏走了过来,他揪起了陈鹏的衣领,一言不发的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一些路过看热闹的人,看到了这一幕,立刻鬼叫着四散逃开了。

  “杀人啦!杀人啦!……”

  壮汉直直的盯着陈鹏的眼睛。他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表情,恶狠狠的说道:“小鬼,你而今蛮老卵的啊!你再老卵哒,老卵下给老子看下哒!”

  陈鹏的脸色丝毫未变,他狠狠得拍开壮汉揪着他衣领的手。剧烈的动作,让陈鹏的上衣扣子,都给崩掉了。露出了他强壮的胸肌!

  壮汉不经意之间,望到了陈鹏的胸口,他的眼神瞬间直了!

  之所以他的眼睛会直,不是因为他好男色。

  而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些东西。一些纹在身上的东西!

  陈鹏笑了笑,他抓住壮汉的拿枪的那只手,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冲着壮汉吼道:“小JB,你开枪啊,开啊!”

  壮汉傻眼了,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刻骨的恐惧和不安!

  “啪”!又是一声脆响。

  陈鹏又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壮汉的脸上,他挑衅的讽刺道:“你个小JB,你打不打啊!你不打,你就是老子生的儿!”

  壮汉没有开枪。他不敢!给他十个脑袋他也不敢!

  年轻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有些不满意壮汉的做法。只见,他狼狈的支撑起身体,蹒跚着走了过来,嚣张的吼道:“打死他,打死这个狗杂种!他死了,老子负责!”

  壮汉没有回答年轻人!他看着陈鹏的眼神,像是看见了鬼一样,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打颤。

  他瞄了瞄陈鹏的左手,发现陈鹏的左手,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他瞬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在道上,很多罗汉都会纹身,纹各种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图案!

  但是,在这些图案里。

  有一种图案,不能纹!

  也没有人,敢纹!

  那就是关公!

  在道上,大家都会拜关二爷。但是,关二爷,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纹的!因为,没有人能抗的动关二爷。关二爷是属于五行对冲的,极其的邪行。若非命中有大富贵,是扛不动关二爷的!

  所以,在道上,几乎没有人敢把关二爷纹在身上。而那些不怕死,纹了关二爷在身上的罗汉,无一例外,都很快的死于非命!

  然而,纹关二爷,并不是最让人忌讳的!

  最让人忌讳的是,纹了开了眼的关二爷!

  在整个西江市,乃至整个洪都省,甚至是整个华夏国!

  纹了关二爷,而且还纹的是开眼的关二爷。并且在纹了之后,还没有死的罗汉,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道上的人都叫他,义色!

  曾经,在西江市的道上,义色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果说,“钱湖小楼,白骨无首,莫问牛头,阎王知否!”这句话中,所讲的是西江市打罗世界的七个传奇的话!

  那么,义色,就是凌驾于那七个传奇之上的,神话!

  独一无二的神话!

  因为,在他出道之后,用了仅仅一年,就在老火车站一带封顶!那一年,他只有十六岁!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年纪,办到了一些罗汉努力了一辈子,都办不到的事情!

  然而,这个并不算什么。在义色出道的三年后,他就隐隐有超过其他市区七位封顶的力量!最后,还是在三位道上的老祖宗的联手打压,以及几位封顶的极力配合之下,联合了几乎西江市道上半数以上的力量,才成功的废掉了他的一只手,并且把他送进了监狱!

  壮汉的脸上,煞白如纸。他哆哆嗦嗦的将拿枪的手,从陈鹏的手掌中抽出来。

  陈鹏望着那个已经丧失了斗志的壮汉,淡淡的说道:“怎么了,不敢打啊!那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放人,必须放人!得罪了哒,义色大哥!对不起啊,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壮汉赔笑着说道。

  他在心里嘀咕道,你义色大哥来了,谁敢不放人啊。想到前几天,陈鹏一出狱,以前一些对付过他的罗汉,全部都被废掉了左手!还有,西城区封顶钱小楼的手下,头号马仔李默都被陈鹏给砍伤了!就连去年,封顶了南城区的大哥颠狗,都还只是陈鹏的马仔!

  一想到这些,壮汉就感觉一股寒意,直冲脑门!真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啊!

  年轻人听到了壮汉的话,也愣了。他并没有在道上混过。义色这个名号,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他很不理解,为什么壮汉会对陈鹏如此的卑躬屈膝。

  他可不管那么多,他狠狠的把车钥匙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跺上了几脚,冲着陈鹏挑衅的说道:“放人,放你马勒戈壁的人!你TM的以为你是谁啊!”

  陈鹏的眼睛望向那个年轻人,朝着他走了过去!年轻人,有一些心虚,他随着陈鹏前进的脚步,同时向后面不断的退着。

  “哼!小黑,我们走!而今,你掏了枪,想必警察也快到了!”年轻人转过头,冲着壮汉叫道。

  壮汉小跑着过来,扶住了年轻人,把他背在背上,然后冲着陈鹏,讨好似的笑了笑:“义色大哥,我们走了啊。得罪了啊,小孩子不懂事,说了些鬼话,你千万不要见怪啊!”

  陈鹏点了点头,说道:“而今,我看在牛头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叫那个小鬼,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看到一次,老子打一次!听清白了没!”

  “听见了,听见了。义色大哥,那再见,下回我一定摆酒给你赔罪。那我先走了啊!”壮汉怕年轻人乱讲话,急忙的接口说道。

  年轻人还有些不服气,壮汉回过头来,低声对年轻人说道:“韩少,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他,你惹不起!”

  “摆酒就不必了!你带着那个SB滚吧!”陈鹏道。

  “好的,好的!”壮汉如蒙大赦,立马一溜烟背着年轻人,跑的无影无踪了。

  陈鹏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走到了车门前,用力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被锁死了。

  这时,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

  陈鹏心中一急,毫无意识的将另外一只左手,也放在了车门把上。

  “轰!”一声巨吼,车门竟然被陈鹏整个给拔了下来。

  陈鹏惊呆了,在车子里抽泣的女孩,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陈鹏的脑子里,轰隆的一声,好似醍醐灌顶。他用了左手!这只手,竟然将车门都给整个卸了下来。

  这种恐怖的力量,恐怕就是拳王泰森也做不到吧!

  来不及细想,陈鹏一把就拉住了车子里的少女。

  “快,跟我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