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生之中,陈鹏说过无数个谎话。

  但是,只有这次,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出,话中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从他出道至今,他有一位视之为父,极其尊敬和钦佩的人。虽然,他和那个人,如今已经决裂,形同陌路!

  但是,陈鹏依然记得,他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谎言,要么就不说。要说,那就要连自己都骗过去!

  此刻,陈鹏才真正的理解了那个人的意思。

  片刻间的失神,让少女都没来得及阻止陈鹏。

  她一脸的惊慌失措,瞪大了双眼,朱唇微张,愣在了当场!

  “疯子!你真是个疯子!”少女恨恨的怒骂道,她的眼睛瞬间红了,胸前荷花初露般的一对玉兔,不停的起伏。

  茗草茶一入肚,陈鹏便感觉腹如刀绞,头疼欲裂,天旋地转。

  毒性,已然发作!

  他望着少女,微笑着问道:“我是不是快死了?”

  少女艰难的闭上了眼睛,雪白的贝齿咬着嘴唇。

  陈鹏苦笑道:“真可惜,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少女的神情,渐渐的镇定下来。她盯着陈鹏,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第一个,知道喝茗草茶会死,还要喝的人!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蠢了!”

  陈鹏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头上冷汗直冒。剧烈的疼痛,让他失足跌倒在地上,浑身不停的抽搐。

  陈鹏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心中苦涩道:我是一个赌徒,一个用命来豪赌的疯子!

  希望,这次我也没有赌错!

  他能够猜想的到,老头子给自己,留下了一份大礼!一份足够要了他命的大礼!但是,正因为这样,才让他对于这份神秘的大礼,越发的渴望起来!

  他知道,老头子不会害他,所以,他一定不会死!陈鹏在心中笃定道!

  陈鹏就在这样的执念之中,昏死过去!

  少女扶起了陈鹏,她盯着陈鹏苍白如纸般的脸,略显激动的道:“恭喜你。你是第一个通过了三项考验的人!”

  话一说完,她立刻就将陈鹏抱起,身体宛如鸟儿一般轻灵,速度快如鬼魅般的爬上了第二层楼。

  这种老旧的套屋,屋顶是由青瓦片盖顶的。

  一夜倾城的月光,透过青瓦片的缝隙,在二楼的地板上,留下斑驳的光点。

  二楼套屋的四周,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罐,玻璃罐中浸泡着各种人体器官。有头颅,脏器,四肢。显得阴森诡异!

  在屋子的正中间,摆放了一张简易的竹床。

  少女将陈鹏轻轻的放在了竹床上后,便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在大大小小玻璃罐的角落处,有一个陈旧的木箱。

  少女掏出钥匙,将那木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套手术器具。

  陈鹏躺在竹床上,他的意识迷离。隐约之中,他瞥见了少女的背影。此刻,她正站在一具巨大的玻璃棺面前,静默良久。

  那是个刻印了无数符箓的巨大玻璃棺材,它和其他的玻璃罐中装的液体,略有不同。

  其他玻璃罐中的液体,都呈土黄色,应该是类似于福尔马林之类的化学药物。然而,在这个巨大玻璃棺里面,装着的竟然是血红色的液体,有点像鲜血,但人的鲜血并不会像这般的鲜艳。

  陈鹏透过少女,望向那个装满血红色液体的玻璃棺,从玻璃外面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装着一只强壮的手臂。那只手臂,仿佛有活性似的,手掌竟然在不断的张开,握紧。

  少女虔诚的跪在那个玻璃棺前面,口中低声吟诵。但是,陈鹏却是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h&酷@6匠5x网‘;首发

  紧接着,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少女的低诵声中,玻璃罐中的血色液体,竟然慢慢的渗透进手臂之中。耀眼的血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陈鹏勉强睁大眼睛,凝神静听。终于,他从少女的口中,听到了一些片段。

  “恭请始祖……将臣……降临神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紧接着,从少女的手掌中,激射出一道黄色符纸。

  那道符纸,越过了玻璃棺,贴在了那只手臂上!然后,那只手臂,竟然在少女手指的牵引之下,缓缓的冲破了玻璃棺,悬浮在半空之中。

  血红色的液滴,“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板上,阴森恐怖!

  突然,陈鹏猛地喷出了一口血水,又昏死了过去。

  在迷离的意识之中,陈鹏感觉到自己的左臂,好像被利器割开,骨头也被锯断。剧烈的疼痛,让他好像徘徊在地狱的门口。

  他甚至听到,一阵一阵的悠扬钟鼓之声。那声音,仿佛是奈何桥上的勾魂丧音,在催促着无常鬼的往生。

  他渐渐的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左臂”。他的身体,仿佛漂浮在云端。不知道要飘向哪里!也不知道要飘荡多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段时间里,陈鹏仿佛做了一个亢长恐怖的梦。

  但是,他又不知道他究竟梦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梦到。

  已经过了三天三夜了。

  少女不知疲倦的守护在陈鹏的身边。

  她的神情憔悴而又凝重。她也不知道,陈鹏究竟会不会醒来!

  如果,承受不了那只手臂的力量。陈鹏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在无意识之中,陈鹏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宇宙之中,飘荡了好久好久。终于,他好像感觉到了真实的地面。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想要睁开,却无法办到!

  突然,竹床之上,陈鹏的左手食指,轻微的动了一下。

  少女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那疲惫的神情,终于舒展开来。她默默的站起身来,转过身走下楼去。

  站在楼梯口时,少女回过头来,深深的望了陈鹏一眼。嘴角露出了微醺的笑容。

  “小鬼,祝你好运!”

  ……

  西江监狱,炸号了!

  有个关押了近半个世纪的老犯人,逃走了!

  阴郁的夜空下,一位老者从容的穿过密林,夺路而逃。在他身后,警笛呼啸,探照灯将整个世界,映照成残酷的雪白!

  月光打在老人的脸上,露出他干瘦如同核桃般的老脸。他的脸上,沾满了乌黑的血渍,让他显得越发的阴森狠戾。

  数次的短兵相接之中,在他的脚下,已经倒下了十三名警察,四条警犬!

  但是,老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疲惫!相反的,他的脸上,越发的兴奋了!

  那是一种,近乎于病态的兴奋!

  他阴森的弯起了嘴角,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戾声道:“血债,要用血来偿!小鹏,你闻到血腥味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