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鬼手•一步暗棋

  两天后。

  徐道凌的手下,一个叫做蛤蟆的弟兄,接管了东城区赌场拿码的生意。

  赌场的一个房间内。

  一个三十岁上下的英武壮年人,他的面色阴沉,愁眉紧皱,一只手指着李默,怒气冲冲的道:“李默!你给老子解释下,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让你去带句话,你弄得一身是伤回来!我让你派人跟紧义色,你TM的人都能跟丢!你的脑壳,是给他打残了啊,不活泛了,是吗?!”

  李默站在他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二爷。义色那小子耍诈术!他买了四张同一趟火车的火车票,混淆视听。我以为他会在其中一站下,结果,那四个地方,他一个都没去!我的几个弟兄,明明看到他坐上火车了,他却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废话老子不想听。而今,你要是找不到义色,老子脱你一层皮!”钱小楼厉声道,他的眼神深邃,思索片刻,继续说道:“我想,义色也没得那么蠢。多事之秋,他怎么会一走了之!他绝对还待在我们西江市里!你一定要尽快把他找出来!”

  “知道了,二爷。我这就去!”李默恭敬说道。

  ……

  于此同时,陈鹏坐上了一辆破旧的小中巴车。

  这辆小中巴车,由高田县开往南湖县。

  而他去南湖县的目的,主要有两个。

  其一,去老头子纸条上的地方。

  其二,去见一个人,一个不在江湖的江湖人!

  三年前,陈鹏一入狱。

  跟着他混的小罗汉,有的锒铛入狱。有的成为过街的老鼠,被道上新旧势力,排挤出市区主流的打罗(打罗,土话,指混社会)世界。运气好的从此另谋生路,不问江湖事,永远都不再踏足江湖。

  而徐道凌、高升和天宝,只能算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的马仔!所以,他们能在那一次,对陈鹏赶尽杀绝的大清扫中幸免!

  其实,三年前所发生的一切,早在陈鹏的意料之中!

  所以,他在入狱之前,预先下好了三步棋!一明两暗。

  其中一步暗棋,便是颠狗!用来牵制钱小湖和钱小楼两兄弟!

  而另外一步暗棋。在围棋之中,称之为“鬼手”!指的是冷僻而不易为人注意的凶狠、巧妙之着。

  陈鹏一下中巴车,立马风尘仆仆的赶去了南湖县城关,天官街老巷子的后街。

  在那个地方,有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在等他。

  一个,是陈鹏要见的活人。

  另一个,是陈鹏要送他上路的死人!

  然而,陈鹏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老巷子后街,它很偏很老旧,也很安静。既远离了城关的繁华,又避开了嘈杂的闹市。

  而且,整条后街的前面不远,就是南湖县集贸市场。背后,则是四通八达的省道。后街就独然其中,却又有着不同于外界的僻静。

  交通便利,鱼龙混杂!

  在后街,有一家开了几十年的老店,严记银鱼火锅。

  而那两个人,就在火锅店里面,等他。

  陈鹏站在店门前,静默了良久,然后大步迈进了店里。

  7j酷(#匠网E正g版◇\首发x

  他缓缓的推开了其中一个包厢。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

  陈鹏禁不住感慨起来,三年前,他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被人踩成了脚底泥,同时被废掉了一只左手!

  而如今,他将迈出三年来的第一步。

  报仇的第一步!

  包厢里,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他的五官精致,颜冠如玉,气质阴柔。若不是他脖子上突出的喉结,铁定会有人以为他是个女人!

  那个人,一眼就看见了陈鹏。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如纸。一张美丽的脸蛋,变得扭曲起来,从嘴里失声吐出了一个字:“大。”

  陈鹏的眼神很平静,没有理会那个阴柔的男人。只是,朝着另一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那个人,也向陈鹏点头示意。相比于之前那个阴柔的男子,他有着明显不同的阳刚气质。整个人,坐在那里,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锐利而又激进!

  而那个阴柔的男人,眼球滴溜溜的转了转,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双手用力的抓着大腿,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的眉毛轻挑,故作亲近熟络的大声道:“哈哈,原来是义色你啊。我听说,你最近刚出来啊?昨天,我还听二爷说起你,原来城南的‘颠狗’,是你的人啊?”

  陈鹏一张笑意盈盈的脸,瞬间就变的暴戾起来。他的一双眼睛,锐利的像是两把刀子,咄咄的逼视着那个阴柔男子,一直看得那人浑身发毛。

  “老鸭啊!我的耳朵不好,没听清啊。你刚才是喊我义色,是吧,是不是啊?啊?”陈鹏眯着眼睛,缓缓的说道。

  那个外号叫“老鸭”的阴柔男子,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他的眼神,寻求帮助似的望向旁边的男子。但是,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帮助。

  那个人,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专注的夹起几块的银鱼肉片,大口咀嚼。吃得满头大汗,畅快淋漓。

  “哈哈哈。”为了掩饰尴尬,他干笑了几声。老鸭也是道上多年打滚过来的,他看见了那个人的表现,心中瞬间明白了里边的道道。

  赵所长啊,原来你不是要请我吃火锅啊,你是想要请我喝断头酒的啊!

  他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继续向陈鹏说道:“义色,你这是在生我这个做兄弟的气啊。是怪我这几年,没去牢里看你啊。哎,对不起,这是兄弟我的失误,兄弟我自罚三杯。哈哈哈,义色,你先消消气,消消气啊。”

  老鸭一边笑着说道,一边立刻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

  陈鹏蔑笑了一声,他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老鸭。

  老鸭愕然,停下了倒酒的动作,眼神慌乱的回望着陈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鹏的眼神,越来越亮,越来越锋利。

  他缓缓的道:“老鸭啊。三年前,你个短命鬼,吃里扒外,做二五仔!我能理解,因为我知道,你也是想要过好日子,不想跟着我,一路走到死!”

  陈鹏顿了顿,他的脑门上青筋暴跳,眼中戾气十足,口中咬牙切齿,神情暴怒的让人心颤。

  他的语气,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味,一字一顿的道:“但是,你TM的,不该砍天宝啊!你知道吗?天宝的身上,前前后后,被你砍了十三刀!刀刀见骨!”

  “义色大……大哥。我想你是误会我了!我,其实。”老鸭的神情越发的惶恐,连声音都带着颤音。

  “别叫老子大哥。老子没你这种兄弟!”陈鹏打断了老鸭。

  他猛地从身后,拔出一把砍刀!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继续说道:“而今,你用哪只手砍得的天宝,你就给老子留下哪只手!”

  老鸭的脸色,变得铁青,他艰难的闭上了眼睛,口中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

  “而今,你是不是,不想给活路我走了啊!义色!”老鸭的眼睛猛地睁开,他的眼神,再也没有初见陈鹏时候的慌张,相反的极其冷静。

  他的缓缓的继续说道:“我敬重你是道上的大哥!面子,我已经给足你了!脸,是你自己要丢的啊!我老鸭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打罗了!你少吓唬我!当我三岁啊!”

  陈鹏笑了。

  与此同时,在众人毫无预料的情况下。

  那个一直在吃火锅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他慢慢的拿起了砍刀,认真的望了望老鸭,又望了望砍刀。眉宇间,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赵所长,你干什么?!”老鸭惊道,他慌忙的站起身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